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真千金懒得理你[互穿] > 13、救场
    ()    许昕朵点了点头,问:“有事吗?”

    “你如果现在跟我道歉,我就放过你。”

    许昕朵盯着甄龙涛半晌,随即伸手摸了摸甄龙涛的头:“个子挺高的,怎么就不长脑子呢?”

    甄龙涛快速将她的手推开:“滚开。”

    许昕朵歪着头,看了看站在甄龙涛身后的几个女生,并不惧怕,反而觉得挺有意思的。

    其中一个女生跟许昕朵对视了,居然瞬间红了脸颊,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真打她,也不打脸,舍不得下手。

    “别在这里闹,有孩子,影响不好,过来吧。”许昕朵说着再次踩上滑板,朝着人少的地方滑。

    甄龙涛底气十足地吼:“你别想跑啊!”

    “跑得了和尚跑步了庙,没必要。”

    许昕朵到了人少的雕塑后面停了下来,这里挡着灯光大厦,人少一些,比较安静。

    许昕朵停下来后蹲在台子上,手里还拿着滑板,看着甄龙涛他们跟过来,问道:“你们想怎么样?”

    “你跟我道歉……”甄龙涛说了一个开头。

    “不可能,我没做错,那就动手吧。”许昕朵立即说道,仿佛之前的谈话只是跟你客气客气。

    甄龙涛对带来的女生说:“就是她,不用手下留情,医药费我出。”

    然而这边还没打起来,就有人过来跟甄龙涛打招呼了。

    带头的是一个红色冲天炮发型的男人,有着东北不良最爱的打扮:大金链子,黑色的boy t恤,一条小脚的紧身牛仔裤,一双豆豆鞋。

    尤其是t恤里藏着的花臂更是招摇,社会气十足。

    标准的精神小伙。

    “哟,这不是甄龙涛吗?怎么,最近都不跟熊哥打招呼了呢?”红发精神小伙主动跟甄龙涛打招呼。

    甄龙涛看到这位后表情一变。

    这位是附近开ktv的,土财主一位,但是混过来的身边兄弟不少。甄龙涛早期找过这位帮忙打架,结果就被缠上了,颇为苦恼。

    “熊哥。”甄龙涛问好道。

    “嗯,这是什么架势啊?”熊哥问的时候,眼睛往许昕朵身上瞟了一眼。

    “没什么,您忙您的吧。”

    “这是赶我走啊。”熊哥走到了甄龙涛面前,“上次的账还没算吧?真当我是傻子?”

    “下次我主动过去跟您解释行吗?”

    熊哥没听:“你上次就是这么说的,我等了你三个月!”

    说完,就对甄龙涛动手了。

    甄龙涛身边的小姑娘想拉架,结果被熊哥身边带着的人唬住了,就两位重竞技的还能帮忙拉两下。

    许昕朵就是一个看戏的,走到了一边挡在了娄栩身前,接着就站在那里看着甄龙涛被打。

    “要不要报警啊?”娄栩问。

    “让他多被揍几下吧,活该。”许昕朵倒是不在意。

    真要是拳打脚踢,许昕朵也就会这么看着,完不管。

    但是甄龙涛挣扎的时候给了熊哥一拳,彻底惹怒了熊哥,熊哥居然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把军刀来。

    许昕朵拿起滑板朝前一踢,滑板刚好挡在了甄龙涛面前,让刀插在了滑板上面。

    熊哥动作一顿,朝着许昕朵看过去,听到许昕朵说道:“揍一顿得了,动刀没必要,那边来人了,似乎有人报警了。”

    “你是他相好的?”

    “不,排队跟他打架的,你插队了。”

    熊哥还被许昕朵逗笑了,停下来打量许昕朵,问她:“你叫什么?”

    “你打完了吗?打完到我了。”

    “小姑娘,哥哥脾气不好,你跟哥一起喝两杯去,我就放过他好不好?”

    许昕朵忍不住蹙眉,看到熊哥伸手要勾她下巴,立即将他的手臂拍走,紧接着抬腿踢在他的手臂上,让他手中的刀脱手而出。

    她动作利落地接住了刀,反手将熊哥的手腕抓住,快速扣在他的身后,按着他的身体,将刀尖放在熊哥的瞳孔上方:“敢碰我,剁了你。”

    “你他妈的……”熊哥打架是野路子,怎么痛快怎么打,遇上练家子就不行了。

    体校女生的确练过,但是碰上这群没有规则的野路子,也有点艰难。

    许昕朵不一样,她有实力,还是实战派,这些年不知遇到过多少次这种场面了。

    熊哥死鸭子嘴硬,还想骂人,看到刀尖越来越近后闭了嘴,同时吞咽了一口唾沫。

    穆倾亦和邵清和乘坐车子来到十堰广场,寻找到他们的时候,看到的正好是许昕朵用滑板帮甄龙涛挡刀,接着许昕朵将熊哥反杀的画面。

    两个人突然不急了,仗着个子高,站在人群外围看着。

    穆倾瑶和路仁迦也在这个时候到了,进入人群里看到了这种架势不由得一怔。

    这和想象中不太一样啊。

    许昕朵和熊哥无冤无仇的,很快松开了熊哥,单手调整刀的位置,接着用大拇指按着刀背,将军刀收回,把刀递给了熊哥。

    熊哥被一个小姑娘收拾了,多少有点脸上挂不住,于是吼道:“你是谁啊,敢惹我?!”

    有一队人在这个时候骑着摩托车到了十堰广场,为首的一个人直接挤进人群,那架势简直是不要命,围观众人纷纷躲开,让出了一条路来。

    在众人的注视下,那人骑着摩托车到了许昕朵身边停下。

    摩托是黑色的杜卡迪,外形十分拉风。那人停下来后单腿撑地,腿又长又直,让人忍不住多看一眼。

    那人取下头盔,随便整理了一下发型看向熊哥,问道:“你刚才问什么,我没听清。”

    熊哥看到是童延后,立即笑了,表情秒变:“童少,您怎么有空来这边?”

    童延将自己的头盔扣在了许昕朵的头顶,说道:“找我同桌玩啊。”

    说着,将许昕朵拉到了自己身边。

    “哦,是童少的朋友啊,失敬了,都是误会。”熊哥回答完,就带着自己的人赶紧跑了。

    如果说熊哥是地头蛇,那么童家就是地头龙,熊哥是在童家的生意链下混饭吃的。

    许昕朵戴上了头盔,扭头看向童延,童延对着她笑得狡黠:“听说兄弟有难,来江湖救急了。”

    “然后呢?”许昕朵打开面罩问。

    “和我一起吃饭去。”

    “不去。”

    “为什么。”

    许昕朵最近听到嘉华学校那些传闻有点烦,都不想和童延有什么牵扯了。

    她烦躁了一会说:“不想再传出我缠着你的传闻了。”

    “哈?”童延不解,下了摩托车问,“什么传闻?”

    “他们说我疯狂迷恋你,还死皮赖脸的和你做同桌。”

    童延听完就乐了,忍不住感叹:“听着怪吓人的。”

    “哼……”

    就在这时后面的几辆摩托车也到了,魏岚到了后就拿下头盔:“抱歉啊公主殿下,救驾来迟。”

    说完就看到了娄栩,迟疑了一下还是笑着跟她打了招呼:“栩栩也在啊。”

    许昕朵走过去拿回了娄栩的滑板,滑板已经被刀弄坏了,只能对娄栩说:“我赔你一个吧。”

    “没事没事。”娄栩连忙摆手,眼睛却在偷偷看童延。

    穿着自己的常服,一身黑配上黑色的摩托车,唯我独尊的架势,帅死了,啊啊啊啊,我的少女心啊……

    谁知,童延居然主动跟娄栩说话了:“栩栩是吧,一起去吃饭,去吗?”

    娄栩是能拒绝得了帅哥的人吗?

    她不是,她答应得特别快:“去去去!”

    “那上魏岚的车吧。”

    “啊?”娄栩看了看魏岚,魏岚似乎也不太愿意。

    魏岚小声说:“我带着朵朵吧,你的车坐两个人费劲。”

    结果许昕朵把滑板丢到了一边,对童延说:“说地方。”

    “法兰。”

    许昕朵直接跨上了童延的摩托车,坐稳之后扣上了面罩,启动了摩托车。

    童延立即站在她身边问:“我呢?”

    “听说我上次是穿着裙子骑摩托车的?”

    童延立即轻咳了一声:“裙子压得严严实实的。”

    “滚一边去。”许昕朵说完,启动车子直接骑走了。

    许昕朵仿佛是故意的,摩托车转了一圈之后突然回转朝着甄龙涛的位置冲了过去,却在甄龙涛面前突然停住,前轮扬起,她的身体也跟着站起来。

    甄龙涛被这架势吓得直接坐在地面上,还在蹭着后退。

    许昕朵并未撞甄龙涛,吓唬了一下就走了,只是车子行驶到穆倾亦与邵清和身边的时候,她扭头看了他们一眼。

    童延被留下之后,最后朝着苏威走了过去,拿了备用头盔戴上,坐着苏威的车跟着许昕朵走了。

    魏岚看了看娄栩,还是招了招手:“来吧。”

    娄栩如果不是为了童延,肯定不愿意,不过还是上了魏岚的车,把滑板隔在两个人中间。

    同行的还有三辆摩托车,也跟着他们一同离开。

    路仁迦整个人都傻了。

    她亲眼看到了许昕朵身手利落的样子,还看到童延突然出现,维护许昕朵的样子。

    童延这个人的性格十分龟毛,从来不顺着任何人,刚才却对着许昕朵笑得那么好看。

    童延那么讨厌别人接近,甚至有些强迫症,却将自己的头盔扣在了许昕朵的头上。看着许昕朵骑走了自己的爱驾,虽然有点气,眼神里却是宠溺。

    谁都能看得出来,童延不但不讨厌许昕朵,还很惯着她。

    不是说童延很讨厌许昕朵吗?

    为什么许昕朵就可以得到童延的另眼相看?

    他们两个人已经这么熟悉了吗?

    路仁迦觉得自己的心口有什么在碎裂开,一点点地崩塌着。

    嫉妒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许昕朵不过是一个养女,她来这边才几天,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她无法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