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一口老血(第1/2页)
    姽婳嘟着嘴。

    姽婳把身边的包袱拿起来,把四角折了又拆开,拆开了又折。仿佛她手中的就是这不要脸的无赖王爷。

    姽婳便拧着包袱布料,便咬唇。

    哀怨的看旁那闭眼养神如一尊玉佛的人。

    她不是奴隶。不是奴隶。不是奴隶。!

    很显然,简玉没有将姽婳的哀怨放在眼里。

    经过一天半的赶路,马车停在渭南王府门前。

    简玉先下马车走了。

    然后刘公公,最后剩下姽婳和花姑。

    花姑瞧着这府邸气派,许久不敢下马,后从马车里伸出脑袋,哆哆嗦嗦朝外一瞄。

    瞄到‘渭南王府’几个大字。

    “王爷,你为何要留下姽婳姑娘。”

    一前一后进入书房。

    刘公公便觉得奇怪。

    简玉转身,让外衣脱下来放书案前长椅。

    “不为什么,觉得她身上有别于其他人点,留她在王府,先看看吧。”

    刘公公出去,转身合上门

    下台阶嘟嚷

    “明明就在意的不行,为什么就是不讲出来。”

    如果不在意,当初会赶姽婳姑娘走?

    一个奴婢的去留何时轮到他堂堂王爷出马?

    当初,说姽婳姑娘心思不正的是他

    留玉佩让姽婳姑娘去那秘密后院的是他。

    出面赶走姽婳姑娘的也是他。

    如今遣人寻回的是他,不冷不热的态度依然是他。

    真不知王爷的想法。

    刘管家边走边摇头。

    姽婳回到渭南王府,不管简玉这个渭南王爷在天胤国臣民口中当的多不如意。

    但他的身份只要够压姽婳一个头就足够了。

    更何况,并不是只压了姽婳一个头,连她的脚指头都一并压下来。

    当初那张卖身契,更说姽婳是渭南王买进的奴婢,可是,他当初放她走时怎么说的他忘了么。

    姽婳唯一的失误就是没讨那张卖身契。

    姽婳又住在南边下人房里,这陪着她的,还有花姑。

    住在渭南王府的这许多天来,花姑又勤劳又善良,简直古代贤妻良母标配。

    姽婳听从这王爷的意。

    去东边堂子里驱了两天鬼。

    其实有个毛鬼,姽婳第一次来这渭南王府就把前院和中院翻的干干净净。

    这王府是选址新建,不过几个年头,哪里有那么多鬼。

    不过为了配合这王爷癖好。

    姽婳还是准备了符纸,符水,天灵灵地灵灵大闹了两场。

    东边闹完了去西边。

    直到有天。

    姽婳把她的驱鬼符纸等等去简玉的书房,放在他书案前一字排开。

    “这是什么。”

    “鬼都驱走了…”

    意思是,可以放人了吧。

    简玉镇定抬起黑眸,看了姽婳一眼,随后黑眸敛下,银色滚边天蓝色衣袖拂过书页面。

    “后院还没去吧。”“去看看,那地方估计很多了。”

    没有没有,而且,谁想在这鬼地方捉鬼啊。

    姽婳气的一口老血。

    手捂住胸口…

    花姑在下人院拿着扫帚洒扫。

    “怎么了吗。”

    花姑心眼实,拍着姽婳的手

    “姑娘,你好好捉,多捉几只,捉完了王爷肯定放你出去。”

    于是,姽婳花了半个月,在后院装神弄鬼了一番,专门会了会上次见着的老头。

    依姽婳的预计,那老头肯定是渭南王府秘密,这次去定是人不见了。

    哪知不仅见着人了,却还精神矍铄。

    姽婳便已经怀疑他是不是渭南王府秘密了。

    前前后后,已经一个月,除了之前认识的春缨,夏柳。姽婳成功和下人房的几小厮也混熟熟的。

    偷石榴,逮麻雀,这种事情没跟着少干。

    于是,半个月后姽婳又跨进简玉的书房。

    这次,她端正了态度,是抱了一心要走的决心,不过一破落户王爷,也拦得住她?!

    “王爷。后院鬼也驱干净了。”

    说完这句话,也不如自己原先预想也有底气。

    低头看自己的脚丫,千万别跟她说什么柴房,伙房类的。

    简玉见她任务完成的挺快,这次来,说话也有底气多了。利索。

    “这样。”他看了她许久,姽婳一直知他眼睛漂亮的不像话,所以,不敢跟他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