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好看(第1/2页)
    可是现在眼前这个面庞依然隽秀,却唇角扬起似笑非笑的简玉姽婳觉着诡异。

    “为什么——?!”

    姽婳几个字从齿间溢出,脸色已阴沉。

    简玉将掌上珠子掂了掂。

    “本王当时将之掉包了,得到它后,我认为它是天底下第一独一无二的紫色珠,直到。”

    姽婳打断“直到连生手中的紫色珠?!”

    简玉望向姽婳

    “是的。”

    姽婳觉着心仿佛被什么扎了一下,很痛。

    他骗了她,那时,他便骗了她,如今,他在她面前,还这般语气,无谓的语气。

    她突然觉着,面前这个人,好陌生,跟樱花树下那精美绝伦,明净的不沾尘世分毫,明媚静雅的男子是一人么。

    姽婳一直觉着自己是相信简玉的。

    来这世道,她谁也没完相信过,除了他。

    她觉着,他没有理由害他。

    “你说你爱我,又怎么可以骗我。”

    他抬眼,那一双眼如沉寂许久的清泓。

    “除了这件事儿,其他并没有骗你”

    他表情带着些许认真。

    姽婳败下阵来。

    她真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原谅了他,都跟他生不起来气,就因为那清质俊美的脸庞?!

    她不服气,又问道

    “为什么既然瞒了这么久,不选择继续瞒下去。”

    简玉起身,走到窗边漆盒

    将珠子放进去

    随后继续漫不经心道

    “并不是不想继续瞒下去,只是今日你来恰好撞破了而已”

    姽婳心里突然涌起一阵酸涩,这个男人,真令她好失望啊。

    她曾经信任他,心意信任,信任到他说什么做什么她都觉着他不会伤害她。

    “如果连生不死,她会不会将紫色珠给你,她也在怀疑,她身边这个人,是不是曾经她身边的小姐”

    姽婳不会去想这层。

    他骗她,明明他知道紫色珠是人人竞夺的东西,如此重要的东西,他隐瞒下来,骗她。

    姽婳失望的转身。

    “林画——”

    突然,手臂被一道大的力量箍住,姽婳的身体被转了过来。

    电光火石间,身体被压倒墙上。

    姽婳有些惊

    正要挣扎

    “唔。”

    嘴巴已经被封住…

    清凉的气息入鼻尖。

    她将牙咬的紧紧,他也没有进来。

    只是这样吻一吻她,唇便离开。

    软,凉。

    鼻尖气息清冷,这是姽婳那一刻感受的部,这是她的初吻啊。

    就这样被夺了。

    姽婳心里更沉重了。

    想在d市,老妈一直严禁她早恋,她喜欢的学长也是学校的一位校草级人物了,那位学长也是她邻居,虽然未曾表白,可是,那学长是她一直暗恋的。

    这初吻连她暗恋的人都没送上去,就被人这样夺了。

    “你。”

    姽婳抬手一个耳光上去。

    被他头一偏,提前躲了,还做成一个挨了巴掌的姿势。

    他回头,削薄的唇,对她,勾唇一笑

    “算是还了当初那一晚之仇!”

    姽婳气郁,蹙眉

    她看他面上的坏笑,便知说的当初那晚趁他不备将他用医院橡胶绑在椅子脚上羞辱的事儿。

    那晚,至今姽婳想起来,脸上发烫。

    艾玛,还是别在这里好了。

    她便不争论,甩手出去。

    却忽略了简玉在她身后始终带着的那抹浅浅的笑。

    姽婳出了院门,才觉着不舒服了。

    她明明来找简玉算账的。

    哼,别以为她就这么着算了。

    可是,姽婳手一摸,袖口的珠子,为什么刚才简玉手中的紫色珠也有那丝莹亮的光,到底谁是真的。

    然而,这紫色珠,到底有什么用。

    然而,姽婳记得,在绮红院她曾听见什么天机轮,什么盘珠。

    难道这紫色珠就是盘珠之一…

    甄家被盗,明剑山庄?!

    姽婳记得这些词。

    可是这些到底,姽婳脑袋里不能将这些串起来。

    可刚才,简玉并没有提起自己现在手里的紫色珠。

    依照简玉对紫色珠的看重,姽婳觉着他没有理由对自己手中的这颗珠子如此漠视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