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紫色珠(第1/2页)
    这两天,天涯海阁的令公子浑身起红点。

    找了专用的大夫来看。说是皮肤沾了一种会让人过敏的花粉。

    最后这种花粉在公子褪下的衣物里找到。

    急的雨柔直怨怼。

    “怎么可能,公子的衣服一直是我收着啊。”

    天涯海阁除了雨柔的几个下人,姽婳还有两小厮,眼观鼻鼻观心。

    “所以你才更应该小心啊。”

    雨柔面带忧虑送走了大夫。

    是她不小心,以前天涯海阁并未出现过这种事儿。

    到底是谁呢。

    自然雨柔第一个会想到姽婳。

    可是,这丫头应该没这么大胆子,再说,她也找不着机会碰公子的东西。

    于是,雨柔想到二楼的胭脂,墨莺,恰好两天前来找她借衣服的线,二楼的姑娘莫不是对公子抱着幻想,就她知道的,墨莺和胭脂心中暗想公子许久了。

    是否只要把她从公子身边剔除了,她们中间一个人就有机会跟她现在一样在公子身边服侍。

    也不想想,她们都是青楼的妓女,服侍公子,她们配么。

    或者,就是整个楼里干粗活的小宛,小红。

    一想就想到更多种可能。

    雨柔心里安慰自己,还好只是花粉,让公子过敏了而已。

    令掖的心思是不放在这上面的。

    虽然他也觉得此事件很蹊跷,但是这些交给花妈妈或者雨柔调查就行了,他懒得费心。

    然而,红点,开了药,喝下去,并没去减少,反而更多红点出来。

    午后,令掖大公子开始咳嗽。

    雨柔围着公子的床榻忙前忙后,心里焦急

    姽婳端药。

    谁也没想到,这病越发不可收拾,第二天,这公子突然发高烧。

    这一高烧,过了半个月才好。

    这半个月,从抓药,拿药,煎药,雨柔一手操办,不经别人手。

    这令掖公子的病终于好了起来。

    姽婳得罪了人,知道迟早要离开。更何况,天涯海阁,她偷听到不少秘密。

    天涯海阁,这两个月,姽婳见过各种各样的人。他们有的飞檐走壁直接进入阁楼,有的借逛青楼的名义带人上来。

    总之,经过姽婳这两个月探查,这绮红楼楼下两层虽然打的妓院招牌没错,实则三楼,由令掖公子牵头的,这里就是一个获取套出和放出整个焱国朝堂或者江湖情报消息机构没有错。

    令掖公子手里也是遍布人脉的。

    姽婳被老鸨叫去市场买菜,从绮红楼侧门出去,恰好正门进来几个人,又是黑衣斗笠,这个月,姽婳见这种人次数很多了。

    正当姽婳注视他时,那人也恰好转脸过来,那两道浓密眉毛,狭长眼眸,眼周围遍布经风霜的细纹。

    那锐利的目光,直到盯在姽婳脸上时一凝。

    姽婳立即心道一声‘不好——’

    姽婳将头压低,手肘挽着的竹篮也压低。

    是他?!居然是他。

    别人不认识,但是他,姽婳见过的。

    在渭南王府上见过。

    是姽婳见过的渭南王身边唯一的侍卫,武将,精武。

    艾玛。怎么又在这里遇上他了。

    姽婳快速的闪到门外。

    精武对身边一下属点点头。

    那人亦对精武点点头,看姽婳消失方向,跟了上去。

    姽婳手里抓着一吊钱。

    采购青菜,豆腐,猪肉…。

    姽婳来到一老婆婆买菜的摊子前,姽婳看这老婆婆佝偻着腰,衣衫褴褛,满头银丝。

    姽婳抓起青菜。

    “婆婆。这青菜怎么卖。”

    老婆婆抬头,满脸皱纹五官挤在一起,像被风干的核桃壳,牙齿掉了一圈,口齿便不那么清晰。

    “十钱。十钱拿走。”

    姽婳数着铜钱

    “老婆婆,老人家难度日,多给你五文吧。”

    虽然姽婳欠着绮红院一千多两白银,但是她生性豪迈,属于不拘小节的人,她的帐另外再算,一点都不影响她现在对别人出手大方。

    再说,没有现代的老人福利保障制度,这些老人只能过一天算一天,苦难的底层劳动人民。

    老婆婆对着姽婳上下一打量,笑眯眯,漏出无牙的牙龈

    “丫头,看你人心不错,我这里有个东西,给你。”

    说罢,姽婳看那老人突然抬起手腕,伸出右手手指在无牙的口中乱掏着什么。

    姽婳急忙

    “不用啦。不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