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网游小说 > 俺男人 > 地主的儿孙
    最新网址:..co

    张洪起是俺堂叔伯舅公,家在巨野县龙堌集。

    一九五八年,龙堌集都吃大锅饭,家家都去大食堂打饭,舅公家是地主,没他家的份。

    他看人家都能吃上饭,自己家老小饿着,不服气,去食堂抢饭,让人家当场抓住,用绳子绑上,送到巨野监狱。

    审他的好像是个当官的,说话挺和气,让他交代问题。

    他说:“俺爹是地主,让你们枪毙了。俺没享着地主的福,也落个地主成分。现在吃大锅饭,他们说俺家是地主,不给俺家饭吃,俺家老小六口人,饿好几个月了。俺家二妮儿眼看要饿死,送给人家,逃命了。俺就一个儿子,才十三,饿得跑出去半个月了,一点儿信都没有。俺想咋死都是死,不抢也得饿死,要是抢到吃的给俺娘,娘还能活几年。”

    听他说完,当官的叫他走,赶快回家。

    舅公说:“俺不走,监狱有饭吃,在这儿住着多好呀。你叫俺干啥都行,叫俺在这儿长远住下吧。”

    当官的问:“在这儿住着,你就不想家里人?”

    “想。这些天俺不在家,俺娘她们都得饿死了。”

    当官的说:“叫你走,你就快走,别叫你家的人真饿死了。”

    离开监狱的时候,人家特意给写了封信,舅公把这封信交给生产队,他们家也能到大食堂吃饭了。

    大食堂没吃多长时间就黄了,家家挨饿。舅公不管媳妇和闺女,跟老娘过去了,整到吃的,只给老娘吃。媳妇小脚,闺女六岁,媳妇想着送人的二妮儿,挂着跑出去的儿子,天天抹眼泪。

    一九五九年,上面给购粮证了。那时候十六两是一市斤,一个人一天给十四两粮,还给分点儿从东北拉过来的白菜叶子、甜菜叶子。舅公家是地主,购粮证没有他家的。

    表妹孝英天天到放粮的地方去,看人家不注意,就抓两小把装兜里。这样抢一天,也能抢半斤多粮食。

    孝英娘天天挖些野菜,把这点儿粮食放石头囤窑子里砸砸,掺上野菜煮煮,娘儿俩肚子里总算有点儿粮食了。

    舅公家离集近,西瓜下来的时候,孝英抢回来粮食,再到集上捡西瓜皮。孝英娘把西瓜皮洗干净,红瓤多的就啃啃,把外边的绿皮削掉,剩下的剁碎,再把抢回来的那点儿粮放锅里,一起煮着吃。

    西瓜多的时候,孝英拿着铁丝到集上捡西瓜皮,一扎就是一块,一块一块都串铁丝上。西瓜皮捡得多了,婶子大娘也跟着吃孝英捡的西瓜皮。

    孝英的哥哥叫孝玲,虚岁十三跑出去要饭,扒火车到了山西,要着饭就吃,要不着饭就饿着。

    在山西要了一年饭,听人说东北好要饭,他又扒火车去了东北。半道让人家撵下火车,他又爬到另一趟火车。这个火车上装的是甜菜,他藏到甜菜堆里,饿了就啃甜菜疙瘩吃,冷了把身子往甜菜堆里扎,把自己埋深点儿。

    这趟火车去的是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到了佳木斯,他很快找到活儿,在佳木斯砖厂当小工,有了落脚的地方。

    娘以为他不是饿死就是冻死了,天天哭,不哭的时候,眼睛见风也流泪。哭了一年多,接到孝玲从佳木斯打来的信,这才放心了。

    后来,砖厂要下放一批人,人家嫌孝玲岁数小,也干不了啥活儿,给了他一点儿钱,把他下放到佳木斯农村。

    孝玲在农村落脚后,认识了一个姓孙的老乡。老乡要回老家,孝玲托他给家里捎三十块钱。

    姓孙的相中孝玲了,家里有个十八岁的闺女,想给孝玲当媳妇。回到老家一打听,孝玲家是地主,钱给捎到了,闺女的事再不提了。

    舅公收到钱,听说佳木斯农村要人,打心眼里高兴。他把家里东西卖了当路费,又蒸了一锅路上吃的黑窝窝,一家人都去了佳木斯。

    他在家当地主当怕了,到佳木斯以后,报的成分是贫农。后来,有人去山东老家调查,查出来他家是地主,常开会斗他。

    小时候,孝玲和孝英在外面玩,有个小子喊他们“地主羔子”。喊一遍两遍,孝玲没理,喊起来没完没了,把孝玲气急了,骂他:“俺是地主羔子!你是穷种揍的!你是穷种揍的!”

    他跟着那小子骂进他家,从那以后,那小子再也不骂他们地主羔子了。

    孝玲已经二十岁,没谁当面骂他地主羔子,就是没人给说媳妇。

    佳木斯有个亚麻厂,干完地里的活儿,舅公家扒(注:剥)麻挣钱。那时候,给你一百斤麻秆,厂里要八斤麻,多扒的麻是自己的,人家收了也给钱。一家人扒了两年麻,扒得手指都磨破了,挣了一千多块钱。

    孝玲带着这些钱回老家,说媳妇去了。

    还真上来个媒婆,说保准给孝玲说上媳妇。吃喝一通,要走五十块钱,没动静了。

    过了十多天,媒人还没来,三叔领着侄子去媒人家。

    家里人说:“她不在家。”

    三叔说:“俺等,等十天八天,俺也等她回来。你们吃啥俺吃啥,俺就在你家住着。”

    别人一听媒人不在,赶紧走。来个三趟四趟,媒人总不在家,就认倒霉,钱不要了,再也不来了。三叔偏偏不走,领着侄子真住下了。

    媒人一看,骗不过去,实在没法,把十五岁的孙女领来了。那小闺女头没梳脸没洗,穿个又脏又破的天蓝色裤子,花粗布褂子露着胳膊肘子。

    媒人盼着孝玲不要她。

    孝玲一看,小闺女穿得不好,长得俊,个也高,还带个聪明样。他跟媒人说:“明天,俺领她扯两身衣裳。”

    那时候,龙堌集也没做衣裳的,买回布料也得自己用手针缝。孝玲给小闺女做了两身衣裳一双花鞋,又给了媒人二百块钱,就把小闺女领到佳木斯过日子了。

    孝玲的媳妇叫何九银。她奶奶死了,爷爷给她娶了个后奶奶;她娘死了,爹又给她娶了个后娘。奶奶和娘有一个是亲的,也不能叫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去黑龙江,更不能让她给地主成分的人家当媳妇。娶了何九银,孝玲算是捡了便宜。

    一九七〇年,中国跟**子要打仗,佳木斯跟**子隔着黑龙江,游过去就是**子的地盘。

    地主富农成分的,公社都往老家撵,舅公家才挣得啥都不缺,又给撵回老家,不走不行。

    他们回山东住了一年,又来到黑龙江,在安达市升平公社太平六队安家落户。

    落稳后,舅公把老娘和三个光棍弟弟搬来。这哥仨都聪明,会说话,长得也不丑。他先帮小弟娶了个媳妇,手里没钱,把老家的房子都卖了。小弟结婚以后,媳妇生了个孩子,走了。二弟找了个寡妇,过了一辈子。老三年龄大,还不想将就,到死也没娶上媳妇。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