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网游小说 > 俺男人 > 产后风
    最新网址:..co

    一九五六年,山东往黑龙江迁民,姚瑞成一家来到明水县农村。在明水那里干了一年多看不见钱,转到安达来,跟俺丈夫在一个砖厂,俺们都住大宿舍。

    一九六〇年阴历八月,安达下大雪上大冻。大宿舍实在太冷,四个男人下了班就往鸡房子去,俺四家在鸡房子买了三间土房。老姚家九口人住东屋,俺三家十口人住西屋,外屋支锅。

    东西屋里都是对面炕,炕下边有二米宽的过道。天冷的时候,外屋做饭都走炕洞,炕暖和,屋里暖和不少。到了夏天,烧锅做饭,屋小人多,土房又低,一进屋就像走进蒸笼。北窗户进点儿风,还能凉快点儿,都不糊。

    一九六二年夏天,姚嫂生孩子。生完孩子十多天,俺在外屋听见东屋有人哭。

    俺进屋一看姚嫂哭,问:“姚嫂,你哭啥?”

    她说:“俺头疼得很,还浑身冷。”

    俺得过产后风,知道产后风的厉害,紧忙回西屋,跟宋嫂说:“姚嫂有病了,你给俺看孩子,俺去砖厂找姚哥,叫姚哥请大夫来。”

    宋嫂接过孩子,俺回头大跑。

    到砖厂三里地,跑着去,热得俺衣服都湿了。

    俺找着姚哥,想一块回去,姚哥去卫生所找大夫,大夫去一砖厂了。

    姚哥去一砖厂找大夫,俺回家了。

    回家一看,姚嫂好了,干活儿哩。

    姚嫂问:“你干啥去了?”

    俺说:“看你有病了,俺去找姚哥,叫姚哥给你请个大夫看看,怕是产后风。产后风可了不得,俺得过,差点儿没死了。”

    姚嫂说:“产后风也不一样吧?你看俺这不是好了吗?你姚哥说,他这几天干的是计件活儿,一天能挣二十多块钱。今天完了,挣不了钱了。俺不知道你去找他,要是知道,俺可不叫你去。”

    大热天,俺连跑带走六里地,也累了。俺从宋嫂那里接过孩子,躺下给孩子吃奶,越想姚嫂的话越难受,搭了力气叫人烦,身上一点儿劲都没了。

    鸡房子到一砖厂十多里地,那时候自行车很少,都是走着去。厂子里的贾大夫也没自行车。

    姚哥请的大夫还没来哩,姚嫂就来病了,说:“俺难受!俺冷!俺头疼!”说着就哆嗦起来了,两眼瞪得溜圆,鼻子揪揪着。哆嗦了一会儿,她不是好声喊。

    开始,俺、宋嫂、左嫂和姚嫂的婆婆姚大娘四个人守着她。后来,她不光两眼瞪得溜圆,鼻子和嘴揪到一起,两只手乱抓,喊声越来越难听:“哎呦——吼吼吼——!哎呦——吼吼吼——……”

    她不住声喊,吓得俺仨不敢在跟前了,她婆婆自己守着,俺仨在外屋就盼着大夫快来。

    贾大夫来了,一看那个样子,给了点儿发汗的药,转身就走。

    俺仨不叫他走,两个人都没拽住他。那时候贾大夫二十七八岁,吓跑了。

    这可咋整呀,姚哥被难坏了。

    那时候,安达还没有人民医院,从鸡房子到中医院有十里地,没车。俺们穷,屯子人瞧不起俺,啥都不借。想了好半天,姚哥想起龙大夫。龙大夫在砖厂当过大夫,他嫌砖厂开钱少,走了,在张家店看病卖药,挣得多。

    姚哥想把贾大夫的药先给姚嫂吃了,姚嫂的牙咬得死紧,张不开嘴。姚大娘帮着把她的鼻眼捏上,姚嫂喘不上气了,才把嘴张开,把药喝了。

    中午十一点多,姚哥去请龙大夫,天快黑了,才请来。

    龙大夫摸摸脉,说:“没事,我能治好。”

    也怪,姚嫂喊了多半天,哎呦——吼吼吼——,哎呦——吼吼吼——。龙大夫来了,她不喊了,也不说话,可能太累了。

    宋嫂说:“姚嫂要死了,俺是不在这儿住了,俺在这儿住,得吓死。听人家说,月子里死的女人,惦记她的孩子,都常回来。俺就是住到狗窝,也不敢在这儿住了。”

    姚嫂不喊了,俺仨还不敢去她屋,不敢看她的脸。

    姚大娘说:“她闭上眼睛了。”

    龙大夫说:“多亏贾大夫给了发汗药。要不吃那发汗药,现在再发汗就晚了,风归心了。”

    天黑了,龙大夫也不敢走。那时候狼多,鸡房子东边北边都是草原,天天都能听见狼叫。

    第二天,姚嫂好了,俺进屋看她,她会说话了,那张脸也不吓人了。

    这病来得快去得也快,七八天后,姚嫂好利索了。

    俺说:“产后风就是不一样,俺得产后风的时候就是冷,冻得哆嗦,把新床晃得嘎吱嘎吱响,不喊叫。”

    姚嫂说:“不知道咋回事,俺心里啥都明白,就是当不了自己的家。”

    姚嫂还说:“你那天给俺请大夫,累那样,俺还说不中听的话。你救了俺的命,谢谢你。”

    俺说:“咱就像亲姐妹一样,说啥都没事,你好了就是大家的福。”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