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夷民犯边(第1/2页)
    血光,到处都是血光!

    夷民犯边,遍地哀嚎。

    花萱秀睁开双目望见天地一片血色,脸上有些惨白。

    “安乐侯胆敢做这种事情?这邺州龙脉,无论如何都不会选择安乐侯作为潜龙了。”

    邺州龙脉,是邺州人道显化,但邺州新辟之后,这里的天命,就不再属于夷民。

    花萱秀心中难以置信,赶紧飞剑传书,将这消息传到开阳宗中。

    在花萱秀看来,安乐侯已经是丧心病狂,气数败坏了。

    “杀,杀,杀!”

    大晋在这里留下的一只大军,叫做安民军,并非是软脚虾,面对夷民,自是盛怒之下,大开杀戒。

    只是安民军中,有些军中首领,却是无故失踪,惹来军心混乱,并不能团结一致,对抗夷民。

    如此一来,到底落了下风,守势有余,但攻势不足。

    夷民围困邺城!

    邺城,州牧府。

    州牧嘴角挂着冰冷笑意,望着安乐侯府,眸子中杀机毕露。

    “安乐侯,自寻死路啊,却拖着老夫一起去死,可恨。”

    这夷民犯边,杀戮大晋子民,州牧作为这一州名义上的最高首领,这黑锅无论如何都是甩不脱的。

    只是对于安乐军,州牧也不能直接掌控,不然就是一地诸侯,惹来忌惮,那怕不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了。

    “只能逼反安乐侯,安乐侯反了,这一切过失,才都可以安在安乐侯头上。”

    “不然的话,我大约躲不开挨刀的结果。”

    “安乐侯不反,我难道还能强逼着他造反?”

    州牧心中抑郁,一时间想不出解决办法。

    “大人,据说九王子来到邺州了,是不是可以借刀杀人?”这时,一个幕僚说道。

    “是恩济啊。”州牧看了看这幕僚,苦笑一声,“九王子恐怕是一把钝刀,根本杀不了人。”

    那叫做曹恩济的人,是州牧比较看重的幕僚,但这个主意,在州牧看来,却是笑话了。

    “大人,九王子自然不是那把刀子。”

    曹恩济笑了笑,说道,“安乐侯的心思,谁不知道?借着这夷民犯边,不过是威逼朝廷,若不能让他主掌一军,那邺州必定尸山血海,民意沸腾,但正因为安乐侯心思昭然若揭,却不能让安乐侯顺心如意。”

    “只是朝廷若眼睁睁看着邺州纷乱,这损的是朝廷气数。要知道,这皇朝天命,其实很快就要告终了。”

    说到这里,州牧话音小了一些,不过此地甚是隐蔽,而幕僚跟自身利益息息相关,说这些话,州牧倒也并不担心。

    “让九王子暂摄一军不就可以了。”

    曹恩济冷笑,“九王子不过一幼稚小儿,要掌握一军,那是笑话,但夺了安乐侯的果实,安乐侯还能忍下去吗?”

    州牧眸子中露出惊喜,随即大笑,“若安乐侯忍不住对九王子下毒手,那就更好了,以一个不受重视的王子,逼反安乐侯,其实是大赚了。”

    “这是自然,安乐侯就宛若毒瘤,若早一点反了,其实不能掀起多大乱子,就怕一边是流民反贼攻城,一边是安乐侯造反,这样两边交战,却是大耗朝廷元气。”

    “从明面上看,九王子虽位尊实则毫无实权,让其掌握一军,谁都不能说州牧的不是。”

    “只是万一安乐侯忍了呢?”州牧到底心中有些不安。

    “这样的话,干脆请了皇命,让安乐侯在九王子手下办事即可,区区一稚子,压在安乐侯头上,安乐侯这样还能忍下,那其威望丧尽,如何能统帅一军?”

    “那不就还是让安乐侯掌握了一军?如此一来,恐怕麻烦大了,九王子如何斗的过安乐侯?若让九王子做了傀儡,安乐侯掌握实权,那我等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大人,其实陛下对安乐侯,忍之久已。若非没有罪证,要赐死安乐侯,轻而易举。”

    “胡说,陛下跟安乐侯手足情深,岂是你能妄议的。”州牧瞪大了眼,这虽是众所周知的事,却不能如此直白的说出来,不然就是妄议君父,罪该万死了。

    这密室之中,说的话也不是完不会泄露出来,州牧如此说法,不过是表明自身态度,却不是真的要训斥幕僚。

    “是是是,大人,是我胡言了。”曹恩济赶紧诚惶诚恐道。

    不过这也只是做一个姿态,曹恩济心知肚明,没有真正在意,随后曹恩济继续说道,“唯名与器,不可轻授,安乐侯头上还有九王子,就无法真正统领一军,要钳制安乐侯,实在太容易了。”

    “到时候让九王子找安乐侯的麻烦就是了,看安乐侯能不能忍,能忍那就定了尊卑,让安乐侯丧尽威严,这样来,安乐侯若不造反,那就人心散尽,绝无成事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