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真千金懒得理你[互穿] > 2、嘲讽
    ()    “许昕朵”似乎转瞬间就切换了一种气场。

    之前是冷漠、高傲,对所有的事情都不屑一顾。

    而此时是暴戾、狂傲,眼神里甚至有些嘲讽与玩味。

    童延和许昕朵交换身体多年,为了不暴露,努力掩饰后依旧有着不同的气场。

    许昕朵为了少些漏洞,选择少说话。

    童延为了少些漏洞,选择少生气。

    而此时在音乐教室的,是童延。

    几个女生立即噤声。

    还是穆倾瑶首先解释:“你别误会,家里肯定会给你安排钢琴课的,你如果悟性好,估计也能弹出一支完整的曲子。”

    童延伸手掀起钢琴盖,用力往上摔,钢琴盖的缓冲都没有了,发出了一声巨响。

    “这破玩意还让我弹几下?给它脸了,心情不好我就给它砸了。”童延说完,想要手插兜,结果发现自己穿的是裙子,于是不爽地走了出去。

    不知道许昕朵出门的时候穿没穿打底裤,不然都不能跷二郎腿了。

    现在还不能掀起裙子看。

    真烦。

    走廊里有老师,听到声音后快速过来,刚巧碰到走出去的童延,问:“怎么回事?”

    “她们几个砸钢琴。”童延回答完,径直朝外走。

    接着是老师进教室骂人的声音。

    童延直接回了国际四班,坦然地走了进去。

    走进去后,教室里安静了一瞬间,大家都看着这个陌生的女孩走了进来,也不打招呼,只是径直地走向了班级最后。

    然后坐在了延哥的位置上!

    立即有人提醒:“喂!那是延哥的位置,你坐那里延哥肯定会生气的!”

    还有人问:“你谁啊?”

    还有男生小声感叹:“我操,美女,这位绝了。”

    童延看着他们,懒洋洋地回答:“许昕朵。”

    苏威立即认出了他,高声说道:“啊,是你啊,你转到我们班?你的行李箱和书包我放在柜子旁边了。”

    童延回头看了一眼,觉得有点麻烦,摆了摆手说道:“嗯,知道了。”

    班长在这个时候站起来,走到了他身边说道:“同学,你是转校生吧,你跟大家做一个自我介绍吧,让大家认识认识你。”

    “介绍什么啊,早晚都能认识。”童延回答完,伸手从抽屉里拿出了运动服外套,垫在了桌面上,抱着衣服直接睡了。

    国际四班的学生看得目瞪口呆。

    这个转校生嚣张得有点……延哥的架势。

    只是这么拿延哥的衣服,还垫着睡觉,按照延哥的脾气不得丢椅子砸人?

    “延哥的朋友?”

    “魏岚,她是谁啊?”

    不明真相的人干脆去问童延关系最好的男生了。

    魏岚看到许昕朵后目光就没离开过她,此时还盯着许昕朵头顶看呢,被叫了名字后用食指抵着嘴唇,“嘘”了一声,让他们别打扰美女睡觉。

    众人纷纷了然,估计是认识的。

    这一幕还真把国际四班的学生镇住了,真当是来了一位大佬。

    结果第二节课下课,他们就得到了消息,这个许昕朵并不是童延的朋友,而是穆家新收的养女。

    因为许昕朵长得和穆家人长得很像,并且身世可怜,就收到了穆家做养女。

    许昕朵刚从农村出来几天,怎么可能认识童延这种财阀大少爷?

    还真是被她转过来时的阵仗吓到了。

    什么鬼?!

    “喂。”沈筑杭到了转校女生的身边叫了一声。

    他从穆倾瑶那里听说了许昕朵的事情,心中十分不屑,想要让这个叫许昕朵的养女知难而退。

    他是穆倾瑶的未婚夫,他们两个人青梅竹马,现在穆倾瑶也是他的女朋友。

    前几天他就听闻穆家收了一个养女,让穆倾瑶受了不少委屈。

    昨天晚上穆倾瑶更是哭诉,说穆家这个养女对他非常在意,似乎想要抢走他,巩固自己的地位。

    听到这个消息后,他就觉得这个养女的脑子里恐怕有包,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可笑的想法?简直不可思议。

    他是谁?

    沈家大少爷!

    出身名门,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长相优秀,在学校里一直都十分受欢迎。

    不过他从来没在意过,他的心里只有穆倾瑶。

    这个突然从农村里出来的乡巴佬居然想勾引他?

    也不掂量掂量自己什么身份?

    也就穆倾瑶那种身份高贵的千金小姐,谈吐不凡的模样能配得上他。

    这个养女,凭什么?

    凭能野鸡变凤凰的运气吗?

    说起来,穆家不公布许昕朵真实身份的原因,沈家也占一个大头。

    穆倾瑶和沈筑杭从小就有婚约,让两家有了一个契约在,互相扶持,成为同一战线的。

    如果沈家知道穆倾瑶不是亲生的,肯定会取消婚约,不可能换成农村长大的亲生女儿,毕竟这种事真的膈应人。

    和沈家决裂,会给穆家的产业造成毁灭性的打击,权衡利弊后,穆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来,还希望许昕朵能够“懂事”,体谅他们。

    沈筑杭叫了一声后,许昕朵没理,他干脆推了推“许昕朵”的头。

    童延有起床气,他在学校睡觉的时候没人敢吵他。突然被人推头,他不爽地抬头朝沈筑杭看过去,没出声,只是目光不太友善。

    何止不友善。

    简直要杀人。

    沈筑杭居然被这充满杀意的眼神震慑住了,一时间竟然没说出话来。

    童延坐直身体活动了一下脖子,问:“干屁?”

    “呵。”这个女生果然粗鲁。

    沈筑杭单手撑着桌子,俯下身看着他,上下打量。

    说真的,这个养女还真挺漂亮的。

    至少她抬头的一瞬间,沈筑杭的心口都随之一荡。

    她的头发乌黑,一双柳眉配着一双琥珀色的瞳孔,眼睛像猫一样,眸子里是冷淡。鼻梁高挺却不过分,弧线极为优美,嘴唇不薄不厚,有着自然的粉色。

    她的皮肤极白,仿若上等的羊脂白玉,如果没有睡觉时压出来的痕迹,那就更完美了。

    这种小美人似乎只适合出现在屏幕里,只需对着摄像机微笑,都能引去一堆粉丝成为她的颜值粉,为她疯狂。

    她出现在学校里,也绝对是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

    漂亮得仿佛在发光。

    不过……到底是土包子。

    养女的身份这一点沈筑杭就看不上。

    他强装镇定地说道:“你就是许昕朵?”

    “说正事。”童延的眼睛看向沈筑杭拄着桌面的手,想要发火,却叮嘱自己这是许昕朵的身体,不能发火,不能发火。

    不然姑奶奶又得生气。

    “我劝你收起那些可笑的小心思,不要做那些白日梦。”沈筑杭轻笑了一声,冷冷地说道。

    “我什么心思?”童延还真挺好奇的。

    “我的确跟穆家有婚约,但是婚约是和瑶瑶这种正牌千金小姐,而非你这种养女。说真的……你真的只是养女?还是……”说着邪笑了起来。

    穆家突然收了一个养女,还和穆家人很像,有人传说许昕朵就是小三的女儿。

    上不了台面的身份。

    “哦。”童延看着沈筑杭,不知道这小子到底要干什么。

    沈筑杭是他的同班同学,平日里跟他关系还算可以。

    或者说,沈筑杭就是他的舔狗一只,童延平日里都没怎么理过这货。原来沈筑杭收起谄媚后,是这样一副嘴脸。

    沈筑杭再次嘲讽:“哦?转到国际四班是为了我?我告诉你,放弃你的痴心妄想吧,我对你这种乡巴佬不感兴趣。你最好滚远点,不然我让你在这个班级混不下去。”

    童延突然就愣住了。

    什么玩意?

    许昕朵为了沈筑杭转到这个班级的?

    看到“许昕朵”瞬间傻掉的表情,沈筑杭有一瞬间的满足。

    果然啊,这个乡巴佬受挫了吧?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就不该有种不切实际的念想。

    紧接着他就看到“许昕朵”突然笑了起来,且笑得停不下来,指着他问:“你有毛病吧?你平时戏也这么多吗?”

    “你说什么?”

    “我还奇怪你在说什么呢!我看上你?我看上你傻,还是看上你看到打架就吓得站不直?”

    沈筑杭的表情瞬间一变。

    她怎么知道这件事?穆倾瑶说的?

    童延继续压低声音说道:“要点脸。”

    有些警告的意味。

    沈筑杭恼羞成怒,抓住一个点反复嘲讽:“你……你胡说什么?!不知廉耻,果然是见不得人的身份,说出来的话都这么难听,我绝对看不上你这种货色的,你死心吧!”

    童延有点气。

    考虑着要不要发火。

    结果手机震动了,他看了一眼手机:比完了,换回来?

    他打字回复:行吧,我正要揍人呢。

    沈筑杭见许昕朵不理自己,用手敲了敲桌面,再次出声:“我跟你说话呢!”

    刚刚回到自己身体里的许昕朵抬头看向沈筑杭,觉得眼熟却忘记他究竟是谁了,于是问:“你好,你是哪位?”

    许昕朵到童延的身体里的时候,在这个班级上过很多次课。

    她记得苏威是童延的小跟班,还记得跟童延关系好的几个人,但是对沈筑杭不太熟悉。

    毕竟,她每次过来的时候不是帮童延上课,就是帮他考试,又或者是童延又打架惹事了,骗她过来帮自己挨骂。

    沈筑杭气得浑身发抖,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待遇,明明是来羞辱人的,结果成了自取其辱。

    他气急败坏地回答:“沈筑杭!”

    “哦……”许昕朵点了点头,接着问,“你有什么事吗?”

    操!

    还让他再重复一遍吗?

    这个女的脑子不好使吗?

    “她显然完对你不感兴趣。”坐在前排的魏岚回头对沈筑杭说道。

    魏岚是童延的朋友,家世背景不及童延,却也比沈家强出很多。再说魏岚这个人,也是沈筑杭招惹不起的。

    沈筑杭立即解释:“你不知道具体情况……”

    魏岚懒得听,笑了笑后提醒沈筑杭:“别让自己太难堪,滚吧。”

    沈筑杭气呼呼地离开了。

    魏岚转过身看向许昕朵,凑过来语气轻浮地问:“小仙女终于睡醒啦?”

    许昕朵没回答。

    她没睡觉,她比赛去了,童延就不能认认真真听一次课吗?

    “我叫魏岚,你叫什么呀?”魏岚一直盯着她看,看着她的时候嘴角就忍不住上扬,实在是看到美女就会心情飞扬起来。

    “许昕朵。”

    “原来我女朋友叫这个啊……”

    这货又来了,见到一个漂亮的女孩就调戏。

    许昕朵有点头疼。

    他们曾是一起去厕所嘘嘘过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