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五章偷袭(第1/2页)
    每天三弟的军营里都会有争吵的声音,光是去说服海军这件事就拖了两天,才终于决定了由谁去完成这个任务。

    不过派遣去劝降的队伍也不是一条心,为了维持平衡,劝降队伍是多方势力共同组成的。他们谁都不愿意让对方独享成果,所以这次劝降不会那么容易结束。

    玛格丽觉得未婚夫不能这么继续犹豫下去了:“再这么下去,我们会被拖入绝境的。现在君临已经获得喘息的机会了,他们如果真的通过改革稳定下来,接下来就会对付我们了。而我们却还在为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空耗力量。”每天玛格丽看账本的时候都感觉心肝疼,那可是家族的血汗钱啊,就算他们有几千年的积累也禁不住这样的消耗。

    奶奶也不止一次来信询问什么时候有大的军事行动,他们不能继续留在风暴城坐吃山空了。

    玛格丽理解未婚夫的为难,因为这些投靠来的家族都不好得罪,但继续拖延下去,他们必败无疑,所以她希望未婚夫能够改改性子,做出决断。

    “我自然知道,也有心决战,不过我还是担心军队不够。西境守护败得莫名其妙,北境之王也突然北还,其中肯定有君临的势力搞鬼,只怕君临的力量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47说道。

    玛格丽倒是承认这点,她秀眉皱起,红唇抿拢,陷入沉思。

    47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不是请你的家族再派一万军队过来,我们合拢之后以绝对优势的军力将君临包围起来,加上海军对君临进行面封锁,到时候他们没吃没喝,早晚要投降的。”

    “可是君临被围,只怕外地会有援军。”

    “不会有援军的,君临推行的新制度已经搞得天怒人怨了,怎么还会有援军。而西境守护也已经失败,现在你们提利尔家族已经成为了七国最权威的贵族,日后我登基你们就是七国最荣耀的家族,而你将会是我的王后,我们将会一起管理七国。”47动情地说道,其实他是为了将南方军队部调出来,到时候南方空虚,就可以趁机而入了。

    玛格丽将头靠在未婚夫的胸膛,倾听对方有力的心跳,心房都被该死的爱情填满:“嗯,我会写信给奶奶的,劝她同意的。”

    是的,南境守护同意了,同时劝降海军的人也终于回来了,双喜临门,南方同意出兵一万,海军也正式归降。虽然又耗费了很多钱财,但现在终于可以进行计划了。

    不过这些计划都是47写的,君临城自然知道,重组的御前会议早就制定了方针,甚至还有一只军队悄悄地从海面南下了。

    47带着五万雄兵和一百二十艘战舰将君临团团围住,他以三弟的名义写信给乔佛里这个‘侄子’,告诉他投降可以确保他们这些金发王子过安稳的生活。

    乔佛里有些害怕,好在御前会议告诉他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乔佛里大可以写信回去骂自己三叔是个背信弃义,违背誓言,贪图铁王座的小人,随便骂。

    这点乔佛里很在行,他甚至还添油加醋,说三叔和劳勃国王比起来就是马粪和马,就是烂皮鞋和新鞋的差距,还说如果继续执迷不悟,那么他就会杀出城来把五万大军部杀掉。

    然而五万大军这绝对是七国少有的规模,47看了信之后,心说乔佛里还真是能说会道。

    封臣们非常愤怒,他们觉得乔佛里这个家伙就是找死。可惜47决定只围不打,让他们有气没出发。

    虽然他们都觉得这个围而不打的战略很仁慈,但仁慈不能让他们得到胜利,他们想要打入君临,攻进城堡,把乔佛里拉出来游街。

    大军包围,但君临的气氛还是比较安静的,因为教会在基层中做思想工作,稳定平民,同时提前准备了粮食,七天之内不怕有冲突。

    而七天之后,战争早就结束了。

    一支新军正在南方登陆,准备奇袭高庭堡。

    詹姆就是新军中的一员,一个小兵,没人认识他这个大名鼎鼎的御林铁卫队长,也没人知道他是弑君者,大家都是平等士兵,是为了一个平等的未来而战。

    新军是47和瓦里斯策划组建,训练官就是最初跟随47的那两百人,他们通过训练学会了很多新的观念,新的战术。

    詹姆是最新一期的新兵,他也明显感觉到了新军的不同,有一股活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想,也愿意积极发表意见,在这里军官的命令虽然很重要,但在平时大家都是朋友,都可以各执己见地讨论。

    詹姆很喜欢这种气氛,同时也震惊于新军的战斗力。虽然他们没有接受骑士的训练,但他们令行禁止,而且就算军官死了,也会迅速根据军衔来补充,这绝对是伟大的创新。

    一旦确立的战斗目标,各个部队就可以各自为战,又互相联系。而且每一次战斗开始之前都会有针对性的训练,比如攻城就有爬围墙训练,比如伏击战就有伪装训练,可以说是做到了针对性训练。

    当然胜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