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李星怡(第1/2页)
    “原来是去了姐姐那里,姐姐若是看中妹妹这镯子,只肖跟妹妹说一声即可,虽然妹妹心喜之物不多,但您是姐姐,又如何不让你,何必用偷呢。”

    姽婳转眼一眼屋内,她想看墨竹,墨竹是老太太的人,但此刻墨竹在她身后,并未发声。

    “妹妹那里若有姐姐喜欢之物。”

    姽婳刚转眼场,便已觉出很是不妙,难道陷入了古代所谓最狗血争权夺利戏码之一的‘宅斗’

    姽婳不喜欢争斗,天底下美妙的事情如此之多,为何非要跟丑陋纠缠。

    姽婳不会是喜欢主动惹事儿的人,但是个事来了也不怕事儿的人

    当她意识刚才那情形不对,给她上套,小样,打错主意了。

    “妹妹说什么呢。”

    她微笑着回嘴,快速的接过话头,然后,一把反握上李星宓的手。

    还以为是个暖妹子,没想到是绿茶啊。

    但以为这点拙劣手段能伤着她。

    姽婳快速的将镯子从手腕退下来。

    当着在场所有人面。

    大大方方交到李星宓手里。

    “这不前些时候,道人给的几道平安符,本想着,入冬了,就给妹妹希望保佑妹妹平安,可当时给符的大师也说了,这平安符,若是送人,须得有这人的近身之物,并且翻开经卷,细细研读,方可有效。”

    “恰好那日妹妹来姐姐那里,将手镯遗留,却晚了几日今日特带过来归还妹妹。”

    “这。”事情反转的有些出乎意料,李星宓顿了一下。

    姽婳看着李星宓瞪的那大大的眼。

    “偷的东西,常人自然会便将之藏起来,妹妹可是不相信姐姐,就算妹妹落下了当姐姐也不会独占,自然也会带过来给你”

    身后一片啧啧声,不少人只觉着这姐姐的确心地善良。

    作贼的谁会将赃物故意显于人前,而且还是物主

    “妹妹细想便是,只是妹妹这样不相信姐姐,才为实让姐姐寒心”

    李星宓微红了脸,此刻,想讲什么讲不出。

    聊城郡主在旁看完程不理,她是继母,于李星怡来讲身份本就尴尬,当着人前,老太太也在此,任何一点用词不好都会让人联想到前娘后母上去。

    更何况,今天这事儿她之前并不知晓,星宓做这些不跟她商量,她想插手也得有个缝隙往里插。

    只知道,似乎今天是女儿吃了败仗了,好个李星怡。

    老太太在旁,本也听不出个什么。

    最后听李星宓讲出那个‘偷’字,心上不悦,不管如何,关起门来,随意闹腾,今日可是有外人在场,外客在场,丢的是李府颜面,李府小姐颜面。

    难道她李星宓这样小的年纪在外人面前讲自己姐姐‘小偷’是好的么。

    自己姐姐是小偷,这不是关系到李家家风,本该是教导李星怡的嫡母没有责任么。

    姐姐是小偷,自己就是小偷的妹妹,这也很光彩么。

    还好后来李星怡机智的圆了回来,化解了一场风波。

    更何况,李星怡说的是道理,若真是偷,谁会把赃物故意放在物主眼下。

    今天二房庶子得子,又不是大房的得子,所以说不上开心。

    总不至于当着嫂嫂面丢这回脸。

    不管这镯子是不是李星怡偷的,这事儿挑的不是事后,老太太心里自然就烦了

    “好了。星宓,以后自己的东西得上心,别是连丢了都不知,还冤枉姐姐,今日舅老太太也在这里,你也就别哽着了,快给姐姐道歉。”

    李星宓偷鸡不成蚀把米

    可知,老太太既然这样说了,刚才她挑的事情

    “原是妹妹错怪姐姐,妹妹鲁莽,给姐姐认错,还请姐姐原谅妹妹”

    姽婳眨巴了眼

    “无妨。”

    李星宓看姽婳故意眨的那眼睛,暗示自己

    心里那个气啊

    姽婳将那平日随身带着的收鬼符纸。

    早折了一张

    笑盈盈道“这平安符,还请妹妹收好,可保平安。”

    李星宓忐忑不安接下。

    *

    只姽婳觉着,到底才八九岁的小女孩,若这姑娘长大了,可是不得了。

    姽婳当然知道,今日她身而退,还是靠老太太,若当时李星宓据理力争,她一个八岁小孩子,姽婳是争不过她的,只是老太太见着今外人在场,不想把事情弄的太难看。

    而且,老太太心中估计更相信姽婳一些。

    *

    姽婳在这李府住的不安宁,也不知为啥,入府不过数日,聊城郡主从京郊道观就请来张道士,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