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离开(第1/2页)
    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的来这个时空,自己小命会如此脆弱,以前爷爷爸爸妈妈苦口婆心让她多练习的防身功夫。

    “谁。”

    明显的黑影从窗外一闪。

    姽婳一手抓了桌上的包裹,快速两步上去,将房门拉开。

    右边的灌木丛枝叶轻微摇动。

    姽婳快速跟上去。

    终于到了一处,面前一丈高的围墙。

    姽婳将手中的爬墙工具一扔,爬墙工具一端是钩子状,抛出去固定在围墙顶。

    攀着绳索哧溜哧溜便上了高墙。

    收好绳子一跃而下。

    由于身上包袱较重,姽婳奔跑起来吃力。

    但是,勉强跟上前人的脚步。

    那人身手矫捷,在姽婳眼里便是身轻如燕,但是,每当一个拐点出现时,会慢下动作,姽婳便猜测这人是故意等着自己,引自己过去。

    他一身黑衣,在月光洒满的街道。

    这个时辰,家家户户已经关门闭锁。

    街道显得开阔而冷清。

    所以,那一身黑衣,显露紧实的体廓和身材,让姽婳认为这是个危险人物。

    他想带自己去何方?!

    这是姽婳尾随时脑袋里不歇的念头。

    但是,她依然跟上去。

    因为她想要弄清真相。

    已经接近巷尾。

    街道延伸出去的黑夜,姽婳似乎在黑夜中感受到那前面是一整片黑压压的树林。

    那人轻微的脚步声,很显然不是为了今晚不打扰街道两旁的民,更看得出是平日的惯性行为。

    被月亮拉长的身影倒影在路的尽头。

    再向前行仿佛是无尽黑暗。

    姽婳脑内心里声音和情绪纠结的厉害。

    她跟随的步子已不如前那么快速。

    她内心纠结着的是,对这黑衣人,跟还是不跟。

    她有现代的防狼喷雾,袖口里有刀,她学过的武术跆拳道等虽然没有电视剧里的飞檐走壁,但是一些格斗的基本东西她的是懂得,怎么在三两下招式之内准确把控敌人死穴,让他不能再反抗。

    可是,她到底对自己身手和气力有些不自信。

    这是关乎性命。

    那人似乎也察觉到是后跟随的脚步慢了。

    那已经半隐入黑暗的身影。

    突然间,转头,眼一眯,眼角拉伸。

    笑。他在笑。

    挑衅。

    因为这个,姽婳负气跟上。

    一刻里,姽婳只觉得前面身形移动越来越快。

    她的脚步加快。

    这是一段难行的路。

    黑,崎岖。

    最终,那人在密林前停下来。

    淡白的月光从天落下,如纱如雾,朦朦胧胧将所有笼罩在里。

    从枝丫洒落的淡白的点,落在地上形成一地斑驳。

    “胆子大。”

    “你是谁。”

    隔着距离,姽婳问。

    她不进。

    从一开始,她心里有个疑影,她敢跟着来,只因为觉得他的举止不像是要杀她。

    很显然的一个道理。

    就依据刚才那飞刀破窗而入的力道和精准的方向,他要杀她,并不难。

    “堂堂王府你也敢闯。”

    在姽婳眼里,这池州城没有比渭南王府更高端的地方了。

    有家丁和护院,他便可这样轻易来到,并且寻至姽婳的香芜院。

    那人并不答姽婳的话。

    只是眼一眯

    “你可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姽婳一愣,手指鼻

    “我?!”

    “我是奉命来告之你的真实身份,丞相府在寻你。”

    姽婳再次惊讶

    “我。”

    那人说道。

    “你是京城李丞相家大小姐。”

    “我?!”

    “流落在外,大小姐既然活着,自然应该去京中寻亲,只怕丞相府的人都担心的很。”

    姽婳快晕菜。

    那人继续道

    “这里离京中路途遥远,小姐若要寻亲,沿途可用马车,今晚月光好,小姐就此便上路吧。这一快密林穿出去,便是去京城的道路,小姐自然明白小的为何要引你来此…”

    姽婳睁大了眼。

    那人又看了看她。

    随即朝另一个方向,疾走而去。

    看来真不是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