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网游小说 > 俺男人 > 要命的灰菜
    最新网址:..co

    小时候在山东,俺经常吃灰菜。俺老家那儿爱吃面叶、面筋汤,把灰菜放在汤里,很好吃。

    来到黑龙江,这儿有各种各样的野菜,也有灰菜。他们当地人也吃野菜,野菜蘸酱吃,就是不吃灰菜。

    邻居王嫂是东北人,常年肚子疼,吃不少药,也不见好。不知她吃了哪样野菜吃对路了,拉出来一条大虫子。

    俺去看的时候,那条虫子还在茅厕平地上,有三尺长,一寸宽,黄白色,有点儿绿,瘦得就剩皮了。

    听王嫂说,这条虫子拉下来就是死的,还有七八条小虫子,掉地上就会跑,都爬走了。

    从那以后,王嫂的病好了,肚子也不疼了。

    一九六一年,俺领亲戚到安达县中医院看病,看见有个五十多岁的农村妇女,脸肿得像个小三号盆子,肚子像怀孕八个月,十个手指伸着,不会打弯,脚上趿拉着男人的鞋,眼睛肿得看不见道。

    大夫给她检查完身体,问:“你吃啥了?食物中毒了。”

    她身边的男人说:“吃灰菜了。”

    光听说,东北的灰菜不能吃。想不到,它的毒性这么大。

    前几天出去玩,几个老太太说起一九六〇年挨饿的事。

    王英是东北人,那年十岁,平常她家不吃野菜。粮食不够吃了,她跟她妈去野地里,挖回来很多野菜,里面有不少灰菜。

    吃了这顿灰菜,家人浑身肿。她饭量小,肿得轻;她爸吃得多,肿得最重。

    王英吃上药,几天就不肿了。

    他爸吃药打针都不见轻,身上肿得肉皮很薄,就像吹起来的气球,好像用手一捅,就能捅出个窟窿似的。他衣服不能穿,被子不能盖,小便肿得像小饭碗那样粗。

    爸难受,黑天白天哼哼:“疼死我了——难受死我了——”

    王英说:“那时候挨饿,没啥好吃的。前几天爸还吃点儿东西,后来啥都不吃了,光喝水。不到半个月,人就死了。”

    王英一边说,一边掉眼泪。

    大家都说:黑龙江的灰菜吃不得。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