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谁是东门醉(5/10)(为‘晨趋华盖吟骊风’加更)
    “痛痛痛痛……”

    弧安浑身都痛,可等抬头一看,王铁刚那粗糙的大脸,已经要凑过来了。

    “你不要过来啊!”

    心中大惊,弧安手脚并用往后爬去,缩在了光头少年的背后。

    “喂!帮我啊!我是自己人!”

    自己人?

    光头少年摸了摸脑门,一脸茫然。

    “姑娘深夜来访,明明躲在窗户边鬼鬼祟祟,却说是自己人,请恕在下眼拙,没看出来姑娘哪里像自己人。”

    “装什么傻……知道了,我换种说法,我是孤雁门的大师姐,快和我一起御敌!”

    “孤雁门……”

    光头少年愣了下,仔细回想了下,才想起,好像确实有这么个门派拜访过康堂门,因为来的都是女弟子,当时躲在角落的他,还多看了两眼,因此对这位大师姐,确实有点印象。

    “还真的是你!”

    “少废话,先解决此人!”

    “不……你先告诉我,你深夜来我房间,到底意欲为何?”

    光头少年依然保有警惕。

    白天不来,晚上来。

    好巧不巧,刚好赶上王铁刚打进来,才突然现身,怎么看都有猫腻。

    俏脸一红,弧安怒瞪道“我……我出来采花不行吗!你管我!”

    “采,采花?!你是说找男人……”

    “对,就是找男人!第一次采花,没经验被你抓住了,真不好意思啊!”

    光头少年挠了挠头。

    孤雁门的师姐,都这么饥渴的吗……深夜采花……

    啪啪啪。

    就在这世上,王铁刚突然鼓起掌来。

    “原来是一对狗男女,我还以为有同行找我麻烦呢。误会,误会了!既如此,我也给你们一个痛快,留你们两个尸!”

    说着,王铁刚已经挥舞着九环刀,冲刺而来。

    一把九环刀,被舞得虎虎生风,气势汹汹。

    “一起上!”

    “好!”

    光头少年拔出床边的长剑,迎了上去。

    当当当当!

    连续交手数招,光头少年的虎口就隐隐生疼,有些扛不住力道了。

    “我来!”

    弧安娇喝一身,替下光头少年。

    “小心他的……”

    光头少年刚想出声提醒,弧安已经和王铁刚交上了手。

    呲呲呲呲呲!

    几乎是一个眨眼,鲜血就溅了光头少年一脸。

    “啊啊啊啊!我的脸,我的手筋,我的脚筋……他的刀!他的刀法专砍人手筋脚筋!”

    刚刚还貌美如花的弧安,狼狈不堪地滚回到光头少年的旁边,手脚是刀伤,脸上也多了十几道深浅不一的刀疤,基本毁容了。

    光头少年尴尬地道“王铁刚的屠脉刀法,专攻人体筋脉,所以只要敌人稍有大意下,就有可能挑战超越自身实力的强。康堂城发布的通缉令上都有写的。”

    谁会看啊!!

    弧安真的要哭了。

    手筋脚筋被挑断,这等于废了啊!

    我只是想来和队友汇合,招谁惹谁了,怎么就突然变成这副下场了!

    “哈哈哈!臭小子,你还有心情关心你女人?先试试能在我手下坚持几招吧!”

    刀法招式,大开大合,一往无前,直接冲向了关头少年。

    两者立刻交战在一起,却是光头少年落入了下风,连连后退,一下子推到了墙角之处,只能被动采取守势。

    虽没如弧安那般被挑断手筋脚筋,却也见了血,多了不少伤口。

    在康堂门,光头少年这一身实力,力压群雄。

    可面对江湖上的末流高手,这种专业杀手,光头少年明显是力不从心。

    “喂喂喂!别告诉我你打不过他!我可是来投奔你的!东门醉!东门醉!爆发一下呀!”

    弧安眼看情况不妙,连忙朝光头少年大喊。

    东门醉?!

    咔擦!

    似是因为听到了某个名字,屋顶的蒙面人忽然用力一踩屋顶,将屋顶踩出一个洞口,直接坠落而下。

    咚。

    稳稳落地,蒙面人紧皱的眉头,朝里面三人看去。

    “又来一个!”

    王铁刚怒火暴起,暂时与光头少年拉开距离,转身就直接扑向落地的蒙面人。

    “这次你肯定是同行来抢生意的!一个个都看不起我是不是!”

    屠脉刀法!

    刀声呼呼作响。

    朝蒙面人的面门而来。

    脸色一沉,蒙面人摆开架势。

    左手高居过顶,右手画了个半圈,放于胸前,赫然是某种掌法的起手式。

    钢刀砍来,蒙面人精准的一手拍在王铁刚的手腕,攻击立刻发生偏差,被蒙面人躲了过去。

    “竟然?!”

    攻击落空,王铁刚恼羞成怒般,再次砍了过去。

    砰!

    又是一掌,仍然是同样的位置。

    蒙面人其实出手不快,像是以静制动,擅长反手。

    都是王铁刚出手,才被动反击。

    饶是如此,王铁刚也被这两掌,打的有点蒙。

    “青节掌?!你是谁?有这种功夫,只要在康堂城的杀手行业混,我就不可能不认识你!”

    “无可奉告。”

    冷冷吐出四字,蒙面人视线转动,先是看向了刚刚喊出声音的女人。

    她知道东门醉,那肯定也是玩家之一。

    面前这个傻大个,肯定不是玩家,所以这个女人刚才喊的人,定然就是……关头少年!

    呼!

    星汉,就是东门醉。

    我猜的果然没错,今天没有白来一趟!

    说不得,就是一场双杀!

    脚底一蹬,蒙面人越过王铁刚,冲向那两人。

    首先解决女人,再解决东门醉,完美收……

    砰!

    硕大的钢板,直接砸在了他的面门。

    “这就想虎口夺食,老子要扒你的皮,抽你的筋!”

    头晕目眩中,他听到了王铁刚的咆哮声,以及错乱的刀影。

    捂住流着鼻血的鼻子,蒙面人连连后退。

    小看他了!

    高大的体形,竟然还有不俗的速度,这人即使在末流高手中,也算棘手的存在。

    恢复了冷静,蒙面人故技重施,施展青节掌,很轻松地防御住了攻击。

    可想伤到王铁刚的话,却不太容易。

    青节掌,防御还行,攻击的话,杀伤力明显不足。

    “我们走!”

    房间另一边,光头少年背起了弧安,朝窗户口助跑而去。

    “想走?没门!”

    “给我留下!”

    刚刚还在缠斗的蒙面人和王铁刚,几乎同时出手,分别攻向两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