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网游小说 > 俺男人 > 娘亲
    最新网址:..co

    巨野有个杨官屯,杨家祖上先在这里落脚,吕家是后到的,人丁旺。分队的时候,杨姓一个小队,吕姓七个小队。

    吕云莲的奶奶有两个孩子,姑姑结婚后,在婆家日子不好过,跳坑死了,光剩爹。

    一家人都盼着娘生男孩,娘接二连三生闺女。

    云莲是四妮儿,一九四二年生,小五还是闺女。

    这地方有说道,不出满月不晒被。娘生自己的气,觉得对不住爹,月子也不当月子过,啥活儿都干,成天晒自己的被,得产后风死了。那时候云莲才两生日,五妹没活几天,也死了。

    没隔多长时间,爹娶了后娘,后娘比爹小十六岁,比大姐大两岁,爹稀罕后娘。

    开始姐四个都听后娘的话,时间长了大姐跟后娘总拌嘴,闹得很了,奶奶没办法,说谁谁不听,奶奶就说:“四妮儿,去找你达达(注:爹)。”

    爹一进家门,谁都不敢说啥,家里可肃静了。

    小时候,云莲最不爱走亲戚。

    奶奶常带她回娘家,奶奶没了闺女,在家憋着不敢哭,看见那些老姐妹,奶奶说一回哭一回。姑姑没的时候,云莲还不记事,奶奶哭她就跟着哭。

    大姐有时候带她去姥娘家,姥娘原本四个闺女一个儿子,四个闺女都不在了,姥娘哭,大姐哭,她也跟着哭。

    后娘回娘家,也愿意带她,后娘娘家没啥东西,墙也矮,她爬墙头玩。后娘家姥爷看见了,喊:“快下来,别砸死你!”她不知道墙头要倒,以为姥爷嚷(注:训斥)她,再不愿意跟着走亲戚。

    云莲是奶奶和姐姐拉巴大的,八岁的时候奶奶去世。

    十一岁那年,爹娘商量让她上学。小学毕业后,她去夏官屯上初中。

    一九五八年,她上初中第一年,爷爷到学校找云莲,说:“你大姐从城里拉回来,不行了。”

    吕云莲(左一)和三姐吕美荣的合影。吕云莲提供。

    大姐的婆家在大姚庄,云莲去的时候,大姐已经不会说话了。

    七八天后,大姐死了。

    姐夫想大姐,时间不长也死了。撇下一男两女仨孩子,奶奶家养男孩和二闺女,姥娘家养大闺女。

    后娘把六岁的外甥女接来,拉巴到她嫁人。

    夏官屯有会,她跟同学去赶会,会上有玩上刀山的,卖票。同学兜里有钱,买票进去,云莲没钱买票,也想进去。

    看门的拦住她,大声说:“你没票,不能进!”

    十几岁的大闺女让人家拦住,她扭头就跑。打那以后,话越来越少。

    云莲爱唱歌,嗓子好,亲戚都说:“四妮儿唱得邪(注:很)像!”同学也说:“吕云莲唱得好!”

    老师期末写鉴定,上面常写两句话:“优点:爱好文体活动;缺点:性格孤僻。”

    她问老师:“啥叫‘性格孤僻’?”

    老师说:“就是不爱说话。”

    她这才明白了。

    初中第二年,她没棉鞋穿,也不知咋护脚,脚冻烂了。

    有一天,邵老师看见了,问她:“你走路咋瘸瘸的?”

    云莲说:“俺脚疼。”

    邵老师说:“你脱下袜子我看看。”

    云莲脱了袜子,两个脚上都有冻疮,脚后跟都裂开一寸多长的血口子。

    邵老师叫伙房烧了热水,让云莲泡泡脚。

    这回泡坏了,腿脚都肿,一条红线从脚红到大腿根,大腿根上还鼓了个大疙瘩。

    邵老师吓坏了。

    第二天借了一辆地排车,两个男同学拉着,他们一起上县城医院。

    大夫说:“大腿根这个包,出了脓才能好。”

    老师和同学把她送回家,十天以后大腿根出脓了,三个窟窿眼往外淌。

    后娘叫来近门子嫂子,给她往外挤脓,用黑老鸪头碗接,接了半碗,她月把(注:一个月左右)没下床。

    近门子哥到外庄买药,嫂子给她在三个窟窿眼里上了三个药捻子。又过月把,她下床了。

    耽误上学两个月,爷爷用小红车子把她推到学校去,她瘸了一年多才好。

    有个同学说:“以为你得落下毛病,当瘸子哩。”

    大家都笑了。

    一九六〇年,云莲虚岁十九,在伙房干活儿的本家二叔跟她说:“家里捎信,让你回家哩。”

    她问:“啥事?”她就怕家里不让她上学。

    二叔见她害怕了,才说:“给你介绍对象哩,一个庄的,咱家在十队,他家在二队,他在外当兵上军校,他爹是大队干部。你们先见见面,成就成,不成就散。”

    两个人见了面,都相中了。杨中秋大高个,长得方正,当时在徐州坦克军官学校上学。他打炮准,参加过军队里的大比武。

    一九六一年初中毕业,云莲考上巨野师范学校。

    暑假里,中秋回来探亲。

    介绍人说:“你俩明天进城听戏去呗。”

    云莲说:“中。”

    第二天是八月一号,早上中秋骑自行车过来,驮着云莲到巨野县城看了场电影。

    回来的时候,中秋说:“咱到夏官屯乡**转转呗。”

    云莲说:“中。”

    到了乡**一个门口,中秋说:“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进去看看有人不。”

    杨中秋和吕云莲1962年春节在浙江金华合影。吕云莲提供。

    20世纪60年代,师范学校毕业后,吕云莲(左一)作为巨野县文艺骨干,参加菏泽地区文艺汇演,参演的是载歌载舞的《生产大合唱——二月里来》节目。此照为吕云莲与表演节目的同台姐妹合影。吕云莲提供。

    中秋进去,偷着把结婚证办了,把云莲驮回家。

    杨家门里门外很多人,一个个都笑呵呵的,云莲不知道咋回事。

    进院子一看,人家啥都准备好了,烟,糖,管事的,毛主席像。管事的吆喝几句,中秋拉着她在毛主席像前三鞠躬,就结婚了。

    结婚以后,云莲去巨野师范学校上学,她是学生会文艺部长和体育部长。毕业后,她分到县城实验小学,没咋上课,不是参加排练,就是参加演出。“**”后期,上面让哪儿来的回哪儿去,云莲回到学校,在章缝、六营都待过,最后回杨官屯落脚,教音乐,也教数学和语文。

    吕云莲的父亲和继母合影。摄于1994年。吕云莲提供。

    中秋从军校毕业后回到部队,看不惯的地方光想说,领导不待见,结婚七八年后复员回家,在农村当了两年生产队长。这批复员的四十一万人,总有人到北京上访。两年后,国家都给安置了工作,县里把中秋安置到公路局,他在那儿干到退休。

    云莲有三个儿子一个闺女,闺女十五岁没了,她病了两年。打那以后,再没教过音乐,也没唱过歌。

    二〇〇〇年,云莲的爹去世,活到八十七岁。

    后娘今年八十九岁了,生活能自理,就是吃药记不住,云莲给她把药包好,上午的包在一块,下午的包在一块。她们都在杨官屯,以前后娘愿意在自己家住,她把吃的用的送过去,天凉了再接到她家来。这两年自己过不行了,她把后娘接来一起住。

    后娘心眼好,虽说这辈子没生养,可她带大好几个外孙子、外孙女,这些孩子经常回来看姥娘。

    云莲姐妹四个,现在剩她自己,她跟俺说:“现在我是娘最亲近的人,就该我管她。”

    她一口一个娘,叫得很亲,要不是有人跟俺说,俺还以为她们是亲娘儿俩哩。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