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大白闯祸(第1/2页)
    可她哪里知道姽婳的痛啊。

    输的裤儿都出脱。

    “姽婳。”

    林妈妈拉开落地窗帘。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进来。

    “你这孩子最近一段时间都在忙什么。”

    “那边如何了,你吃住可习惯。”

    “看你现在,人瘦了一圈。”

    姽婳头埋在羽绒被里不想起床。

    该死的刘公公扣了她的包裹。

    里面可有法器紫坤,还有其他一些必用东西。

    别的奴才告假就行,偏偏刘公公说了,她身份作假,来历不明,不能轻易放,如果不是欠条日期到了她无力支付,并且私下承诺给刘公公三个点的利息,加上花姑在府中,如果她三日不归,就处死花姑。

    姽婳真不想回去那鬼地方了。

    现代多好啊。

    睡她的席梦思,软软的床,软软的被子,还有一早妈妈准备的早餐。

    姽婳穿了睡衣,懒得换。

    稍稍洗漱了坐在家中白色大理石餐桌前。

    喝着牛奶,嚼着面包。

    林妈妈帮她弄好了房间床被。

    “要去跟老师说一声,你回来了,上几天的课,反正大学课程,要不你带了书,平日看看,总不能期末科科挂”

    “中午旌阳大酒店吃火锅么,对了,你爸爸中午不回家,在外约谈”

    “哎,你大舅他小舅子回来了,今日大酒店请客呢,带了一个女朋友,你也一起跟去看看,帮着参谋参谋”

    姽婳一口牛奶咽下,老妈就是这家长里短的兴趣的很。

    不耐道“妈,人家家事儿你就别管了行么,人家两个人只要真心喜欢,你瞎参谋个什么啊”

    林妈妈走过来。

    拿掉客厅穿衣镜上的围裙,抖抖

    “哎,话不是那样说的,这总是亲戚,帮帮忙总是不错的”

    姽婳杯子里举着的牛奶只喝到三分之二的位置,翻白眼。

    明明就是满足自己的恶趣味,控制欲,还一本正经说帮忙。

    “哎,姽婳,你在那边过的如何,如果不好过,就别去了,你爷爷说的哪些,我总是怀疑的,你也知道,妈妈一向不信那些”

    林妈妈说的是姽婳爷爷讲过姽婳灵体残缺的事儿。

    林妈妈一向不喜欢家里弄什么玄学,符纸符水,总觉得这些都是莫须有事情。

    更重要,姽婳离家这段时日,她实在想的很。

    她的幺儿独女,小时候一刻也离不了。

    现在几个月时间不在身边。

    她便觉得,姽婳真读不好书也没啥,家里养得起,但是只有爷爷讲的这,说如果姽婳找不着自己那一魂后面会痴傻,她是妈妈,再怎么不愿相信,也不得不配合着来。

    可还是舍不得丫头离开身边片刻。

    姽婳听妈妈的话,忍不住怼她

    “那我的确去了那地方你说咋办?!”

    林妈妈不说话了。

    对着客厅里的穿衣镜坐看右看起来。

    “姽婳,你看看最近我是不是瘦了。”

    林妈妈对着穿衣镜陶醉了起来。

    姽婳翻白眼。

    “妈妈,你帮我找找在医院里工作的阿姨吧”

    林妈妈觉得奇怪了。

    转身过来

    “为什么啊,你生病了么。”

    林妈妈快速奔过来,手放在姽婳膝盖上。紧张道

    “哪里病了。”

    姽婳翻白眼。

    为什么一定要病了才找医生。

    “这是药品,钱,防身用具,这些,都带着。”

    姽婳果然又背了一大包袱,沉甸甸从无身崖背下来。

    一路上躲过流民和乞丐。

    而现在在外,她一报身份是渭南王府的人,在南边这么一小块地方上,谁敢伤她。

    于是姽婳顺利进了府。

    不仅还清了赌债。

    还喜滋滋送府中人礼物。

    对于这些没吃过小猪形状的包子还有没见过褐色高粱馒头的人,一定会觉得姽婳果然有个亲戚在天胤国是大官。

    至少是富家。

    表情唯一凝重的是刘公公了。

    他数次派人查姽婳的身份没查到,就连花姑这次跟着一起进来的花姑,也不过查了个大概。

    前户部尚书杨铭获罪,这花姑是府中的丫鬟还是主子便不清楚。

    被卖到妓院后改了名,现在的名字亦不是真名。

    原本以为这一次放姽婳必是有线索,结果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