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不可能(1/4)
    亲自接触后,沧正对这一点更为确信。

    东门醉,绝对不是什么萌新玩家,而是非常棘手的高手。

    趁着特殊技能撑腰,以强大的硬实力,直接辗死,才是正途。

    否则正要双方实力平等,进行交战,沧正还真没多少信心和东门醉再一次交手。

    毕竟没启动侠之大者,以常规实力对战,硬实力甚至占据优势的情况下,还被砍下一只手掌,可以说完落于下风。

    若是硬实力差距拉平了,那就更没得打了。

    将视线集中,不再关注其他组织成员,尽量避免触发侠之大者,却不去救人的情况。

    沧正往前踏出一步,狞笑着看向方义。

    “差不多了。现在,该解决下我们的问题了!”

    随着这一步踏出,周围的康堂门弟子,部吓得齐刷刷倒退一步。

    不因为其他,实在是这人太恐怖,太凶残了!

    最开始还好,也就是一剑一人,救下反康组织的成员而已。

    但到了后面,那和齐鬼这等顶级二流高手一样,随手一剑,就能清出一块血色空地!

    随手一剑,所释放出来的剑气范围,所有人都如冲进了绞肉机。

    被斩杀成漫天碎片,鲜血碎肉满地的那种,死伤无数。

    简直恐怖,凶残,毫无人性!

    这就是个魔头,若不是有掌门的命令,跟本人愿意再与其抗衡。

    众人后退,方义却毫无反应,甚至在闭目眼神。

    在众目睽睽之下,沧正将苍天剑,插入地面,对着方义,右手伸出一根手指。

    “一招!一招之内,我就会取你性命!”

    膨胀!

    就是这么膨胀!

    三百多层的侠之大者buff!

    沧正都无法想象,自己实力在短期内叠加暴涨了多少。

    以当前的实力,再去对战之前的对手,那就是大象踩蚂蚁,不费吹灰之力!

    “掌门大人小心!此贼实力,深不可测,恐怕已有二流高手之境!”

    “怕什么!我们掌门大人的实力,也非比寻常,不可能输给他!”

    “就是!还一招就像取掌门大人的性命,他是在做梦!”

    有人愤愤不平。

    可更多的人,却陷入了沉默。

    之前方义与沧正的战斗,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

    先前那一次对招,确实是方义更强。

    可现在,沧正发挥出来的实力,明显比之前强了一大截,根本像是换了个人一样,无法同日而语。

    这种情况,掌门多半是打不过沧正的。

    在众人担忧的眼神中,沧正已经狞笑一声,猛地冲向了方义。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沧正已经消失在原地。

    风声呼啸而过,他们连忙回头看去,沧正一拳打向了掌门面门!

    这一拳,汇聚的内力,凝而不散,仿佛有着开天辟地之能。

    仅仅只是看着,就让人心惊胆战,不敢直视。

    “掌门大人小心!”

    “掌门大人快躲开!”

    众人顿时脸色大变,失声惊呼。

    有些胆小的甚至忍不住捂住了双眼。

    砰!!!

    只听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爆开。

    现场忽然陷入了安静,变得静寂无声。

    那些胆小的弟子们,微微一愣,疑惑地睁开双眼。

    顿时倒吸一口冷气,忍不住捂住了嘴巴。

    在他们的前方,只见沧正先前具备恐怖威能的那一拳,居然被掌门大人,不动声色地抬掌裆下。

    刚才的爆响之音,就是两者碰撞时传出的声响。

    “怎,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再朝沧正看去。

    只见后者瞪大了双眼,满脸的不可置信之色。

    像是看到了这辈子都无法想象的事情,震惊无比!

    “东门醉!你怎么可能挡得下我的攻击!怎么可能!!”

    沧正简直要疯了,要癫狂了!

    三百多的侠之大者啊!

    他就是想破头,也想不出来,在这么恐怖的buff加持下,这场副本,此时此刻,还有哪个玩家能是他的对手,能裆下他这雷霆一拳!

    但是,方义做到了。

    这简直不可思议!

    他怎么可能做得到!

    沧正感到一阵阵的缺氧,大脑一阵眩晕。

    这特么出bug了吧!

    三百多层的侠之大者,实力直接堆到了二流高手顶峰水准都有了!

    面对区区小门派的掌门人,竟然没能一击必杀?

    就算是玩家,又能强到哪里去,如此夸大的硬实力差距,居然没能秒杀!

    沧正不相信,甚至都怀疑地看了眼自己的系统提示记录,确确实实的,三百多层的侠之大者buff还在身上。

    那么……现在是什么情况?

    难道说……这个东门醉,明明只是副本开场一年多时间,就提升到了二流高手巅峰实力?能与面buff加持下的我,一争高下?

    开什么玩笑!哪有这种可能!

    面容逐渐变得狰狞扭曲,原先的淡定心态,早已不知去了哪里。

    沧正只觉怒火蹭蹭蹭地往上冒,浑身燥热,又羞又恼!

    刚刚才还夸下海口,一招秒杀别人!

    结果出招后,却被轻轻松松地裆下攻击,甚至别人半点面子都不给,连让别人后退半步,移动一下位置,都没能做到。

    “你做了什么……东门醉,你做了什么!为什么你能挡住我的攻击!!”

    无能狂怒般的失态咆哮中,方义终于抬起头,缓缓睁开了双眼。

    “一招。”

    “什……”

    沧正刚开口,瞬间感觉到一股让人从头凉脚的恐怖杀意。

    杀意,来的毫无征兆,说起就起,狂暴凶猛。

    何等尸山血海,才能一瞬间就爆发出如此恐怖的杀意。

    瞳孔收缩,沧正惊惧地看向方义,身体已经先一步地疯狂暴退!

    退!

    退退退!

    沧正在退!

    疯狂暴退!

    可距离,就是拉不开!

    无论他如何加速,如何拼尽力地暴退。

    脖颈前的那把黑剑,却始终稳稳地保持十厘米的距离,紧咬不放!

    羞辱!

    这完就是羞辱!

    那十厘米的距离,根本就是东门醉人为的把控在这个距离,专门为了羞辱他而特意维持的。

    之前沧正见识过这把黑剑的特殊变化,能长能短,任意变形!

    除了强度上无法与苍天剑做对比外,其他方面绝对堪称优秀!

    这样一把能随意变形的黑剑,别说十厘米的距离,就是十几米的距离,估计都能通过瞬间延伸,命中目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