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留宿小山村(第1/3页)
    听到张伯如此一番说辞,张晨与付思彤不由地暗暗流了一把汗,想不到平静、清澈如镜的湖面之下,竟有如此凶险之事发生。幸好他们下湖游泳时没有发生什么异常事情。平安地上岸来。

    张晨与付思彤俩人与张家父女共四人结伴下山而来,到了山脚下的小村子,不觉已经是下午六点多的光景,太阳早已收到后山去了,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

    张家父女对于张晨俩人既感激又敬佩,极力挽留俩人住上一宿再走。看到天色已晚,就是要走,现在也没有车回市区了,张晨掏出电话和叶梦叨叨了一番后,决定住上一晚再走。

    村子里的人不多,夜色里,张晨竟然有种想到小道上转一圈的冲动。他用征求的口吻问付思彤道“怎么样?我们在这里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为什么不呢?”和张晨在这么淳朴的村子里无忧无虑的走走路,感受感受这种乡村生活的快乐,其实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两人靠得特别近。张晨和付思彤,都能闻到彼此身上的味道。

    只是张晨有点尴尬。经过刚才的劳动,他身上现在散发出来的,肯定是一阵阵难闻的汗臭。

    可是,这种汗味,在付思彤的鼻子里闻来,就好像是浓郁的男人味一样。

    男人就应该有点这种味道的?不是吗?

    只有这种充满了男性荷尔蒙的味道,那才能感觉到,在她身边的这个男子,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说着聊着,两人竟然不知不觉地就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这次出来的任务。特别是张晨,他有种想要抓住付思彤的小手一起漫步的渴盼。

    “真好。你看,圆圆的月亮挂在半空中,还有这里正在开着的稻花,让我想起了辛弃疾的‘稻花香里说丰年’。”

    张晨居然像个文艺青年一样,说起了这么让付思彤觉得惊讶的句子。

    说到辛弃疾,两人就开始说起了苏轼,再说杭州的苏堤。

    付思彤忍不住用一副向往的神情说道“从小,我就一直想到杭州去玩一玩,看一看,可长到这么大,都还没有机会去感受那里的美景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机会看到?”

    “不如,我陪你去吧。”张晨不假思索地说了出来。等他把话说完,他才猛然惊觉,在容留县,还有个叶梦在等着他回去医治呢。

    这半个多月和付思彤在一块儿,他是越来越不记得还有个叶梦在眼巴巴地等着他回去了。

    这样——真的好吗?

    付思彤并不知道张晨的脑子已经跳到了另一幅画面。听见张晨说要陪她一起去,她高兴得嘴巴都快要咧到耳朵边了。

    “来,拉钩上吊。”唯恐张晨变卦,付思彤赶紧抬起右手,伸出了她那只修长而又好看的食指。

    张晨可能是真的怕自己食言。居然顾左右而言他地说道“噗,我们又不是小孩子,你这是干嘛呀?”

    付思彤撅起了嘴巴,撒娇说道“什么干嘛呀?你都忘记了,曾经有多少次答应过我要干嘛干嘛了,特别是说要回我医院工作,可到现在,你都还没愿意成为我的员工呢。”

    付思彤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张晨的脸色就显得有点不自然起来。他要不是顾忌付思彤是个院长,可能早就已经开始展开对她的追求了。

    男人被别人说自己吃软饭,总归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就是两人都不计较,但只要是张晨什么时候发生点什么错误的话,大家之间的婚姻,哦,不,或者就只是感情,就很可能不存在了。

    想到这里,张晨沉默了起来,禁不住抬头看向了天空。天空里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圆月里的吴刚和嫦娥,此刻正在说着什么呢?

    “但愿人长久?”是这一句吗?

    张晨想到这句话,眼睛就禁不住看向了付思彤。付思彤却并不去看张晨。她的眼睛,此刻看向了村落里的朵朵灯光。

    “此刻,应该每一朵黄色的灯花里,都有一个个故事吧?”付思彤带着点迷茫的眼神说道。

    付思彤想得没错儿。此刻,张家妇女,正被一群人围在一间屋子里,大家七嘴八舌地问着张家父女各种问题。

    “你们是怎么看见那对年轻的恋人的?”

    “他们怎么这么厉害?那湖里的怪物,怎么没有把他们都给掳去?是不是他们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哎,听说那块黑色的石头,可厉害了。想当初……”张家父女的话还没说完,他的一个堂兄就在旁边插话说“你刚才说什么?”

    话说,在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

    这个村子不大,村子的山民都是同一个姓,又名张家村。刚才插话的这个男人,是一个叫张二的男子。

    这男子本来是有个名字的,但他排名老二,从小家里人就叫他老二老二的,叫习惯了,大家都忘记了他真正的名字是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