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第1/2页)
    连花妈妈也不敢像以前那样偶尔颐指气使的使唤她。

    更有好处就是。

    她能发现这令公子的秘密。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知一个人的最好办法,就是待在他身边,了解他的方方面面后,从身体上或者心理上击败他。

    然后,在这阁楼的数日,被姽婳每日追踪,结果她还真追踪出几条关于这令公子的秘密。

    比如,这令公子阁楼总会时不时出现一些人,这些人来时,都装扮隐秘,好几次从姽婳面前走过,姽婳连他们面也没看清一个。

    当然,这雨柔姑娘据说是跟着公子很久了。

    据老鸨妈妈说,公子在这绮红楼时身边就跟了雨柔姑娘。

    除了门口的两个小厮,这阁楼里格外磕眼就是姽婳了。

    “军安大人,喝茶。”

    阁楼里只要进了客人,雨柔就会将室内的珠帘放下。

    内室里也只留雨柔招待。

    人在室外廊上,隔着轻晃珠帘,看里面案上香炉升起的袅袅烟。

    几日前,尤其刚来的几日,除了打扫,姽婳这种身份是不允许在内室里待的。

    当然现在,可以去内室打扫。

    但如果来了客人,他们也是不会被让进入的。

    但是今日姽婳不一样了。

    别人不许她进入,不许她听见,不代表她不能在外室门口偷听偷看。

    就算现在被逮住,也不至于像刚开始那样立即碾她出去。

    再说,她刚进入这里。

    雨柔防她防的可严实了。

    眼神里都带着戒备。

    “传说天机轮盘在上个月中旬亮起,一直没有下落的紫色珠被发现在一贩猪崽的商人贩卖的猪崽的肚子里后被拉出来,寻元一直在追踪这件事情,可是上个月末,那紫色珠突然又没了下落”

    “当初太祖怒,亲毁天机轮盘,盘上的七颗珠掉落,后不知所踪,除了江南甄家收藏了两颗,其余三颗在司天监,由朝廷收纳,几年前,绿色珠被一外域珠宝商人发现,被将之高价卖给国内一著名珠宝商行,然而七珠里面的紫色珠至从被遗失,之后一直下落不明。直到几天前有人在闹市发现”

    令掖首略略抬起,挑起的眼尾里面一抹犀利,他一只手搁在案上,长长的有墨竹纹袖口垂下。

    他端起茶水,久久,并没讲话。

    “无独有偶,上个月,甄家被盗,家中物件被翻,结果,经核实,便是两颗盘珠失窃”

    “天机轮盘的事,已经数年没人提起,如今又被人重新提起”

    “不管怎么说,紫色珠——”

    “惠帝那里如何”

    令掖淡淡的面色道

    那人愣住“这消息才没几天,应该没传达京城”

    “王爷的意思,想办法拿到紫色珠。”

    见令掖的神情,大汉也丧气的很。

    “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用,只听说近年来一直活跃在世的江湖组织,什么乾坤教,明剑山庄都有派出人手打听紫色珠下落。”

    “明剑山庄是郭老六的那明剑山庄”

    “是的。”

    令掖沉吟

    “王爷的交代的事情我知道了。你去吧。”

    “小的告退。”

    姽婳拿着麻布在地上擦。

    其实刚才她也听得不真切,就听见什么紫色珠,王爷。

    难道这令掖是为封地上哪位王爷效力?!

    这绮红楼的地理范围在江荆,天胤国中,这里是七王爷韩王地盘。

    据姽婳所知的,这韩王一向和惠帝关系好啊。

    他找这紫色珠有什么用。

    姽婳也不知紫色珠,她脑袋里会想,是什么样,为什么叫紫色珠。

    天机轮盘又是干什么的。

    所以,她是不是可以猜测,这令掖在为七王爷办事儿。

    所以这绮红楼后面背靠的主人,是七王爷?!

    一想起这个,姽婳背脊一阵凉。

    毛骨悚然。

    “你在这里干什么。”

    雨柔的绿色裙摆在姽婳手上晃动,姽婳人一顿。

    继续挪动着抹布。

    干嘛,擦地,没看见。

    “有客人来你不能在外面,没跟你讲过么,出去,快出去。”

    姽婳对雨柔没啥坏感。

    果然抱着抹布就出来了。

    只是里面突然一道清冽的声音。

    “雨柔,怎么了。”

    雨柔迈着裙裳又进去了。

    姽婳猜这人肯定告自己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