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被讹(第1/2页)
    一头系在窗户。

    但是姽婳算错了件事儿,古代的布料不会那么牢靠,刚才她将丝绸床褥从中间撕开,口子有裂处,当此刻的姽婳吊在楼外,就听见那丝帛裂开的声音。

    她本能“啊——”的一声。

    眼朝上,见三楼上红色的纸灯笼夜幕下格外的妩媚,姽婳以为自己要掉下去。

    突然一抹白色身影从眼前晃过,如光一闪而逝,身子跌进一个坚实的怀抱。

    “啊。”姽婳还在鬼叫着。

    “闭嘴!”

    眼突然闪过一张冰山美男脸。

    美男脸,是如何一个美法

    长眉斜飞入鬓,如那皎月冷峰,一双盛满精光的桃花眼,朦胧氤氲如同桃花源里闪过的片片粉红桃花,鼻翼如月轮银勾,有力度的挺起,下唇削薄,让人想起神话故事里蛟龙身上那片半圆形逆鳞。

    加上他浅色深衣,外罩墨线滚边的银色大氅。

    姽婳要疯了,这怀抱虽然坚实,却不温暖。

    终于人不再直线下坠。

    耳边风呼呼划过。

    姽婳感觉一只手有力的把住自己一侧腰身。

    院中的花草景物离她越来越远,物体在视线里也越来越小。

    终于他们从三楼的窗户进去,人稳稳的立在房中,姽婳腰身的手才离开。

    而此刻,不用说,姽婳刚离开的那间房已经被火烧的不少,整个绮红楼一片凌乱,老鸨在楼下乱叫,派遣人“救火,救火。”

    “楼下那火是你放的?!”

    穿着银色大氅的冰山美男开口了,并且对着一方似红木制成的茶具前坐下来。

    姽婳站在原地环顾四周,发现了这个房间的不一样。

    弓戈刀剑,书纸墨画,宝石美玉,珊瑚玛瑙,应有尽有。

    屋中的木质家具是清一色的红木,颜色华丽又庄重。

    琴架上有琴,案上有筝。

    还有靠近东窗梅花矮几上精致的香炉,从香炉里发出清甜香气。

    加上门口那价值不菲的珠帘。

    真是好看,像个女人的房间。

    “呃”

    她淡淡的语气算是应了,接着

    “这是什么地方…”

    姽婳好奇的眼神,在原地转了两转。

    妓院里还有这样的一间屋子,那会儿姽婳被人抱着从窗子飞入时,大抵知道这是右边第三扇窗户,也就是第三间屋子,好像是犄角处。

    这样单列出来的一间房对整个妓院有何意义。

    并且,古代妓院不是女人住的地方么,怎么有了这么一个跟女人媲美的男人。

    “为什么。”

    于是这男人又开口了,举着一紫砂茶杯不看姽婳漫不经心饮着。

    姽婳还在想着妓院怎么会有男人住里面。

    难道是鸭子?!

    高级妓院不仅有服侍男人的女人,还有服侍女人的男人?!

    可是,姽婳再回头看着男人的面庞,摇摇头,看着气质不太像啊。

    这么冷着张脸,那客人还不被他冷跑啊。

    “本公子问你话!”

    姽婳听见了,不用他提高音量。

    她掏掏耳朵,故作轻松的摇头。

    “把进入绮红楼的好人家的姑娘当妓女糟蹋,绮红楼草菅人命。我不过帮好人们干了点事儿而已”

    正当姽婳脑袋里一团一团的谜团没等人解开。

    听见外间楼道上叮叮咚咚的声音。

    姽婳再往门口一瞧,才发现外间门口站着老鸨和两个穿着青衣的守卫。

    老鸨站在门前

    “公。公子。”

    年轻公子脸色一沉

    “就在刚才。二楼房间的火已经扑灭了。”

    姽婳站在房间里看老鸨。

    老鸨抬头才看见姽婳。

    眼睛瞪大

    “你…你。她。”

    又看向旁边的年轻公子。

    那人的脸色很沉。

    “老鸨,跟我解释下。”

    老鸨浑身肥肉一抖,膝盖一软,整个人不由自主就跪下来。

    “公。公子…”

    老鸨见瞒不住,便只能一五一十的说了。

    “你该当何罪。”

    “公。公子…”

    “滚…!”

    年青公子怒吼。

    姽婳在旁边松了口气。

    误会揭开了,是不是表示她无罪了。

    但无论如何,这人救了她。

    “多谢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