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亵渎仪式与天神小队的弱点(第1/2页)
    时间拉回到五分钟前,天神小队的成员艾琳刚刚附身到女主角伊丽莎白·肖身上时。

    此时距离主角受孕怀上十爪抱脸虫不过十三个小时,但熟睡中的女主角完不知道她的肚子已经肉眼可见的膨胀,像是怀胎七月的孕妇。艾琳正是看到了她的大肚子,才会选择进行亵渎仪式。

    亵渎,意味着原本神圣的事物被扭曲,本该是圣洁的,变得肮脏堕落。而女主角肚子里的十爪抱脸虫就是这样的存在。

    艾琳附身后,操纵着女主角划破手掌,用她的血在休息室的金属地板上画出一个六芒星法阵,接着她本该找到六根蜡烛摆放在六芒星对应的位置,但在星际航行时代,飞船上不会携带蜡烛这样落后的照明工具,艾琳只好用找到的手电筒代替。

    艾琳附身女主角虔诚地跪坐在魔法阵中央,宛如一个身怀有孕的虔诚妇女,她亲吻了女主角脖子上的十字架,将这个本该被大卫收走,但因为剧情改变保留下来的道具轻轻一捏,原本上短下长的十字架眨眼睛改变了位置,变成了上长下短,这意味着亵渎,代表着邪灵战胜了圣灵。

    “……它因圣灵受孕,由不孕者诞生……它将在死后复活,撺掇造物主的王座……”

    艾琳口中念念有词,将女主角所经历的事情变成了借由仪式变成了灵言。女主角天生不孕不育,却在来“朝拜(探寻)”造物主的途中,因为造物主的“使者(黑水)”怀孕,若这是一个正常的故事,那必然是女主角因为虔诚获得赐福,奇迹般地恢复生育能力诞下新生命,赞美造物主的知能。

    可普罗米修斯的故事却是女主角体内诞生的怪物,最终寄生了造物主太空骑师,诞生了执事异形这种怪物。原本艾琳以为她在这部恐怖片中会是收获最小的那个,可现在她只需要保住女主角的生命,借由女主这个母体进入十爪抱脸虫体内,成功寄生太空骑师诞生下来,她就可以完成亵渎仪式,获取更加邪恶的法术。

    就在艾琳颂念黑暗祷文,体内的十爪抱脸虫感受到邪灵入侵在女主角体内剧烈挣扎起来的同时,太空骑师出现在了普罗米修斯号外。

    太空骑师拥有基因锁四阶实力,他敏锐的感觉到艾琳强大而邪恶的仪式,太空骑师感觉到了威胁,所以他必须要阻止这个仪式。

    但普罗米修斯号上的人类并未察觉到艾琳主持的仪式,他们只看到了刚灭杀了大老板维兰德的太空骑师瞬间出现在了飞船外,看样子是要对人类赶尽杀绝!于是人类开始反抗,飞船甚至开始点火准备离开星球表面。

    太空骑师一个熊抱将攻击他的装甲车挤扁,接着随手将朝他开火的雇佣兵打成两半,一个健步就来到了飞船没来得及关闭的登陆口,一拳打破了飞船坚实的合金大门。

    太空骑师势如破竹直线冲向艾琳举行仪式的维生舱方向,而负责监督这次行动的女监工维克丝也在舰桥的监视屏幕上看穿了太空骑师的目的。

    “他在向肖博士的位置移动,他为什么要找肖?转接肖的画面。”

    接着,维克丝便看到了诡异难以理解的一幕,一直坚信科学并相信人类是被“工程师”创造的伊丽莎白·肖,此时在一个魔法阵的中央做着诡异的仪式,更恐怖的是,她原本平坦的小腹此时不断隆起,似乎有非人生物准备从她腹腔中蹿出。

    艾琳也感受到了强大的四阶生命体接近,邪灵拥有灵能视野,可以感知到生命体的强弱,甚至可以看到生命内在的灵是否纯洁。而四阶生命体的敌意非常明显,艾琳加速了仪式,甚至不惜抽取女主角的部分生命力,目的是尽快附身在抱脸虫身上。

    女主角的皮肤肉眼可见苍老了许多,而艾琳也终于控制住了抱脸虫,接着做祈祷状的女主角失去意识倒在地上,而她双腿间渗漏出夹杂着血丝的羊水,十爪抱脸虫像是新生的婴儿一样努力从她的体内钻了出来。

    就像普通的孕妇生产,女主角的生命没有危险,不过也虚弱的昏迷了过去,而艾琳则控制着在母体中进化了更多时间的十爪抱脸虫将女主角扫出魔法阵。

    魔法阵中的能量汇聚在艾琳此时附身的抱脸虫身上,原本只有婴儿大小的抱脸虫肉眼可见成长起来,很快就变成了庞大的触手怪。就在这时,太空骑师也破开了墙壁,原本应该在电影末尾见面的造物主与生物兵器提前见面了!

    咔嚓,太空骑师没有废话,一拳打在了十爪抱脸虫身上,力量达到入微层面的一拳,根本不给没有骨骼完是软体动物的抱脸虫泄力的机会,抱脸虫被击打部位的背面噗嗤一声爆炸开来,就像是被吹破的气球一般,抱脸虫强酸的血液瞬间飞溅出去。

    艾琳脸色大变,急忙挪动身体覆盖在女主角身上,浓酸血液这才没有伤到女主角。

    “不能在这里打,将他引开!”艾琳一上来就被废了一截触手,不过她也不担心,即便这个身体死亡,她也可以化为灵体逃走,最多就是仪式失败,可女主角死了,他们整个小队的任务就失败了,到时候除了要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