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留宿小山村
    听到张伯如此一番说辞,张晨与付思彤不由地暗暗流了一把汗,想不到平静、清澈如镜的湖面之下,竟有如此凶险之事发生。幸好他们下湖游泳时没有发生什么异常事情。平安地上岸来。

    张晨与付思彤俩人与张家父女共四人结伴下山而来,到了山脚下的小村子,不觉已经是下午六点多的光景,太阳早已收到后山去了,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

    张家父女对于张晨俩人既感激又敬佩,极力挽留俩人住上一宿再走。看到天色已晚,就是要走,现在也没有车回市区了,张晨掏出电话和叶梦叨叨了一番后,决定住上一晚再走。

    村子里的人不多,夜色里,张晨竟然有种想到小道上转一圈的冲动。他用征求的口吻问付思彤道“怎么样?我们在这里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为什么不呢?”和张晨在这么淳朴的村子里无忧无虑的走走路,感受感受这种乡村生活的快乐,其实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两人靠得特别近。张晨和付思彤,都能闻到彼此身上的味道。

    只是张晨有点尴尬。经过刚才的劳动,他身上现在散发出来的,肯定是一阵阵难闻的汗臭。

    可是,这种汗味,在付思彤的鼻子里闻来,就好像是浓郁的男人味一样。

    男人就应该有点这种味道的?不是吗?

    只有这种充满了男性荷尔蒙的味道,那才能感觉到,在她身边的这个男子,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说着聊着,两人竟然不知不觉地就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这次出来的任务。特别是张晨,他有种想要抓住付思彤的小手一起漫步的渴盼。

    “真好。你看,圆圆的月亮挂在半空中,还有这里正在开着的稻花,让我想起了辛弃疾的‘稻花香里说丰年’。”

    张晨居然像个文艺青年一样,说起了这么让付思彤觉得惊讶的句子。

    说到辛弃疾,两人就开始说起了苏轼,再说杭州的苏堤。

    付思彤忍不住用一副向往的神情说道“从小,我就一直想到杭州去玩一玩,看一看,可长到这么大,都还没有机会去感受那里的美景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机会看到?”

    “不如,我陪你去吧。”张晨不假思索地说了出来。等他把话说完,他才猛然惊觉,在容留县,还有个叶梦在等着他回去医治呢。

    这半个多月和付思彤在一块儿,他是越来越不记得还有个叶梦在眼巴巴地等着他回去了。

    这样——真的好吗?

    付思彤并不知道张晨的脑子已经跳到了另一幅画面。听见张晨说要陪她一起去,她高兴得嘴巴都快要咧到耳朵边了。

    “来,拉钩上吊。”唯恐张晨变卦,付思彤赶紧抬起右手,伸出了她那只修长而又好看的食指。

    张晨可能是真的怕自己食言。居然顾左右而言他地说道“噗,我们又不是小孩子,你这是干嘛呀?”

    付思彤撅起了嘴巴,撒娇说道“什么干嘛呀?你都忘记了,曾经有多少次答应过我要干嘛干嘛了,特别是说要回我医院工作,可到现在,你都还没愿意成为我的员工呢。”

    付思彤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张晨的脸色就显得有点不自然起来。他要不是顾忌付思彤是个院长,可能早就已经开始展开对她的追求了。

    男人被别人说自己吃软饭,总归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就是两人都不计较,但只要是张晨什么时候发生点什么错误的话,大家之间的婚姻,哦,不,或者就只是感情,就很可能不存在了。

    想到这里,张晨沉默了起来,禁不住抬头看向了天空。天空里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圆月里的吴刚和嫦娥,此刻正在说着什么呢?

    “但愿人长久?”是这一句吗?

    张晨想到这句话,眼睛就禁不住看向了付思彤。付思彤却并不去看张晨。她的眼睛,此刻看向了村落里的朵朵灯光。

    “此刻,应该每一朵黄色的灯花里,都有一个个故事吧?”付思彤带着点迷茫的眼神说道。

    付思彤想得没错儿。此刻,张家妇女,正被一群人围在一间屋子里,大家七嘴八舌地问着张家父女各种问题。

    “你们是怎么看见那对年轻的恋人的?”

    “他们怎么这么厉害?那湖里的怪物,怎么没有把他们都给掳去?是不是他们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哎,听说那块黑色的石头,可厉害了。想当初……”张家父女的话还没说完,他的一个堂兄就在旁边插话说“你刚才说什么?”

    话说,在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

    这个村子不大,村子的山民都是同一个姓,又名张家村。刚才插话的这个男人,是一个叫张二的男子。

    这男子本来是有个名字的,但他排名老二,从小家里人就叫他老二老二的,叫习惯了,大家都忘记了他真正的名字是什么了。

    最重要的是,这个老二是个游手好闲的家伙。正经事不做,专门喜欢做那种歪门邪道的事儿。

    比如谁家有什么喜事,他就会趁着别人办喜事忙碌顾不上,想法去偷几个别人的红包,或者直接混入厨房,偷上几碗好菜好酒溜回自己的家里喝得酩酊大醉。

    又或者,他会在家里人不在的时候,故意把吃的东西都一骨碌吃了,吃饱喝足之后,直接躺床上睡大觉,直到第二天天亮,谁叫也不醒。

    所以,现在他刚刚开口,就有人在旁边插话说“张二,你是不是又想到什么歪门邪道了?”

    “我哪有什么歪门邪道?我就是好吃懒做点而已。我这缺点,村皆知。可我也是热心肠的是不是?话说,那两个年轻人现在去哪里了?不如,我帮他把床给铺好吧。”

    张二说这句话的时候,脑子里早就已经有了主意。他要亲眼看看这个张大哥说的那些奇怪的石头。

    要是这些石头这么厉害的话,嘿嘿,那以后他也可以用这些石头,给村里村外的人治治病,一天赚个一百几十的,这吃喝就不用愁了。

    现在世界的人,除了担心自己生病,难道还会担心别的吗?

    君不见,现在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那些卖的,早就已经洒满了各个角落。

    就连他们这个小小的张家村,今天也来了三拨专门推广的工作人员了。

    更让张二心有不甘的是,那些,在他看来,是怎么也比不上好酒好菜的,偏偏就有那么多人相信了,这一天下来,那些推销的,从村里可是拿走了足足三千块。

    三千块的,很可能连三十块的成本都不够呢?

    可是,没办法呀。大家都想让自己的命长一点,再长一点。

    那些推销员不是说了么?

    “你们口袋里有钱有什么用?要是你死了,你就是有一百个亿又怎么样?只有你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花出去的钱,那才是你真正的钱。”

    听着这句话都有道理。那些村民们,肯定是忘记了自己这些钱,其实也是拿命换来的。

    张二看着那些推销的员工们就来气。这些明目张胆的骗子,大家都视若神明,对他偶尔偷点吃的喝的,却恨之入骨。

    他今晚上就要做一件轰天动地的事情,哼,让他们这些无知小人们看看,他张二也有让他们求着办事的本事。

    张二越想就越高兴,就差一点没咯咯地笑出声了。

    大家听张二如此热心,也就对着其中的一条小道说道“他们两个往那边走了,看来,他们是拍拖呢。你凑什么热闹?”

    “拍拖?好好好,我不凑热闹,不凑。我就给他们铺个床好了。”张二说着,就对张哥说道,“我办点好事,你总不会又要骂我吧?”

    “好,你去吧。我安排他们住在二楼最里面的那间房子里。”

    张二上了楼,他四处观察了一下。这个地方还真的是作案的好地方呢。

    右边是楼梯,而左边,刚好就是一条走廊,走廊旁边,就是一个窗户。

    因为是靠里面,窗户没有防盗网。出入十分地方便。更重要的是,这间房里,除了一张桌子,连个柜子也没有。这两个小年轻的东西,肯定不会放地上的。只要放在桌子上,张二的机会就大了。

    嘿,即便这两个人的东西不是放在桌子上,张二也觉得并没有什么问题。他虽然比不上时迁,可手段也高明得让很多人望其项背。

    别人做喜酒的时候,那么多人,他不也一样可以把吃的偷回来吗?

    再说了,像这种男女。来到这么好风景的地方,他们肯定……嘿嘿,你侬我侬的,哪里还顾得上那些石头,究竟放哪里去了?

    张二越想就越兴奋。铺着床,就忍不住唱起了《杜十娘》。

    张晨和付思彤,哪里料到感受了乡村里美好的夜景,回到张家的时候,正有一个天大的陷阱在等着他们呢?

    他们被张家父女热情地招待了夜宵,再让他们洗了个非常惬意的热水澡之后,就来到了早就安排好了房间。

    张晨和付思彤看着只有一张床的房子,都禁不住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特别是张晨,他有点脸红地说道“不如,我叫主人给我们两个房间吧?”

    付思彤白了张晨一样。很不开心地说道“难道你就信不过你自己吗?”

    “你这什么话?我当然信得过你的。”张晨说着话,自己先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很想告诉付思彤说,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再正常不过的男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孩子独处一室,而且,那个男孩子还想追求那个女孩子,他能信得过自己?

    ——要是没有那种想要付思彤的,那是他张晨身体有毛病了。

    听见张晨说出这么搞笑的话,付思彤自己也跟着掩口轻声笑了起来。

    “那怎么办?总不能那么麻烦别人吧?”

    张二一阵慌乱,他赶紧蹲下身子,看看是不是无意中掉到了地上。可找来找去,一直都找不到。

    习惯了做小偷的他,在慌乱的翻找之后,坐在床上,开始了一轮认真的回忆和思考。

    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回忆了一番之后,张二终于想起来了。原来是他在回来的时候,曾经在楼下的卫生间去了一趟,当时他急急忙忙的从里面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很可能就是掉在卫生间了。

    于是,张二开始往卫生间走去。打开卫生间的门,果然看见那块灵异的石头,静静地躺在地板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