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穿越小说 > 才色风华 > 第二十三章 唐母助攻!
    生活开始有条不絮的进行着,随着时间慢慢的推移,晚秋的冷意变得愈加浓重。这些天里,每日清晨时分,温陵河畔岸边,总能看到两道身影在慢慢的晨跑。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速度不快不慢绕着温陵河畔转了一大圈。

    唐宁跟月如似乎已经形成某种默契,每天早上,固定时间,她就会出现在唐府的门口。两人沿着温陵河畔,再绕过对面的青楼,期间在小摊吃些早点,最后又重新回到唐府。

    在吃早点的间隙,唐宁总会胡说瞎扯,各种奇闻轶事信手拈来,有时候会换来林月如的白眼,有时候会被她骂无聊,但更多时候她会笑得非常开心。

    两人之间的距离似乎拉近了不少,彼此也逐渐变得熟稔,林月如心里警惕明显少了几分,原本看向唐宁时,总会冰冷彻骨的眼神,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融化掉了。

    事实上,两人平时聊的话题,都是由唐宁来引导的,终于有一天,林月如主动问道:“你明明不是个败家子,为何以前要装作一个纨绔……”

    通过这些天的相处,她知道唐宁不是不学无术之人,但外界对他的风评却是非常浮夸。

    “纨绔……其实挺好的啊。你看我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每天闲情雅致,还能漫步河畔,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一辈子不用为衣食住行发愁。我老爹这么赚了这么多钱,我不帮他花掉的话……死了也带不进棺材不是。”

    林月如眨了眨眼睛,竟然觉得唐宁说的好有道理,没法让她反驳半句。

    但对唐宁的好奇,却是更加多了几分,诗才斐然,更懂医术,还懂得……毁尸灭迹。实在是难以想象,这会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

    林月如说道:“真是个怪人,难道一点都不在乎外界的流言蜚语,温陵的百姓可是把你称作风流纨绔残渣之人。”

    唐宁耸了耸肩,说道:“这世界不就是这样子,众口杂辞,惑言熏天,小道消息,政治谣言,都会不胫而走。国家都会被人背后编排,更何况咱们这种市井小民。再说他们骂我又能如何,以后来我们唐家酒楼消费,我多收一些银两便是。”

    林月如轻声碎道:“奸商!”

    唐宁笑道:“过奖过奖。”

    两人用完早点之后,往往都是一边散步,一边回到唐府,今日两人刚刚回到庭院,便看到唐母跟唐富贵正在吃早点。

    唐宁行了一礼,说道:“爹、娘。”

    唐富贵点了点头,说道:“回来,饿了的话,过来吃些早点。”

    唐母看了看唐宁,又看了他身后的林月如,眼角的喜意更盛,笑道:“月如一定饿坏了吧,快过来一起吃些早点。”

    对于林月如的身份只知道她身世凄惨,若不是唐宁偶尔相救,可能就惨遭不测。唐富贵半信半疑,唐母对待林月如却是非常热情。平日唐宁去书院上课,唐母生怕林月如无聊,也经常找她一同聊天。

    林月如脸色微笑,说道:“伯母,我跟唐宁已经在外边吃过了。”

    唐母笑道:“外边的东西哪能吃饱,你现在正在休养身体,得再多吃一些才行。”

    唐母太过热情,林月如不好拒绝她的好意,只好坐下来又吃了点。

    唐母坐到林月如身边,又跟她聊了几句。她忽而记起一事,看向唐宁说道:“宁儿,明日便是孙院长的寿宴,你爹有事去不了,你替他过去吧。”

    正低头吃着饭的唐富贵,抬起头来,脸色诧异,正欲说话,脸色忽然变得煞白。

    桌子底下,唐母拧了一下他的腰间,唐富贵心思急转,笑道:“哈…啊哈!对对对,明日还有要事,宁儿你替我去参加孙院长的寿宴。”

    这位孙院长便是温陵书院的院长,尽管唐宁已经在书院学习过一段时间,却只闻其名,不见其人。据说是一位仁师,而且桃李漫天下,因这因为这段时间身体有恙,所以才没有出现在温陵书院。唐宇无奈苦笑,人都病入膏肓,竟然还记得举行寿宴,古人思路有时候很难理解。

    唐母看向林月如,担忧说道:“月如,你明日若是也没事,便同宁儿一起参加寿宴如何?。我实在是不放心让他一个人去。”

    林月如美眸微抬,脸色诧异地看了唐宁一眼,犹豫了下,最后轻轻点了点头。

    见到林月如答应,唐母露出开心笑容,说道:“来!来!月如你实在是太瘦了,得再多吃一些才行。”

    又吃完一份早点,唐宁这才跟着林月如在庭院散步。唐母看着两人离开的身影,露出欣慰的笑容。

    饭桌旁,唐富贵脸色不解,说道:“夫人为何突然说我参加不了寿宴?明日寿宴还要与江南的黄鹤老板商量丝绸的生意。”

    唐母白了他一眼,说道:“生意什么时候商量不是商量,你过后再重新约见商量便是。”

    唐富贵脸色困顿。

    唐母看着远处两人的身影,说道:“年轻人每天只顾晨跑锻炼,这样关系怎么可能会变得更好。要想更进一步,应当彼此漫步街头,花前月下、游玩共赏,这样才能有所进展。”

    唐富贵更加疑惑,不知自家夫人说的什么意思。

    “榆木脑袋。”

    唐母脸色风情,白了丈夫一眼,当初唐富贵追求她的时候,不是挺聪明的吗。这会儿怎会明白不过来,她将心里的想法,简单的述说一遍。

    唐富贵眉头拧紧,说道:“那也得月如姑娘答应才行啊!我们这不是……”

    唐母眼含泪水,说道:“你也知道咱们宁儿现在,想要找到好的媳妇,谈何容易。前些时日,我特地寻找赵媒婆,她一听是为咱们宁儿寻姻缘,直接吓得差点昏倒过去!我不管,月如姑娘,这么懂事乖巧,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

    唐富贵轻声叹息,唐母想了想,说道:“明日西街刚好在举办一场活动,得让宁儿他们马车停在街上才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