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真千金懒得理你[互穿] > 22、柔术
    ()    童延真的非常不会照顾其他人的心情,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所以在收到许昕朵礼物后, 他真的是肉眼可见的不高兴。

    他开始不理许昕朵, 难得看许昕朵一眼都在瞪她。

    许昕朵也是委屈巴巴的,她真的是提前很久就在用心准备生日礼物了,他怎么就不喜欢呢?

    许昕朵百思不得其解。

    她是不是给童延惯坏了?让他觉得天亮了,他可以为所欲为了?

    在许昕朵去上选修课的时候, 童延才翻开笔记本,翻看了几页,看到上面确实有图解,还画了小刺猬做整套笔记的形象代言人。

    特点就是刺猬脖子的位置有一个纹身,因为地方小不方便写不了字母, 就用波浪线代替了。

    童延翻了几页后嘴角逐渐上扬, 气也逐渐消了。

    确实用心了。

    他决定去买一杯乌龙茶,跟许昕朵说清楚。

    拿着乌龙茶去选修课教室逛了一圈,没看到许昕朵,于是他又去了多媒体楼,最后居然在茶艺教室看到了许昕朵。

    许昕朵出现在茶艺教室倒是无所谓, 有所谓的是许昕朵居然端端正正地坐在邵清和的面前。

    童延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又一会,教室里其他的学生都注意到他了,许昕朵也没注意到, 还给邵清和倒了一杯茶。

    这给童延气的,翻了一个白眼就把乌龙茶扔进垃圾桶里了。

    喝个屁!

    就不应该原谅你!

    接着气鼓鼓地离开了。

    许昕朵知道自己的礼物,恐怕不被男生喜欢。

    说来也委屈, 她这么多年了,都没有很好的男性朋友,和童延好吧,也不知道童延喜欢什么东西。认识魏岚和苏威吧,又觉得画风格格不入,魏岚和童延站在一起,就是两个极端体。

    一个花里胡哨的,一个恨不得一身黑。

    主要是童延什么都不缺,什么都有,对什么东西都没表现出特别的喜好。

    她就想着,应该送童延他轻易得不到的,她就用心的做了那些。

    结果,童延明显不喜欢。

    她今天还要送一个礼物给穆倾亦,这要是再送错了,她就要难受死了。

    整个穆家,许昕朵也就对穆倾亦印象好一点,觉得这个哥哥还算给了她点亲人的感觉。对于这件礼物她也算是上心,于是打算问问穆倾亦最好的朋友。

    她跟娄栩打听到了邵清和的兴趣班,于是今天就来蹭课了。

    原本茶艺课是一个冷门,但是因为邵清和在,使得这个教室里还算是座无虚席的。许昕朵也是被邵清和注意到,主动引到自己的座位前,她才有地方坐。

    不过教室里其他的女孩似乎很讨厌她的到来,看着她的目光都不太友善。

    许昕朵其实也没想在这里上课,只是想问完问题就走,于是坐下之后就问邵清和:“我送穆倾亦什么生日礼物好?”

    绝对不能再翻一次车了。

    邵清和还挺意外的:“你还没准备啊?”

    “其实我也是收到了他的礼物,才想到应该回他一样礼物。”

    “呃……”邵清和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似乎也有点苦恼,“其实这件事情我也很发愁,毕竟我们认识很多年了,我每年也很愁这个?”

    “那你以前送过他什么?”

    邵清和努力回忆后说道:“送过眼镜框、领带、袖扣等等,是不是也挺不用心的?”

    “也算可以吧,他都喜欢吗?”

    “他嫌弃所有的礼物。”

    “啊?”

    “嫌弃归嫌弃,但是他都会留着。”

    许昕朵还是觉得她没有得到任何提示,苦恼得不行,低头看面前的茶具,又问道:“茶艺考试简单吗?”

    “我觉得很简单,这里很惬意,算是很轻松的科目之一了。”

    “我这学年的学分不行,毕竟错过了一次考试,班长让我多报班,多考试,多参加比赛。”

    “要不你试试看?”

    许昕朵也没拒绝,抬手给邵清和倒了一杯茶,递到了邵清和面前,问:“我手是不是挺稳的?一滴没漏。”

    邵清和看着面前的茶杯许久后才抬头问她:“倒满杯?”

    “不行吗?这杯这么小,喝不了几口吧。”

    “你听没听说过一句话,茶倒满杯是欺人,酒倒满杯是敬人?”

    许昕朵对茶确实不懂。

    她在乡下的时候也不太喝茶,奶奶总是给她煮红糖红枣水喝,都是满满一大杯。

    到了童延这边,童延家里也不讲究茶这方面,童延更不是喝茶的人,所以对茶真是一点研究都没有。

    许昕朵只能叹气:“那是不是有点难啊?”

    在许昕朵看着茶杯叹气的时候,邵清和注意到童延从门口离开的背影,却没有提醒,只是继续微笑着说:“无碍,我可以教你。”

    “算了,我先从我擅长的开始比,这些附加科目以后再说。”

    “你擅长什么?”

    “散打、巴西柔术、跆拳道、滑板、摩托车……”许昕朵认认真真地说道,看到邵清和的表情逐渐不自然。

    许昕朵注意到了邵清和的表情,想了想后又说道:“我还会书法,还有钢琴。”

    “老家里的课程也很多?”

    “哦。”许昕朵想了想后随口扯谎,“同学会,教我的,书法和钢琴是有课,我们也有音乐课的。”

    邵清和微笑,说得和善:“你说,我就信。”

    许昕朵觉得他们聊得有点跑题了,于是问道:“你说,我送他一条围巾可以吗?”

    “可以,他每次过生日的时候,这种礼物能收个十样八样的,围巾更是各种样式都有。”

    “啊?”许昕朵崩溃得不行。

    “对,更有意思的是女孩子会送情侣款的首饰给穆倾亦,不过特意装在单独的盒子里,然后偷偷的和他有情侣款,所以这种东西穆倾亦一般不会戴出来。”

    “不要送饰品,不要送常规的?”许昕朵又问。

    “不过,你就算送穆倾亦一个挂钩,他都能别再校服上戴学校来,放心吧。”

    “好,谢谢你,我仔细想想,放学后去商场看看。”

    许昕朵说完就要起身出教室,结果老师却在这个时候来了,风姿绰约的三十余岁的女性,穿着汉服,看起来恬静又优雅,钟灵毓秀。

    她看到许昕朵后问道:“是来了新同学吗?”

    邵清和帮许昕朵回答:“嗯,为了国际班的学分来的,想看看课程难不难。”

    “我们这门课最能磨练人的性格了,放松身心,修身养性,还能品茶,你选对了,坐下吧,我们开始上课。”

    许昕朵都要走了,又走回去重新坐下了。

    她坐下后就小声问邵清和:“你们这门课就是反反复复的倒茶喝茶吗?”

    “不,还会品茶,分别品出不同品种茶有什么独特的味道。还会说一些茶的知识,告诉你如何分辨茶叶的品相,什么样的是新茶,什么样的是旧茶。”

    许昕朵只能认认真真地听了一节课。

    这节课上,邵清和程笑眯眯的,还会单独指点她,看起来水平并不比老师差。

    娄栩说的还真是,邵清和会给人一种儒雅公子的感觉,模样温柔,笑面世人,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下课后,许昕朵去了另外一个兴趣班,进去就看到童延也在,穿着道服和魏岚、苏威在一块。

    说来也是神奇,柔术课居然也是一教室的女生,这个教室里也多是为了童延、魏岚来的。

    她过来是为了学分,先选擅长的,这样积分能高一些。

    然而因为她第一次来上课,老师怕她出问题,所以第一节课程让她在旁边练基础,看着其他人上课。

    许昕朵也没说什么,安安静静地上课,偶尔看童延一眼,就看到童延依旧是那副样子,都不想理童延了。

    不就是送的礼物不喜欢吗?至于这样吗?

    她也不想理童延了。

    就这样互相看不顺眼到了下课,其他同学都散了,回去收拾书包就可以放学了。许昕朵也准备离开的时候被童延拽住了,问道:“打一架啊?”

    许昕朵看这小子居然挑衅,也来劲了,并不惧怕,点头说道:“好啊!”

    似乎有人想围观,童延扫视一眼跑了。

    魏岚有点想留下,结果还是被童延给踹走了。

    许昕朵做了半天起桥的动作,多少有点累,稍微呼出一口气,跟着童延一起上了垫子上。

    教室里没有比赛的围栏场地,不过是教室的垫子而已,两个人面对面站好,童延还在大言不惭:“我可以让着你。”

    “用不着!”许昕朵还来脾气了!

    说是这样说,童延到底还是让着许昕朵了。

    他只是想要按住许昕朵,之后在跟她算账。结果许昕朵真的不像个女生,他是一点好处都讨不到,还被拧得疼得不行。

    两个人最后以诡异的姿势僵持住了。

    许昕朵躺在垫子上,抓住了童延一只手按在了身前,一条腿搭在他的肩膀上,一条腿扣在他的腰上。

    童延只能努力维持不动,却也是半天都挣扎不出来。

    两个人就像互相牵制的螃蟹,谁也没讨到好,谁也不松开谁,就是僵持着。

    许昕朵首先骂他:“看不出来你气性挺大啊,你还想跟我生多久的气?”

    “是因为礼物吗?”

    “那是因为什么?”

    “你找邵清和干什么去了?”

    “我问问他送穆倾亦什么礼物好,结果要出教室的时候老师来了,不得已听了一节课,怎么了?”

    没怎么!

    童延不爽而已。

    童延气得不行,说起了许昕朵的外号来:“许阳花,你这名真没白起,你就水性杨花的!”

    许昕朵的名字,昕字代表早晨的阳光,朵呢,联想到花朵。

    童延从小就贱,给许昕朵起外号叫许阳花。大了就很少说起了,这次倒是重新提起来了。

    谁知许昕朵居然在这个时候瞬间挣脱僵持了,抽出手来突然掐住了童延的脖子:“你叫我什么?!”

    “……”童延不吱声了。

    如果他说错话,容易被许昕朵掐死。

    他只能低头看着许昕朵,不知什么时候许昕朵的道带开了,衣衫微微敞开,漏出里面的小背心来,锁骨分明,还有一道事业线,身体肉眼可见的柔软。

    童延想不明白,许昕朵的身体他也熟,现在看到怎么就有点不自在了呢?

    许昕朵松开了腿,童延也在同时起身,可是许昕朵始终不松开他的脖子。

    她就这样单手掐着童延的脖子跟着起身,气势汹汹地吼:“童延,你要是再这么叫我,我就打死你!”

    “许爸爸。”好汉不惹阎罗王。

    许昕朵终于松开了童延,气势汹汹地准备出去,却突然被童延拽住了。

    她没有转身,童延便从她的身后伸出手来,看似要环着她的腰,实际却帮她把道带系上了。

    作者有话要说:  留言随机五十个红包

    *

    推荐朋友的小说:

    《世界都在等我领盒饭[穿书]》

    作者:今斐

    文案:

    夏阮阮穿成了烂尾小说里面家世显赫、身患重疾的短命女配。

    她是男主的作精老婆,她的死促成了男主的成功,她的死是整本书的剧情转折点。

    夏阮阮表示:“大佬们,你们斗你们的,不用理我,我只想活下去”,靠着演技收获好感无数,结果离婚协议没等到,等到了大把资源。

    另一边,重生后的陆嘉年想着妻子时日不多,只想出于人道主义给点临终关怀。

    重生后的陆嘉年想着妻子时日不多,只想出于人道主义给点临终关怀。结果等啊等,老婆一直没死成,一宠就是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