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突如其来的发落(第1/3页)
    ()    当黎名医的名号在国都逐渐打响的时候,黎浅浅一行人兴冲冲的往丽阳城去了,张长老接了消息,带着儿子前来相迎。

    一行人进了张长老一家暂住的大宅子,张长老让儿媳们领大家去安置,他要和黎漱、黎浅浅等人说话。

    不过刘二拉了他的袖子,黎漱就道,“让他们兄弟领我们去书房等你吧!”临出门前,接到了南楚捎来的信,其中就有张长老岳家捎来的。

    张长老交代儿子们好生招呼客人,就随刘二走到小径旁的大树下,“有事?”

    “,给。”刘二从怀里掏出信来给他,张长老一看封面的字迹就笑了。

    “原来是谢家来信啊!还真是麻烦你们了。”大老远的替他们捎信来。

    刘二挠挠头,“这不是啥大事,就是,听说他们三天两头的就去分闹腾,逼着人家替他们送信,三天一封,也是够呛的了!”

    刘二看着张长老的眼问,“三天一封信,连着几回了,看来是遇到大事了。”

    张长老哼笑,“在他们谢家人的眼里,从我这里掏不到钱了,就是大事。”

    刘二笑了,“你不怕他们在老家败坏你名声?”

    张长老摇头,“不怕,大家都有眼睛,都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就是把女儿嫁了个女婿,扶持着女婿有了出息,然后就家就赖着女婿养着了吗?

    这种事情不是没有,不过别家因为选的女婿有长辈,不敢像谢家这样吃定了张长老,也或许是张夫人太过强势太过偏向娘家,别人家的媳妇不像她,心里眼里只有娘家,连亲生的儿孙都要退让。

    大概是因为,张长老是个知恩的人,早年长期待在矿山,家里的事由妻子一肩扛起,遇到难事,她不找娘家人帮忙,还能找谁?久而久之,娘家人在她心中的地位,跃升至第一位,别说丈夫儿孙了,就是她自己,为谢家连命都可以不要了!

    所以当她快要活不下去时,她娘要她要求自己的丈夫纳妹妹为妾,且在自己过世后扶正对方,她虽恨,可还是答应了。

    张长老转头就把消息散布出去,谢家人既然要得好处,就别想有好名声。

    “你放心,我啊!已经不是当年任由他们谢家欲取欲求的傻小子了。”张长老拍拍刘二的肩头。

    刘二看着他良久,“你心里有数就好,到底是你儿女的外家,跟他们撕破脸,你儿女也不好受。”

    “放心,放心。对了!听说那个姓黎的女人来了?”说完了自家事,张长老连忙转移话题。

    “是啊!”刘二叹气,“那女人对大教主还没死心,前些天还天天堵上门来,跟她说大教主不在,她们愣是不走,就是守在门外。”刘二冷笑,“当年给大教主下药的那个丫鬟也还在。”

    张长老闻言一怔,忙问,“处置她了吗?”

    “还没,大教主压根不知道这人的事,也不想听黎名医的事情。”

    张长老恼了,一把揪住刘二的衣襟,“你们什么都没做,就这样摆着,是想放过她吗?”

    刘二伸手拨开他的双手,用力的正了正衣冠,“怎么可能,教主说了,这事啊!没完,回头就让她主子知道她干的好事。”

    张长老闻言张大了嘴,“你们,没瞒着教主?”

    “怎么瞒?”刘二用力瞪他,“这事关乎大教主,当初如果没发生这事,说不定,说不定……”说不定教主的娘就不会死,教主小时候也不必受那么多苦。

    刘二忘了,他赶到黎家小院时,长孙氏都已经过世了。

    他不知道的是,真正的黎浅浅在他到来之前,也已经冻死在小院里了,只不过是一抹来自异世的灵魂成为了今世的黎浅浅。

    寻找长孙氏一事,其实是不少老鸽卫心里的痛。

    因为自她被卖之后,大家就一直在找她,其实严格说起来,难度不算高,一发现她被卖,他们就立刻行动了。

    只是大家没想到的是,有人在背后扯后腿。

    任谁都没想到,长孙氏竟然会在南城,而且还嫁给了大教主同宗。

    得知她几乎就在自家眼皮子底下时,所有鸽卫都傻了!

    他们没想到啊!完没想到她就在离他们总坛不远的南城里。

    还以为人伢子会把她卖到北晋、东齐或赵国,也或许是在那个小国,跟长孙夫人买下长孙氏的人伢子是个精明人,看人身上穿的虽是简陋粗鄙的衣服,但人身上的气质,一时半会儿是很难改变的。

    尤其长孙氏自小除受到良好的教育外,还有来自天盛王朝遗留下来的老仆们教导,那教的可是宫中的公主才会学的东西。

    人伢子虽贪却不傻,把人卖出去的时候,就长了个心眼,往南楚瑞瑶教的总坛附近卖。

    本以为按黎漱他们找人的劲头,应该很快就能找到人才是,谁也没想到,大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