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网游小说 > 俺男人 > 投奔
    最新网址:..co

    王立,一九二二年出生在天津宝坻,后来家搬到望奎,他在莲花高小上学。念完高小到绥化考国高,三十多个学生去,就他考上了。

    一九四四年,王立从“国高”毕业。那时候,咱中国还是小日本的天下,东北叫“满洲国”,啥都得听小日本的,不听整死你。

    “国高”毕业后,学生得给日本人当兵,现在叫伪满兵。

    年底检查身体,王立合格,训练三个月。真正当兵,已经是一九四五年四月五号。

    他们去的地方在富裕。富裕北边是山,从山上排下来的,有一站、二站、三站、四站、五站,到了五站,就出山了,王立他们在四站。

    山上没有房子。军官有帐篷,帐篷跟蒙古包似的。正营长是日本人,副营长是中国人,他们都住在帐篷里。听说副营长是讲武堂毕业的,讲武堂是张学良办的,日本人信不着他。

    王立他们当兵的,住在地窨子里。地窨子里铺些干草,他们就睡在地上。

    有时候听见炮弹声,离他们还远,他们一仗没打。

    有天晚上,中国军官给大伙开会,说有情况了,小心点儿。

    半夜里,中国军官领着他们偷偷走了。

    他们绕着山走,从富裕的四站走到黑河。

    黑河已经不是日本人地盘,让苏联人打下来了,他们到这儿来,是投诚。排长以上的,安排到别的地方住;他们当兵的,都住在黑河西郊粮库。

    王立那时候知道,中国有个毛**。他以为,离开日本人就能见着毛**了,没见着。

    有的说:“咱在这儿等着吧,等毛**来接咱们。”

    粮库里还有不少粮食,苏联人让他们天天往船上扛粮食,船把粮食运到苏联。

    有人小声嘀咕:“日本人来咱中国刮地皮,苏联人这不也刮地皮吗?”

    等了很多天,越等越难受,王立偷着问刘国清:“咱得等到啥时候?毛**啥时候能来呀?”

    刘国清是克东人,也是“国高”毕业的。俩人一商量,还是偷着跑吧,回家等毛**去。黑河在北边,家在南边,一直往南走,准能回到家。

    他俩偷着跑了,跑到黑天,走到一个屯子。

    他俩想找个人家住一夜,站在人家门口喊:“家里有人吗?”

    喊了半天,没人出来。

    他俩进了院里,喊:“家里有人吗?”

    喊了半天,还是没人出来。

    屋门没锁,他俩推门进去,屋里一个人都没有。

    他俩在这家住了一夜,这一夜也没人回来。第二天早上起来,在屯子里碰见一个老爷子,老爷子看见他俩赶紧走。

    他俩紧着追,老爷子紧着跑,听见他俩喊大爷,老爷子才停下来说:“吓死我了,以为你俩是日本人呢。老百姓怕打仗,都跑山上去了,我岁数大,跑不动了。”

    他俩打听完道,接着往南走,碰见老百姓,离老远喊话。遇到俩人个头差不多,他俩商量人家换衣裳穿,人家摸摸日本人的军服,又拽了拽,就把自己的衣裳脱下来给他们了。

    穿上便衣,他俩舒服多了。

    有人问他俩干啥的,他俩说是劳工,日本人倒台了,他俩也回家。

    走了好几天,他俩走到孙吴,找到火车站。火车站上人可多了,都往南去。他俩好不容易挤上火车,坐到北安火车站。在北安下了火车,刘国清直接回克山,王立走着奔望奎。

    外面兵荒马乱,家里人以为王立没了。

    王立回到家,家里杀了一头猪,请屯子里的人吃喜。

    回到家,王立还是打听,毛**在哪儿,他好去投奔。毛**没来,林枫和刘咸一回到望奎,在高贤成立了滨北专署,管哈尔滨以北的事。

    刘咸一跟王立都是海丰人,还是屯亲。听说刘咸一以前留过洋,有本事,王立去高贤投奔他,说:“我要跟你做事。”

    刘咸一说:“我们这是干革命呢。你要是跟我干,一是很苦,二是很危险,你怕不怕?”

    王立说:“不怕。”

    刘咸一说:“你要是不怕辛苦,不怕危险,明天你就来吧。后天我就走了,还有别的工作。”

    王立在专署里看见几个人很面熟,有的给日本人当过警察,现在也给专署做事。他想:“到底是几个留洋学生,连这样的人他们都要,他们做的事好像不牢靠。”

    第二天,王立没去高贤,以后后悔也晚了。

    一九四六年,村干部找到王立,让他在信五村当老师。时间不长,县教育科来电话,让他到高贤当主任教员。主任教员就是校长,那时候不那么叫,就叫主任教员。他在高贤烧锅上吃饭,顿顿有酒喝,就是一分钱不开。他白干活儿,晚上住在学校。

    暑期,县里培训老师,培训了半个月,白天黑天上课,讲革命史。这下,王立明白了,刘咸一和毛**干的是一样的事,他要是早点儿知道就好了。

    一九四七年,高贤成立了区,王立成了学校校长。

    那时候,高贤光有高小,没有国高,高小毕业以后都不念书了。王立当校长以后,让村干部通知下去:高小毕业的学生,愿意上学的都可以回学校来,接着念书。十里八乡的学生回来几十个,有的都是孩子爹了,回来接着念书。

    到了秋天,区长找到王立:“区里马上收粮,找不到开票记账的人,你能给我找几个学生不?”

    这回王立敢吹了:“你要多少人,我这儿都有。”

    高贤这个学校,培养了很多人。

    后来,王立当了高贤区副区长,又做了望奎县的政务秘书。

    他当政务秘书的时候,赶上抗美援朝。丁国裕刚从朝鲜战场下来,到望奎县征兵。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望奎报名当兵的人很多。

    在县**食堂吃饭,只剩丁国裕和书记、县长、王立了,县长问:“老丁,朝鲜战场上怎么样?”

    丁国裕说:“第一次战役,我的一个团,死得没剩下几个。”

    老丁掉泪了,书记、县长和王立都掉泪了。

    王立跟俺是邻居,老干部。提起这事,他半天没出声。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