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谈判,条件(第1/2页)
    但是,姽婳的性子,也有积极乐观的一面。

    她可以跟那人好好谈谈,事情总是谈出来,相互让步吧。

    果然半个时辰后,那人进来。

    却披了斗篷。

    他咳嗽着,此刻,姽婳才发现他捂住嘴的手枯瘦如柴,明明是黑夜,却亮的晃眼。

    他身后的丫鬟还跟着。

    “雨柔,帮我把斗篷拿下来——”

    姽婳在这里待了一个时辰,两个小时,现在竟完无视姽婳的存在。

    那绿衣女子上前。

    姽婳心里得意的想,原来这姑娘的名字叫‘雨柔’啊。

    真好听。

    她上前为那称呼为‘公子’的人,小心细致的解着那斗篷的带子。

    就姽婳的角度,姽婳只觉得那双手真好看,侧对着她的脸,肌肤娇嫩,也很好看,那红红胭脂,看得人心生怜悯。

    可惜了,姽婳不是他们这时代的女性。

    她一脚豪迈踩在椅上

    “咳咳。我在这里两个小时,脑袋都想痛了,就这么说吧,你想要我赔多少”

    男子转身。

    斗篷已经搁下,他一身淡白衣裳显得清风素雅。

    他很自然的举动吩咐身后

    “雨柔,把账本拿来。”

    那雨柔即刻转身去了外间。

    片刻,捧了一本红面的本子进来。

    “金丝藤红漆竹帘两挂,五彩线络盘花帘两挂,漆器、家具、乐器、屏风、盒匣、盆碟一百两,挂画三幅,汝窑花囊一对,二十两,还有…”

    算盘拨的蹦蹦响。

    姽婳的背脊发麻。

    “最后,大火引起的骚动导致绮红楼短时间内声誉,生意受损,结算银子,一共一千八百四十两”

    “啥。”

    一千八百四十两。

    姽婳搁在桌凳上的腿一软。

    差点人站不稳。

    一千八百四十两,在古代是多少钱,现代又须得多少钱来换。

    她现有只有一百两。

    姽婳脑中想的是,最近白银市价如何,五十元一克,现代一斤十两,古代一斤十六两,一两五十克,五五二十五。姽婳心算。

    这得花老爸多少工资啊。

    又想到这时代,古代物价这么高么,可是这些天姽婳也在集市到处买东西,没觉得这价钱如此高啊。

    赔么,可是姽婳深深的觉得这数目真不少,她现在哪里拿钱来赔。

    说不定被讹了

    “我要报官”

    她换了个姿势,怀揣了手。

    她还不信了。

    让她置于火坑的是他们,推她入火坑的是他们,最后见死不救也是他们。

    就算去官老爷面前,总要讨回点理吧。

    “要报官么。!”

    忽然,悠闲的声音,一张俊美的脸孔在姽婳面前放大。

    接着,那慢悠悠的声音更懒了。

    “知道刚才在下面干嘛么,官府的人刚走。”

    “天胤国律法,打人者除了赔付伤者医疗钱外,入狱一年零三个月,杀人放火未伤人性命者,棍刑,入狱三年上十年下,而你入绮红院,被客人胁迫,这些事情我们并不知晓,何错之有。”

    姽婳气急

    “你们明明。”明明知晓

    “有证据么。”

    悠悠的声音打断她。

    姽婳气急。

    “被你打的人那是东边一条街的扛把子,汗胡子,怎么,你还想报官么,挨了打,还是坐了牢,被那汗胡子抓回去当小妾,要不在东街见一次打一次”

    姽婳惊住。

    她不想坐牢也不想挨打,没想到,第一次上古代妓院就栽了。

    而且栽的不明不白。

    她不要坐牢啊,坐牢了这几年她就不能回到现代,不能见父母爷爷了。

    留下案底,以后混社会不好混啊,哟喂。

    不能回现代,不能找爸爸要钱,没有钱粮,她要饿死。

    半晌,她漏出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那。能不能赔少点。”钱不够

    “不行。”

    没等她话讲完,一道清冷的话语毅然打断她。

    “对了,你刚才放脚的凳子,上好的黄花梨,刚刚在上留了一个脚印”

    “再加二十两。”

    姽婳咬唇,这就二十两!还不是讹。

    “一千八百六十两。银票还是现银”

    姽婳的脸色由苍白转青白。

    忽然意识到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