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插曲(第1/2页)
    不速之客突然杀出,致命攻击如箭在弦,随时也会发动。

    但程立却仿佛完全没有察觉一样,依旧骑在龙马“太仆”之上,不紧不慢地向前悠闲驰行。

    马蹄声越来越急,和程立之间的距离,也不断缩短。十五丈、十丈、八丈……程立清清楚楚地看见了。街道之上,迎面而来的寥寥几名行人,眼中均已泛现出一种恐惧的光芒,并非纷纷躲到道路的一旁。

    近了,越来越近了!忽然,从背后传来的那种金属颤动异响,一下子消失,随之转变为破空尖啸。

    转折变化,只在瞬息之间。而且动静其实极细微。至少也得是一流高手,才能够感应得到。不过作为第四度觉醒的劫者,程立的真正实力,甚至更在极元高手之上。这种程度的变化,在他而言,当然不在话下。

    所以程立不但能够察觉得到这种变化,更知道这种尖啸声代表着敌人的武器,已经从斜指变成平举,笔直冲着程立自己的脊梁刺来。

    六丈、五丈、四丈……程立心中如古井无波,意识中展开一幕三维立体图案。把周边整片空间,完全笼罩在内。这个空间之内的一切,包括敌我双方的动静在内,程立尽数洞若观火。他虽然从未回头反顾,但背后每一下马蹄声、戟矛每一下颤动,程立都了然在胸,俱细无遗。

    三丈、两丈……战马冲刺所带起的劲风,吹得程立全身衣衫飘扬。陡然,身后一声霹雳怒喝炸开,金铁破风之声大作,敌人手中兵器迅若惊雷,直向程立后背狠刺而来。

    程立可以感觉得到。敌人武器所带动的劲风,率先袭体而至。无论力量、角度、还有距离的拿捏,都当得起一流之称。武功之精强,犹胜九天十地十九人魔,却要比八大天王略逊半筹。

    电光石火之际,程立一言不发,身形一晃,早把对方的武器夹在胁下,向横里一摆。排山倒海般的力量涌现,登时把那名从背后发动偷袭的不速之客,从马背之上重重拨了开去。战马则擦身冲刺而过。失去主人驾驭的马儿完全不受控制,径自飞奔向前,只是眨眼功夫,已经消失于街道彼端了。

    “叮当~”清脆声音响起。程立放开手臂,本来被夹在胁下的武器,也随之跌落地面,果然是一根点钢长矛。他勒定马匹,回首看去。只见一名身穿黑、红两色武士服的青年,正躺在地下,龇牙咧嘴地呻/吟。不过那呻/吟声倒是中气十足,看来只是皮肉之痛,并未伤及五脏筋骨。

    从飞驰的奔马之上摔下来,若是常人的话,这一下便非受重伤不可。但这青年修为不错,更在十九人魔之上。摔那么一下,其实对他并无大碍。顶多休息一阵,也就没事了。

    程立策马逼近至那青年身边,居高临下俯视着他,淡淡道:“你是峨嵋派弟子?”

    那青年明显是头初生之犊。虽然明知自己不是程立对手,但仍没有丝毫畏惧。他不服输地睁大了眼睛瞪着程立,嚷道:“我是峨嵋派马少云。连城火是我大师哥。”

    程立对于峨嵋派的武功,与他对华山派的了解一样深。所以刚才这青年挥动长矛刺击的时候,程立马上就从招式变化的细微风声当中,分辨出了对方的武功家数。

    峨嵋派虽然位列七大剑派之一,但实际上,峨嵋枪棒之术的精深高明,并不下于剑术。所以历朝历代,都有不少峨嵋派弟子入伍参军,以枪棒博取功名。连城火外出投师学艺,第一站就选上了峨嵋派,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峨嵋派的老规矩,每一代都会有五名特别出色的弟子,名字里分别带有“英”和“云”字。合起来,就是“三英二云”。这个马少云,明显就是这一代的三英二云之一。

    凭着连城火的修为,本来绝对应该可以跻身三英二云之列。假如他一直留在峨嵋派的话,说不定将来接任峨嵋派的掌门,都有很大机会。

    可惜对于连城火来说,区区一个峨嵋派,显然太小了,不足以容纳他的雄心壮志。所以才在峨嵋派学艺两年,连城火便转为投师昆仑派,再投师崆峒派。合数家之长,然后才有今天的成就。

    假如是一般人的话,这种脱离本门,另投他派的行为,无疑是大逆不道的欺师灭祖。每个门派都会对此深感奇耻大辱,甚至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叛门者抓回来,以门规加以处置。轻则废去武功,重则当场处死。

    但连城火是曾国公的嫡长子。曾国公又是大魏朝的“十二干城”之一。位高权重,地位尊崇。峨嵋派、昆仑派、崆峒派等,又没有吃过熊心豹子胆,哪里敢去抓拿连城火,得罪曾国公?

    所以峨嵋派、昆仑派、崆峒派等三家,非但没有宣布连城火是欺师灭祖的叛徒,反而依旧当他是门下弟子一样看待。只不过像之前那样,当他是下一任掌门人那样这里培养,肯定就没有了。只不过连城火自己也不在乎罢了。

    三家门派这番苦心,也确实得到了回报。之前北疆戎狄部落叛乱,连城火担任平叛先锋,率领大军在草原上纵横杀敌,最后就连叛乱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