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莱娘(第1/1页)
    姽婳将他推出马车。

    心里想这兄弟果然老实…

    结果人走了,才发现自己手上绳索没解。

    原来莱娘,在绮红楼里还有一个老相好,也许是抱着同姽婳当初救莱娘一样的目的,同情,由乔装后的姽婳混入绮红楼,在这位老相好帮忙下,姽婳取出了行礼。

    对于姽婳来说,只要自己的包裹能取出来,万事大吉。

    那莱娘的相好是绮红院下人里粗使小厮,名叫‘河童’的,有莱娘的信物加上姽婳的口述,才帮忙姽婳从绮红楼拿走最后的包裹。

    最后,那河童送姽婳从后门出,眼圈红了,问莱娘的处境如何。

    姽婳到觉着这河童对莱娘几分真心,便据实说了。

    其实,莱娘的去处她暂时没有想好,不过,她很感激莱娘这次救她,想到这女子内心的侠义同她外表的柔柔弱弱不相符,心里美滋滋。

    六儿不知道人怎么跑了。

    三儿同精武回来时,车夫在打瞌睡,不见六儿的影。

    半晌,见六儿从绮红院一边跑来,才知道追人去了。

    人丢了,再想要寻,便难了。

    精武脸色不好,在三儿六儿依次将事实具告

    “蠢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精武冷如寒冰脸色,狠狠的骂下属。

    好不容易在这地方见着这丫头,他一直就觉得奇怪,第一次王爷就不该放这丫头离开。

    怎么说,看看,他就说这丫头来路不明,进王府目的不纯。

    从王爷放她走,精武至今耿耿于怀

    如今在绮红楼发现她,还说她不是内奸?!不是来王府当卧底的,不是待在这绮红院收集情报?!还是她本身就是为绮红院收集发散情报,消息,总之,从哪一点看,这女子都不好。

    他带回去本来是要替王爷细审的。

    结果被他的这草包属下——

    如此,功劳没捡着。

    “走…”

    那女子诡计多端。

    精武没法只当来这一趟没打算处理这个事情。

    姽婳实在感激通过莱娘,找绮红院内院小厮河童拿到包裹,这证明这,从此之后,她就是自由之身了。

    那绮红楼当然不想放过她。

    但她不是这朝代的人,是不入籍贯的人,不怕被抓啦。

    且说,那日姽婳救了莱娘后,给了莱娘十几辆银子,莱娘趁着那日混乱逃了出去。

    但是,她一妇道人家,根本没法维生。

    而且知道姽婳帮了她,心存感激,那之后也担心姽婳怎么样了。

    那日之后,虽然莱娘出了绮红院,却日日乔装打扮在绮红院侧门口,通过进出绮红院的人暗暗打听姽婳消息。

    自然她是从绮红院逃跑出来,又是罪臣之女,不能现身。就数次躲在绮红院外面大红柱子朝里张望。

    没有人脉,又怕暴露自己身份,花钱打听出的消息也就那么点。

    知道官府上过绮红院台阶,不知道有没有抓住人。

    有消息说,那日放火的人抓住了,已经吃牢饭了。

    莱娘心内绝望,却还是日日去绮红院门口等,看。

    她只是觉得,如果姽婳能平安从绮红院里出来,她便感谢老天,自己命还了也值了。

    结果两月后的这一天,她还真见着姽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