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周元祯(第1/2页)
    “这是宫中送出来的糖蒸酥酪,娘娘亲自赏的,太太说,也给端客人尝尝。”

    姽婳大致了解古人的这些礼仪。

    亲自起来

    “谢谢娘娘,谢谢太太。容小的待会儿过去亲自跟太太道谢”

    小厮拿着托盘退下

    “姑娘客气。”

    姽婳吃着那酥烙,不亏是皇宫的东西,是姽婳这么些天来,吃到的最美味的食物。

    一口下去,那甜甜的味能在口中回甘。

    姽婳想着,这大太太就是命好,在江阴城百姓眼里,有了这么个入宫做宠妃的女儿,还有一外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文武双的儿子,跟周家大公子说亲的媒婆,简直快把门槛给踏平了。

    三日,二夫人醒来,老太太挂念着,要请姽婳再去房里看看。

    二夫人被折腾了数月,虽然姽婳做了法事,而现在的二夫人早已经不是鬼缠身,而已经精神失常。

    姽婳没来时,二夫人便是手舞足蹈,见谁口中念着就要砍谁,至现在安静着,却谁也不认识,对谁都痴傻的笑。

    既然这样,姽婳也没有办法。

    只能向老太太禀明详情。

    侯府老太太也是坐镇了侯府多年的女主人,深明大义,听姽婳说道也未曾怪罪,只是说让姽婳在府上多留几天。

    再观察观察她这二媳妇的情况。

    有吃有喝款待,姽婳自然同意。

    当天午后,侯府又请了大夫。

    继续医治这二夫人。

    然而姽婳就觉得奇怪了,来时,姽婳所知的,二夫人身边的确有一只鬼缠着她,那鬼也是气势足,够凶猛,跟姽婳纠缠时,姽婳也知是一女鬼。

    可是,这不过短短半年的事儿,二夫人去那里沾上了这只鬼,而鬼又为何对她纠缠不休。

    要知道,人体内有阳气,某书上云:鸿蒙初开,日为阳,月为阴,男为阳,女为阴。鬼属阴,所以一般喜附于女身,但并不是所有的鬼都能缠身,人有阳气,男女皆有,只是男人阳气更足,鬼避之,鬼避人。

    活人阳气足,鬼一般是不缠人也缠不了人。

    鬼靠近阳气自己会被灼伤,是以,必须躲在阴暗处,二夫人是怎么损耗了自己的气让鬼缠上,而鬼又为何非药缠上她,在姽婳看来,这鬼是有点纠缠不休的意思。

    当然,姽婳也不会蠢得去问。

    就像昨日那周家大少爷才出来,姽婳从那笑意还有五儿的脸上反馈的神情一下子发现不对劲。

    既然侯府是几代侯府,又是皇亲。

    如此显赫门阀,就姽婳觉得的,这种高门府邸,有一两件丑事儿那也是正常的。

    但是。

    弄出了人命,还是犯法的。

    侯府大老爷名声在外,都说是那一等一人品,其实姽婳来这个时空,还没正正经经见过这类老大人,很想拜访一下,见过这位侯府大老爷,大多也便知这少爷人品。

    姽婳觉得自己是多想了。

    退一步讲,她只是一个外人,于侯府,于天胤国,于这个时空,所以,这一切,她可以选择漠视不见。

    只是房间隔的近啊。

    东厢对过去就是西厢怎么办。

    姽婳实在喜欢西厢廊下一排栀子,若说姽婳坏习惯盘不过来,喜欢摘花更是她为数多的坏习惯里最坏的。

    她实在喜欢雨后那大朵大朵的白色,还有用花芯散发出的浓郁花香。

    “少爷。不要。”

    丫鬟将裙摆扯下来。

    “少爷。”

    背对着

    男子的手还是肆无忌惮的从女子身后裙摆的下端兜入。

    “大少爷。”

    女子的声音带着哭腔,身子也一个劲的颤。

    隔着窗格

    姽婳看得的此刻房中端坐在书案前的人,恰好是几天前在走廊见过的侯府大少爷,外人道,竹露清风,清高雅致的周元祐。

    此刻,他的眉眼,面向那丫头,流露出都是一副坐怀不乱,大气长阔的态度。

    只是那只手。

    姽婳亲自见识了什么叫身是灵巧心是下流,道貌岸然说的就是这种人吧。

    那女子哀求时脸侧了侧,从窗格才发现此刻似乎门外有人。

    羞的把裙子拉了下来。

    “少爷,外人有人经过。”

    那双眼从内,端端正正对上姽婳的眼眸。

    姽婳才不管,低头闻她的栀子花,如果可以,她才不想从他们两位少爷门前过,可是刚下过雨,院子里都是水,她穿着绣鞋,走院中石板路鞋底肯定打湿的,只能绕路借他们两位走廊一用。

    她可不是故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