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被救(第1/1页)
    结果两月后的这一天,她还真见着姽婳了。

    不过看见姽婳被人掳上马车,她想救姽婳,便一路跟着那马车。

    马车停在绮红楼前,莱娘不敢露面,怕惊扰了那两人,等姽婳支开那些人,她才蹿上车,短时间用姽婳袖子里的小刀。

    帮姽婳割开绳索。

    知道姽婳想拿回放在绮红院的行李,恰好在绮红院有一个蓝颜知己河童,莱娘刚入绮红院那时日,常常背地里抹泪,河童安慰,一来二去两个人结下友谊。在河童帮助下,偷走行李。

    精武实在气郁,今日他跟令掖提这丫头,不过一丫头而已,令掖还不松口放人。

    更恼的是,这两人却把人丢了。

    啊,外面的空气真好啊。

    姽婳缠了包袱,不仅摆脱了那两笨蛋,也出了绮红院,姽婳那点小伎俩,骗得过绮红院其他人骗不过那什么公子,趁着那公子身体没好,早跑早好。

    要不怎么说危机也是机遇。

    爽啊爽,恢复了自由的姽婳,仿佛一只张开翅膀的小鸟,去它的,那绮红院潮湿阴冷的下人房,还有肥冬冬的老鸨那满脸肥肉挤在一起的凶悍样。

    这一次都离她远去。

    包袱里有齐备的罗盘,地图,资料小册子,还有符纸。一些衣物,首饰。

    于是,此刻的姽婳和莱娘,两个人算是患难之交。

    莱娘在古代社会长成,原本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姐,没有姽婳,根本不会谋生。

    而姽婳,此刻身上没有银子,好在她学了些法术,可以驱魔降邪,赚些钱粮。

    莱娘没有家。

    而姽婳四海为家,来这个世道目的很清楚,可是要找到那一魂实在是太难,今日不知明日何处。

    低头看看衣裙上的玉佩,里面有教门的法器紫坤。

    佩戴在裙摆上太招摇了,姽婳想了想,还是取下来,放包裹里。

    莱娘没有去处,就后头乖乖跟着姽婳。

    脸上抹了些灰乔装过,也没人认得出她。

    游历通州山水。

    走过漫山遍野的野花,在河滩上。

    对着河水,姽婳给莱娘重新挽着头发。

    摘过手旁一朵白色小花。

    别在鬓发上。

    姽婳笑着问莱娘“好不好看。”

    莱娘看向河水中自己的倒影,羞涩的点点头。

    当问到莱娘过去在尚书府的生活,莱娘大多都面色忧伤,闭口不提,偶尔生活在现在突然和过去的某一些境况相似重叠,就出一小会儿的神。

    偶尔会扯姽婳的袖子,主动谈起过去。

    尚书府里的人,主母,莱娘不是主母的孩子,是爹的妾四姨娘的孩子,尚书府的小姐有十二个。

    曾经尚书府的日子不好,但有吃有穿,至从爹出事儿,她被卖入青楼,连最后稳定也失去了。

    入了绮红院,就怕,一直怕,老鸨让她接客,她不肯,被打手用鞭子抽打。

    “这是什么。”

    莱娘见姽婳拿着一个奇怪的东西对自己脸上喷东西。

    姽婳得意笑笑。

    “保湿水。”

    “用清水洗脸的早上,喷点它就好了,能保湿一整天”

    莱娘仔细盯着姽婳手中淡蓝色的‘小瓶’那是瓶么,看那质地,不是瓷瓶,不是木头,她发挥脑袋她能想象的所有。

    还是没见过这种材质。

    而且,更奇异的是,那气味,莱娘直觉好闻,她出生尚书府,也是大官之家,从小也见过不少好东西,外面舶来品,宫廷的精美华贵,民间工艺小巧。

    那气味,虽然好闻,却不是她熟悉的花香果香,在她记忆里,桂花的香味就算是最浓郁清新了,她却喜欢玉兰的花香。

    “这东西效果好,是给我们这种年龄段的小姑娘用的,来来,刚洗了脸,你也来喷点。”

    莱娘连忙用手挡了,一个劲摇头

    不。她才不要。

    怪怪的。

    而且,她这个年龄,十七岁了,早早的大姑娘,再过两年就是民间的老姑娘了,哪里还是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