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老太太(第1/2页)
    台阶上的十几双眼睛,带着各异的眼神朝姽婳扫过来。

    虽然刚才有人讲这是李府大小姐,可是,他们长年守门在外,李府小姐自然在内,就算偶尔出门,不是坐车轿就是蒙着面纱,谁又真看清这位大小姐容颜,就算有的看清了,失踪了三年的小姐,老爷,老太太没认,他们也不敢认下。

    姽婳也不进府,而在门外台阶徘徊。

    半盏茶时间。

    “吱呀——”平日闭着的李府大门从中间拉开。

    那一排铜钉在明亮的天光下折射出莹亮光泽。

    忽的,只见有两丫鬟扶着一鬓发半白老人,从门内出来。

    老太太一看年近古稀,身穿宝蓝圆领排扣褂子,上面是用提花还是印染手法是四喜如意云纹的花纹,那面料光滑经纬线织密集,一看是上等布料。

    半百的头发也用天青色五色丝线绣成的普通图案缀璎珞滚边抹额包裹。

    面上细纹纵横,耳垂挂了一副一看质地较好堪称精品的翡翠耳环。

    姽婳一见这年数,打扮,估摸着也知道是谁了

    偏偏老妪一见姽婳,才稍稍一顿,抱了姽婳就心肝儿肉的大哭了起来。

    两边丫鬟行礼

    “大小姐。”

    李修平匆匆从书房赶来。

    看见姽婳好端端站在那里,也不知是放松还是失落,竟提着裤腿,内心松了口气。

    他一听消息就赶了来,这样的结果,也好。

    当初,他就不愿把事情往最坏的地方想。

    他不信宫里能做出那样的事情,更不相信心爱的妻子对自己的欺骗。

    虽然是续弦。

    最后,柴思岚才扶着几位丫头,最后赶来。

    看见姽婳就立在大门口。

    整个人如被雷击的一愣,还真是她,是这丫头。

    她凭什么,值得李府将大门打开迎接她归来。

    且不说她亲娘已死,现在的李星怡在李府身份也就不过一毛丫头,除了老太太疼她,重视她有个嫡女身份,谁还在意。

    可是?!柴思岚也有来至心底的深深困惑。

    公主娘亲亲口告诉她李星怡已经死了。

    死了!

    可面前的如果不是李星怡又是谁。

    难道是公主娘亲骗她,为何要骗她。

    因为公主娘亲一直都知道李星怡是自己眼中钉,最后不忍杀李星怡还是别的原因让她逃了,所以实则李星怡没死,公主母亲骗了自己?

    柴思岚一想到内心滋味繁复。

    可还一切没有论证前。

    “哎哟。这不是星怡么,可回来了,这两年你到底去了哪里,老太太想念你,眼圈儿都哭红了。”

    又上前了两步

    “你这孩子,去哪里得跟府中人交代一句啊,可让府里人担心的,我就时时在府里念叨着我的女儿,我可怜的星儿,你父亲更是因为你的失踪,夜不能眠”

    柴思岚说罢,随即揪出袖口的帕子,开始抹泪。

    姽婳看那根本挤不出泪的眼睛,还有那一点没沾湿帕子。

    侯门夫人不是讲这新夫人进府,李星怡的日子就不好过么,现在怎么抓起手帕猫哭耗子慈悲了?!

    “是啊是啊…”

    老太太拿袖口抹泪

    “星怡啊,你得告诉祖母,这么长的日子,你可都去了哪,遭了那些罪。”

    老太太不记得别的,只想着这事自家儿子骨肉,也是李家骨血。

    李修平见姽婳杵在地上,面对祖母和母亲的哭诉也不讲一句话,又见半府女眷都站在大门口哭,这到底临街,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也不怕让人看笑话。

    一家之主,气势便不能落下来。

    假装‘咳’了声。

    低沉的嗓音沉沉道

    “既然回来了,哭什么,是喜事儿”

    “有什么话进屋里讲吧”

    当初那件事儿,他是对李星怡有愧疚的,但如果真若思岚那般讲的,他便也觉得这女儿晦气,喜欢不起来。

    “是了是了。好容易回来了,还是进屋了再议。”

    老太太道

    柴思岚携丫鬟手欢脱的上前两步,主动去拉姽婳的手臂

    “既然回来了,天天在府中,还怕听星儿说不完讲不完么,可怜的丫头,在外面,也不知是不是遇见什么歹人,有没有遭受一些不该遭受的厄难。”

    老太太背对着的身体一僵。

    搁开姽婳的手臂,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转过头,收了刚才的泪,却再不发一语,头半低垂着。

    姽婳一下子便听懂了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