第一百九十五章第二阶段(第1/2页)
    “那些人是在篡改我们七神教的教义。”在七神教会之中,几个神父正在怒不可遏地进行发言,他们攻讦的目标就是47散发的小本本,其中对七神教的内容进行了阐述,但显然和教会的解释是不一样的。

    一直以来异端比异教徒还要令人可恨,因为异教徒信的是不同的神,本来就不是一伙的。但异端就不信,他们本来就信一个神,可是却私自解释神的意义,同样的话给出了不同的解释,那自然就是抢饭碗了,是真正的邪恶。

    对神的解释权,那就是神棍最重要的法宝,若是解释权丢了,神棍也就失去了立身之本。

    而小本本对七神的扭曲说明,已经撼动了解释权,所以教会绝对不能原谅。可惜教会虽然影响很大,但教会却没有武装力量,很难进行武装对抗。

    很久以前七神教是拥有属于自己的武装军队的,不过因为权力太大,而被当政者打击,几代国王锲而不舍地对七神武装进行剿灭,到后来教会终于吃不消放弃了武装,但相对的七神教也就获得了平稳的发展空间,现在七国之内除了北方和铁群岛之外都已经笼罩在了七神教的光辉之中。

    君临更是七神教最重要的一个据点。

    教会有十多万人的信徒,还有几十万的潜在信徒。因为现在老百姓日子不好过,更加需要宗教来麻痹自己,所以教会预计很快他们就能有二十万信徒了,占据君临人口的五分之二。

    这是伟大的胜利,在这胜利的时刻,绝对不允许其他人来破坏。

    为首的神父是一个衣着褴褛的老人,他外号为大麻雀,是教会德高望重的主教,他满脸悲苦,似乎充满了怜悯和不忍。

    大麻雀一直没有说话,但他的沧桑表情却让人保持冷静。他曾经是一名苦修士,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将自己的一切献给了七神,用双腿丈量七国的土地,去过各个地方,见多识广,了解底层人民的需求。

    这位忠诚的信徒成为了大家的依靠,大家希望得到这位主教的指引。

    良久之后,主教缓缓说道“大家稍安勿躁,我认为这些解释虽然粗浅倒也没有任何错误,他们解释了我们七神的光辉,并没有触犯。我们应该包容一些,君临是信徒们的家园,我们应该也为这座城市尽一份力。”

    “主教,你的意思是?”

    大麻雀缓缓说出了他的打算“应该让更多人接受七神的光辉,所以我们应该配合小国王的改革,同时我们要派人去其他地方,用我们的真心去换取更多的支持者,七神将会守护七国,守护国王,也将会成为更伟大的存在。”

    众人沉默了,听这个意思是要让教会投靠小国王?而且还要去其他地方鼓动唇舌,说服其他的贵族支持国王?

    这还是大麻雀主教么?以前那个一心壮大教会,不择手段一心想要复兴教会盛时期的主教去哪了?

    死了。

    47没时间和宗教人士扯皮,也没想过要在嘴皮上说服神棍,所以直接动手把大麻雀杀了。此时这个大麻雀不过是被47魔法易容的他人,一个绝对可以让47放心的人。

    假主教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控制七神教会,同时说服神父们去其他地方做说客,尽可能地位国王拉拢盟友。

    当然了除了神父之外,47也让乔佛里提拔了不少能说会道的人做说客,去挑拨离间,用口才来说服敌人或者朋友。

    此时教会中鸦雀无声,大家显然都不理解主教的打算,他们不觉得帮助小国王对教会有好处。教会不是应该选择支持一个给教会带来好处的人么?最好就是一个放松对教会军队控制的人,一旦教会恢复军队,那可真是鱼入大海,鸟回青天,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这才是教会的目标啊,拥有更多的自主权,而不是支持小国王。

    明眼人都知道小国王不成器的,听信47这种背叛者的话,早晚有一天会被人弄死。

    “我知道大家的想法,但自主权不是求来的,而是争取来的。我们应该依靠我们的行为来实践七神的教诲,而不是祈求那些权贵的施舍,我们教会应该有所作为,展现我们的力量。”

    大家面面相觑,参与政治么?倒是有些意思,这些神父虽然不是学者,可都不是文盲,他们自然也有抱负,如果在政治博弈中获得利益,自然也是不错的选择。

    只是支持小国王,如果小国王输掉的话,新国王会不会清算教会呢?他们不得不考虑这点。

    但假教主早听47说过了,这些信徒其实是最大胆的,他们之所以畏首畏尾,完是因为看不到利益。一旦给他们看到了利益,他们一个个都会化身嗜血恶魔扑杀撕咬。

    假教主说道“只要我们为国王说服更多的支持者,或者挑拨离间让国王的敌人陷入麻烦之中,那胜利自然属于国王。而且就算国王输了,新国王清算我们教会,但诸位你们考虑一下,千百年来,教会经历了无数清洗,但何时消失过,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