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五章:你在身后,我便不能退(第1/2页)
    前往雨月宗的途中。

    移动宫殿之内,周老魔慨叹不已的道:“也不知那位小少爷是什么来头,先是洛天神丹,又是七香还骨丹,拿出来时那神色,就跟视之为廉价的菜叶子,连地阶上品的元兵,都随随便便就掏出来两件。”

    雨月宗主也掩盖不住心中的激动,她抚摸着赵凡赠送的那件元兵,“还是最适于我的环月刃,其品质,距离地品巅峰都只有一线之遥,他太细心了。”

    凌潇笑着点头,“我这件也是自己最为适用的,可能他留意到了我们先前手中的兵刃吧。”

    不过,她的笑容之中,却隐藏着一分连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的失落。

    “我说丫头。”

    周老魔奇怪的问道:“你们第一次相遇时,是什么情景?怎么救你的?”

    雨月宗主也是期待的投来目光。

    凌潇想了片刻,便回忆的道:“那一次,我得到小道消息,说是黑沙行省的元兽山脉之中,有初产幼崽的九翼神雀踪迹,便想试试运气,看看能否趁着大雀产后的虚弱期,得到小雀的伴生幼角。所以我就去了,煞费心思的找到了其洞府,结果没有想到,那九翼神雀,早已渡过了虚弱期,所幸,它出去为小雀寻吃的,我在伴生幼角到手的时候,就知道坏事了,触发了上边的印记。”

    “你这妮子,胆子可真大!”

    雨月宗主有些责怪的敲了下前者耳垂,说道:“当时怎么不和我讲呢?”

    “那时你为了血衣门的事,忙的焦头烂额,我怕再添麻烦,就没开口。”凌潇红着脸低头道:“下次不敢啦。”

    她这表情,我见犹怜,雨月宗主即便是真的发火,见了也会瞬间消气。

    “这丫头就知道撒娇,也不知道跟谁学的,我和你娘可从来没教过你这个。”周老魔摇头一笑,“接着说后边的吧。”

    “嗯。”

    凌潇继续说道:“我被九翼神雀追杀,伤的很重,所幸发现了一片锁魂树林,就逃入其中。九翼神雀虽然不敢进入,可我,却陷入了濒死的边缘。而赵凡,正巧孤身一人在那片锁魂树林中试练,说来你们可能不信,他那时,连元阶都不是,仅为荒境……他就地取材,消耗了部分伴生幼角,救下了我。之后我将剩下的伴生幼角作为谢礼,还吃了他的烤肉。”

    说到这,凌潇想起了那种别具一格的味道,唇齿微微动了下,她从来没有吃过那么香的烤肉。

    “这样啊。”

    周老魔笑了下,“话说,你这丫头对那小子的印象怎么样?若是觉得不讨厌,以后情况允许就多走动走动,至于风花雪月什么的,无所谓,我也不是那种为了巴结大人物卖女儿的自私蠢爹,但稳固下友谊还是非常有必要的,起码,你将来有难时,也能多一份希望。”

    凌潇乖乖的点头,“我不讨厌他,就是不知道他讨不讨厌我。”

    “那位小少爷,不可能排斥你的。”周老魔若有所思的说道:“虽然我与之仅有一面之缘,却能看的出来,对方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今晚你不顾夜无衣的威胁,求我出手,冲这一点,他就对你有超脱于路人之上的好感。还有雨月宗主,面对夜无衣的巨剑,挡在其身前那一幕,也定回让对方感激于心了。”

    “是啊。”

    雨月宗主笑了一笑,旋即,她忽然意识到哪里似乎不对,便心中分析了数秒,然后诧异的问道:“妮子,不对啊,雨月宗和血衣门势如水火的时候,距今也就大半年而已,你真是在那段期间遇见那位少爷的?确定他连元阶都没到?”

    “确定。”

    凌潇重重的点头,“所以我说你们可能不信啊,前后不过数月的光景,他非但阶位达到了玄阶后期,连真正战力,都堪比地阶中期的顶峰了。”

    周老魔闻言之后,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他瞪大了眼睛问道:“我还以为你讲的经历,是猴年马月前的呢!”

    随后,他也觉得有什么地方似乎漏掉了,梳理了片刻就瞠目结舌的道:“如果我没记错,你方才说他的名字叫……叫赵凡?”

    “对呀,这个名字很奇怪吗?”凌潇不明所以。

    “岂止啊,问题大了去了啊!”

    周老魔面色极为精彩的说道:“最新一期的《大事记》看过没有?就是关于灵天帝墓府之争的那篇。”

    “赵凡……赵凡……”

    凌潇和雨月宗主呼吸一滞,不就是混子阵营的为首者之名吗?一个与之来自于同一小世界的飞升者李观月说其身怀逆天传承以及天品层次的移动宫殿。而那逆天传承,可无视玄阶与地阶之间的天大差距,越大阶位而战!

    时光逆流的虚景之中,那位少爷,两个条件都具备了!

    越大阶位,天品移动宫殿!

    显然,是同一个人,否则不可能如此巧合的。

    毕竟那一层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