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裤儿都输脱(第1/1页)
    二十大板?!

    “我。奴婢。挨打么。”

    简玉忽的笑笑。

    笑意和熙,便如月轮撒清辉于人间。

    “你不挨打。”

    那小样,他都懒得打她。

    看那苍白的小模样。

    “你喜欢赌博,这样,限你两天内,你们称这东西为麻将是吧。把这玩意儿给刘总管,本王,还有吴总管教会了,你喜欢玩儿,本王陪你玩。”

    刘总管“王爷。?!”他不会啊

    简玉没理他。

    姽婳抬起眼泪汪汪的眼。

    她怎么听来都不觉得这像个好主意呢。

    但比挨板子好。

    简玉转身走了,天蓝色衫子在视线里渐行渐远。

    姽婳垂头丧气回到下人院…

    花姑觉得奇怪。

    虽然有时姽婳输了钱回房时会垂头丧气,可也不至于像今日这般泪两行。

    姽婳一五一十给花姑讲述完毕。

    这王府是龙潭虎穴,迟早要走人的。

    但是离开之前,她是需要过时空隧道,回一趟s市的家里。身上钱粮不够,须得回去及时补给。

    再说了,总被人这么欺压不爽啊是不是。

    简玉是郡王又怎么样,郡王就拽了。?!

    她总要找找办法医治他。

    尤其是她这一出王府可不能再回来。

    狠狠给他一个教训。

    让他这个破落户王爷知晓知晓自己厉害?!

    姽婳没敢闲着。

    第二日,带着她的麻将牌去找了吴总管。

    相比刘公公,吴总管这个人好打交道多了。

    知道昨日她玩牌被抓当场被王爷呵斥了顿,还交代她把他指定的其他两人教会。

    吴总管算是配合。

    刘公公就不同了,不仅高傲的抬起鼻孔对姽婳‘哼哼哼’一下午,还笨,硬是让姽婳教了整整两个时辰。

    于是,过两日,简玉兑现他的承诺。

    大午后的,带着吴总管,刘公公跟姽婳玩牌。

    刘公公是个人精,只看主子脸色,疯狂喂牌。

    而在姽婳面前,简玉也算是主子。

    而且这件事儿自己有错在先,简玉没体罚,自己该庆幸,气势就短了。

    然而,简玉似乎比姽婳想想中玩的投入。

    “三筒。”

    简玉道“碰”

    “清一色三杠大对自摸七番。给钱。”

    刘公公抱着那柳叶荷花的钱袋,嘟着嘴。

    “咋就把把赢。”

    自己钱袋里这几个铜板。

    姽婳脸色是最差的,今儿一下午,她之前存的钱还有前几日沾沾自喜在小刘小赵那里赢的钱输了。

    简玉每次一胡就是大的。

    一番就一倍,她那口袋里的几个铜板,真的不够数啊

    “五条。”

    姽婳眼一眯,欢喜的笑,正要碰。

    突然对面。

    一张牌倒下来

    “吃。”

    姽婳悻悻将手缩回。

    只能继续摸牌

    “六筒。哈哈,我要”刘公公才大声笑出来

    “龙七对断一九,来来来,两家给钱。两家给钱。”

    姽婳拾起腰间腿上那已经干瘪的钱袋,欲哭无泪。

    两个时辰过去了。

    见右侧上位那位清隽男人端端跪坐着稳如泰山。

    完没有歇场的预兆。

    姽婳心内哀叹一声,又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来。

    “大对带根两番。”

    “哈哈哈。清一色。这就是清一色嘛,我做成清一色了。”刘公公欢喜的很,拿着那木牌高兴手不停甩摆。

    简玉看向刘公公,唇角淡淡笑。

    他面前的银钱铜板堆成小山。

    最终,日暮了才放姽婳回来。

    包袱里两套仅供换洗的衣服裤子都抵出去了,她不想说还分别给刘公公和吴总管一堆白条。

    简玉手里也有她写的欠条。

    晚饭花姑给姽婳留了一馒头,见她一回到,倒在床上,呵欠连天,满脸疲惫。

    脸色也不好。

    估计是输了,少不过过来问问,安慰安慰。

    可她哪里知道姽婳的痛啊。

    输的裤儿都出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