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真千金懒得理你[互穿] > 34、缺钱
    ()    在第一轮比赛正在进行的时候, 许昕朵还在选球拍, 她嫌弃之前随手拿来的球拍不太合适。学校会提供球拍, 不过谁都用, 都是旧的,也不算多好的,有些吸汗带都松了。

    像印少疏这种总打网球的,球拍都是自带的, 用着更顺手,也更舒服。

    许昕朵比赛前现场选球拍,就跟来凑数玩似的,引得印少疏直撇嘴。

    球拍的选择主要是拍面和拍把、重量、球拍长度这些。

    长期打网球的选手,会有自己习惯的拍面, 比如大拍面不容易打空, 但是影响速度。

    还有拍把,太细了抓不牢,对方的重球也容易将球拍打翻。

    许昕朵拿起球拍掂量了一会,接着去看拍面,突然听到印少疏说道:“你选轻头拍, 好控制。”

    许昕朵拿来了一个球拍正在掂量,还摇了摇头:“轻头拍容易出现网球臂。”

    “你这可真是重在参与。”

    许昕朵选完之后,转身看向围栏外, 看到看比赛的人不由得身体一阵诧异。

    怎么这么多人?

    嘉华国际学校的网球还挺出名的,还经常会参加国比赛,甚至是国际比赛, 学校内看网球的人也多一些。不过她刚才赶过来的时候,也注意到不少人在离开,毕竟一部分人只想看男子组比赛,男子组离开,他们也就走了。

    怎么突然又这么多人了?就算此时是兴趣班时间,有人选择不去上,人数也不太合理。

    接着她就看到穆倾亦和邵清和也在。

    穆倾亦抿着嘴唇,依旧是平日里那副傲不可攀的模样,只有邵清和微笑着跟她摆了摆手。

    许昕朵对邵清和点头示意,接着站在一边看比赛,同时还在做热身运动,等待上场。

    许昕朵上场后,印少疏歪着头去看许昕朵握球拍的方式,是东方式的握拍方法,这种方法适合初学者。

    像他平时常用的握拍方法是半西方式的,这样的握拍方法方便发力,且有助于加旋转。

    常态拿球拍的方式,偏向于最常用的握拍方法,就此,印少疏觉得许昕朵八成是个新手。他打算看许昕朵输了,他就离开。

    结果比赛开始后,许昕朵就变了一种状态,她习惯性的风格是攻击型,又狠又猛。

    这一次她知道她的体力不占优势,所以改变了策略。

    开场对方发球局,许昕朵选择的策略就是先兜住,控制住对方的球,让对方在发球局无法构成发球威胁。

    先让对方乱了阵脚,接着一个轻飘飘的小球,得分。

    很快对方就发现了许昕朵打球时的小心机,许昕朵回击的时候力度是不同的。

    力道重了,容易在还击后让球到界限以外,力道轻了容易翻拍。

    许昕朵在打球的时候,甚至有戏耍对手的嫌疑,让对手捉摸不定她的套路。

    本来要走的印少疏居然留下了,还真看了一会。前期还挺沉默的,后来突然感叹了一句:“这个接发球的角度厉害了,直接压在了边线上,还真有两下子。”

    他夸的是许昕朵。

    他是校网球队的,对学校里那些学生的水平都了解,所以都没什么兴趣看其他人比赛。

    这还是难得能有让他夸出口的人。

    许昕朵对发力的掌握非常好,且是一个聪明的选手,她会盯着对方看,接着将球打向对手预判的反方向,对手的身体完没有转过来,许昕朵已经得分了。

    她的线路变化也要比对手强出很多来,导致这场比赛后期基本就是单方面的碾压。

    比赛是三盘两胜制,许昕朵连赢两盘赢了比赛。

    下场后许昕朵将球拍放在了一边,接着朝着围栏边的童延走过去,说道:“童延,我出汗了。”

    一句话而已童延就懂了,脱掉了自己的校服外套,朝着围栏上方丢过去。

    许昕朵在场地内接住之后将童延的外套套在了自己的身上,接着懒洋洋地朝着场外走。

    这一幕不少来看比赛的人都看到了。

    穆倾亦看了之后收回目光,注意到邵清和在笑,知道邵清和估计又脑补了什么狗血的戏码,不由得一阵无奈。

    比赛是淘汰制,她比完这一场就可以了,今天再没有比赛了。

    乒乓球之前已经比过几场了,今天刚巧是总决赛。网球今天是预选赛,两者结合的一天,让许昕朵有些狼狈。

    好在,这一场的对手很弱。

    至少在许昕朵看来很弱。

    许昕朵比完赛,印少疏就夹着网球拍回教室了。

    穆倾亦和邵清和也是过来看许昕朵比赛的,看完之后也离开了。

    这边许昕朵跟童延、娄栩他们汇合后,也没有多留,准备回教室。

    童延拿出纸巾来,帮许昕朵擦了擦额头的汗,问她:“要不就别参加了,你的身体情况参加室外比赛跟作死似的,容易感冒。”

    许昕朵看似十项能,其实身体底子差,免疫力也差,年年感冒落不下她,他替她生病就替了不知道多少次。

    这种体格参加这种比赛,确实有点勉强。

    许昕朵摇了摇头:“能拿到点奖金是一点。”

    童延有点无奈,却也不能说什么。

    穆家。

    穆倾亦和穆倾瑶并肩坐在餐桌前,明明坐在一起,却一言不发。就在半年前,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还不是这样。

    穆母也注意到了这种情况,心里难受,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穆父是最后进入餐厅的,进来之后坐下,看着许昕朵空出来的椅子面色一沉,说道:“她的椅子撤掉,既然离开这个家了,就没必要给她留位置。”

    穆母推了推穆父的手臂,示意他别说这种话,每次穆倾亦听到都会面露不悦。

    穆父也是生气,许昕朵居然说走就走了。他打算直接断了许昕朵的零花钱,等许昕朵在外面过不下去了,也就回来了。

    穆母却担心得不行,许昕朵一个女孩子在外面总归是不安。万一许昕朵为了钱误入歧途怎么办?尤其是许昕朵长得漂亮,就更多了些担心。

    穆母想让穆倾亦劝许昕朵回来,但是穆倾亦不答应,说丢不起那个人。他看得出来,许昕朵现在的状态巴不得穆家人放过她,就当不认识她。

    穆倾瑶更是说自己向来不被许昕朵喜欢,她去劝了反而适得其反。

    穆母想着,过几天她得去学校找许昕朵去,她到底是穆家的女儿,得回来住。

    穆父在吃饭前问道:“考试成绩出来了吧,你们俩这次考得怎么样?”

    提起这个穆倾瑶的脸色一沉,扭头偷偷看了穆倾亦一眼,回答道:“考得还可以,没有进步,也没有退步。”

    穆父则是说道:“嗯,你的学习我不太担心,不过还是有进步空间的,哪天赶上你哥哥就可以了。”

    穆父提起这件事情终于开心了一些,旁人都说他的孩子优秀,穆倾亦自然是不用说,品学兼优。穆倾瑶也是学习和钢琴等方面样样出挑,在圈子里都是出名的好孩子。

    穆父又问穆倾亦:“小亦这次又是第一名吧?”

    “是第二名。”穆倾亦冷淡地回答。

    穆父有点意外:“欸?清和超过你了?”

    “不是,第一是许昕朵。”

    餐厅里突然一静。

    穆倾瑶其实不太想让家里知道这件事情,她之前回答得也含糊。结果穆倾亦还是说出来了,她只能闷头继续吃饭。

    她不想去看父母,非常讨厌这种被比下去的感觉。

    她最讨厌的,就是许昕朵比她优秀。

    须臾,穆母声音微微发颤地问:“朵朵学习挺好的?”

    “嗯,她的总分比我多六分。”

    “她不是国际班的吗?怎么还参加你们的考试?”

    “她错过了国际班第一次考试,年底学分不够,就来参加普通班的考试。国际班的学生参加普通班考试的分数,会折半记入国际班的学分里。”

    穆母点了点头,多少有些失魂落魄的。

    本来是该高兴的事情,却又高兴不起来,心中五味杂陈,说不清道不明。

    她又问:“朵朵最近在学校里都在做什么?状态怎么样?”

    “在努力参加比赛。”

    “比赛?什么比赛?”

    “很多。”

    “她……”

    看出了穆母的不解,穆倾亦再次解释:“学校的比赛赢了有奖金,也有学分,她应该是需要钱。”

    穆父面子上有点过不去,忍不住嘟囔:“她会什么啊?出去不就是丢人现眼?!”

    穆倾亦说道:“并没有,她参加的比赛都是第一名。”

    “第一名?她之前的那个教学条件,能有什么场地?她能拿第一名?”

    穆倾亦:“乒乓球、散打是第一名,目前正在进行的比赛是网球。”

    “散打?!”穆父觉得不可思议,“她哪有什么条件学散打?而且乡下有羽毛球就不错了,还网球?”

    穆倾亦看着穆父,沉声问道:“为什么你不能承认她的优秀呢?”

    穆父依旧是不相信的状态:“怎么可能?!她那样的成长环境,怎么可能会这么多东西?”

    “脱离你控制了,很难接受是不是?”

    “穆倾亦你什么意思!?”

    “你突然发现,你的女儿就算不是被你抚养长大的也同样优秀。意识到她就算未来没有你们,同样会过得不错,有了挫败感是不是?”

    穆父喜欢控制自己身边的人,他把穆母控制得死死的。

    他把许昕朵接回来后发现许昕朵根本不受控制,就想挫败她的锐气。

    他会在细节诋毁她,让她嫌弃自己之前的生活,从而觉得穆家真的很好。

    许昕朵离开穆家他也没太在意,觉得许昕朵出去后尝到了苦头,过不下去了,就会回来求他们了。

    那个时候,许昕朵便不会再去计较什么身份的不公平,还会乖乖听话改名字。

    他就是要许昕朵尝到一些甜头,看到被他抚养成人的孩子有多优秀,这样就知道在亲生父母身边有多好了。

    他可以加倍补偿许昕朵,也是想照顾许昕朵的,毕竟就算没有亲情,也有血缘关系在。

    前提是她得听话。

    穆倾瑶的听话他就非常满意。

    结果呢,许昕朵比他带大的孩子都优秀。

    怎么可能!!

    那个半文盲的老太太带大的孩子!

    那种恶劣的教学条件!

    怎么可能?

    “她拿了不少奖金?”穆父又问。

    穆倾亦:“目前大概是六千元。”

    穆父想着,估计卡里剩的,和她赚到的奖金够她活一阵子的,想要让她回来有些难,于是暴躁地说道:“她得回来!”

    穆倾亦抬眼问:“为了去童家做客?”

    穆父没回答。

    穆倾亦食欲无,站起身来指着穆倾瑶说道:“你们可以带着她去试试看,问问尹老师喜不喜欢她,万一……尹老师博爱呢。”

    “什么混账话?”

    “我吃饱了。”穆倾亦的筷子都没动,直接离开了餐厅,上楼。

    穆倾瑶程都没有说话,此时突然掉了眼泪,接着擦了擦眼泪,快速放下筷子说道:“我也吃好了。”

    接着跟着上楼回自己的房间了,房间里隐隐约约地传来了哭声。

    穆父烦得不行:“一个天天沉着一张脸,好像我欠他似的。一个天天就知道哭,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她这么林黛玉呢,人家林黛玉还秀外慧中,她呢,结果这个连一个乡下长大的都比不过!”

    此时穆父的心中难免把孩子物质化,突然意识到,他们似乎气走了自己亲生的,各方面都更优秀的孩子。

    留下了和他们毫无血缘关系,长相、学习、谈吐等等方面较差的一个……

    穆母竟然罕见地反驳了:“还不都是因为你!这个家里现在变成这个情况都是因为你!”

    “因为我?你就一点问题都没有吗?一个当妈妈的,连孩子都搞不定,你每天除了去美容院,还会其他的事情吗?!”

    穆家父母就此吵得不可开交。

    又要到经期了,许昕朵经期前期症状非常明显,她也算是经验丰富了。所以她在即将来姨妈前就做好了准备,吃过午饭后过了一段时间,将止疼药提前吃了。

    她先去上了国际班的选修课,之后拿着图册在多媒体楼里晃,接着探头朝围棋教室看。

    结果刚看一眼,就跟在教室里面的邵清和对视了。

    邵清和倒是始终如一,人的样子温和可亲,总是笑眯眯的。参加的兴趣班也都是茶道课、书法课、围棋课。

    许昕朵还没刷卡,就有点犹豫要不要进去这个教室了。谁知邵清和主动走了出来,问道:“怎么?想参加围棋比赛?”

    许昕朵拼命参加比赛的事情已经远近闻名了。

    许昕朵叹气回答:“我还在犹豫。”

    “怎么?”

    “我围棋只是会,但是不一定能赢。参加围棋比赛就要刷一节课时,我还不一定会赢回来,这节课的课时费就算是浪费了。”

    “要不……试试看?我和你下一局。”

    “可以吗?”

    邵清和对这些兴趣班也熟悉,毕竟经常过来。他和老师打了招呼后,让许昕朵和他一起将一个棋盘搬出了教室。

    两个人将棋盘放在了走廊里给学生休息的桌椅位置,接着面对面坐好。

    许昕朵执黑子,邵清和执白子。

    走廊里不及教室里,多少有点冷。

    如今已经十一月了,教室里有供暖,走廊里也有,却因为面积大所以温度不高,坐久了会有些冷。

    邵清和的身体单薄,穿着学校的白色衬衫,领带打得规规矩矩的,外面罩着深蓝色的毛衣外套。在冷的时候,伸手将披肩披在的肩膀上,伸出手来下子。

    他的皮肤白皙得不正常,手指纤细修长,执子时那双手还真有几分柔荑的味道,明明是男孩子的手,也足够纤长,却有几分秀气。

    许昕朵向来怕冷,来时就是穿着自己的毛衣外套,还套上了童延的毛衣外套,穿了两层后总算是舒服了。

    此时倒是感觉还好。

    学校里很多人都渐渐熟悉许昕朵和童延的关系了,虽然两个人一直在否认,但是许昕朵天天穿着童延的外套,两个人形影不离的,究竟是怎么回事,很多人都有自己的猜测。

    真的下棋的时候,许昕朵就感觉到了差距,她每一步都会深思熟虑,盯着棋盘看许久。

    但是邵清和显然就是经常下棋的人,是个老手,并且脑子也够用,很快就会落子,接着较有兴趣地盯着许昕朵看。

    都说术业有专攻,很快许昕朵就意识到了,她赢不了。

    她看着棋盘大局已定,下意识地拍了一下大腿,却还是承认邵清和确实厉害。

    邵清和笑着问她:“我还当你无所不能呢,结果,短板都被我遇到了?”

    “也不是,我报名的都是我有信心的,毕竟课时费挺贵的。”

    “你很需要钱?”

    许昕朵看着邵清和,她就不信邵清和不知道她搬出去住,跟穆家决裂的事情。

    这个眯眯眼坏得很!

    然而邵清和不说,只是目光柔柔地看着她。

    随后她回答:“算是吧。”

    “其实我有办法帮你。”

    “怎么?”许昕朵扬眉。

    邵清和笑着介绍:“我的家里是开娱乐公司的,公司里有不少偶像明星。”

    许昕朵有点诧异,邵清和这个人,似乎跟娱乐公司的二世祖的形象完不符。随后她笑了笑拒绝了:“算了吧,我那方面不行。”

    “合适啊,你的这张脸适合做模特,你身高多少?”

    模特?

    许昕朵迟疑了一下子回答:“175厘米。”

    “身高虽然矮了点,但也算是踩着最低标准线了,加上你的气场和形象身材都可以,可以试试看。”

    “什么样的模特?”

    “平面模特,也可以走秀,接一些代言,拍个广告什么的。或者你混成个网红,开个淘宝店卖衣服也可以,不过我们公司没有包装网红的业务,你如果感兴趣我可以帮你问问看,近期这种多媒体公司挺多的,我们公司应该还挂靠了几个。”

    “学生可以吗?”

    “走秀时间肯定不合适了,不过平面模特做起的话,加班或者周末呗,你不是不去补课班了吗?对于你来说是双休了。”

    “不会穿得很……吧?”

    邵清和懂了许昕朵的意思了,反而笑了,压低声音回答:“国家政策不允许啊朵朵妹妹。”

    许昕朵需要再考虑一下,于是询问:“我可以加你微信吗?需要的时候我联系你。”

    “可以啊,不过要我帮忙的话,我是需要酬劳的。”

    “收入抽成?”许昕朵瞬间警惕。

    “不,我要你亲手做的饼干。”

    “居然记到现在……”许昕朵嘟囔着扫了邵清和的码,加了邵清和的好友,接着起身继续在多媒体楼里晃。

    邵清和没有在教室里,此时再进去有点晚了,就坐在走廊里看许昕朵。

    接着就看到许昕朵就像一个女特工,找到教室后,就站在后门或者风窗那里往里看,想要看看自己能不能去比赛。

    确定比不过之后,就去下一个教室。

    她不是无所不能。

    她只是足够谨慎。

    邵清和看着许昕朵走远的背影,不由得笑出声来,越发觉得许昕朵有意思了。

    疼。

    从多媒体教学楼往回走的时候,许昕朵就觉得腹痛开始了。

    说来也奇怪,她明明提前吃了药,为什么一点作用都没有,此时她已经疼得走不动路了。

    还没能走回教室,许昕朵只能在多媒体楼里的沙发坐下休息一会。

    多媒体楼里的学生渐渐走空了,清洁工过来清扫大厅,多少有些空荡,冷清后更冷了一些。她缓缓拿出自己的药看了一眼,接着发现止痛药不对劲。

    她这次带的药是胶囊,浅蓝色和深蓝色的胶囊体上,通常会印有很小的字母,写着药品的名字。

    但是她包里的药依旧是止疼药的包装,胶囊上却没有印字。

    她几乎是瞬间就反应过来,有人进过她的房间,翻过她房间里的东西,看到了止痛药。

    那个人精心制作了药的包装,做得一模一样,里面的胶囊却不是止疼药。她吃的时候,也没有特意去注意,挤出来药后就直击放进嘴里,用水送了下去。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刚才吃了一粒的究竟是什么药。

    这药是她从穆家床头柜里直接拿出来带走的。

    她把药带到新房子里后,不可能有其他人动过,只能是在穆家的时候出的问题。

    那个家里的房间不但不属于她,还有人随便进出,想想就觉得生气与寒心。

    她气得发抖,身体又疼得没有力气,只能强撑着站起身来,扶着墙壁朝学校的医务室走。

    她的嘴唇发白,身体实在不舒服,拿出手机来给童延发语音消息:“我在多媒体楼,需要去医务室,肚子疼得厉害。”

    童延很快回复了:“你在哪个位置啊,多媒体楼是一个圆,绕一圈挺久呢!”

    她没力气发消息,于是发了一个共享位置。

    她继续朝着医务室的方向走,走了一段眼前一阵模糊,接着晕倒在走廊里。

    童延跑过来的时候,许昕朵已经倒在走廊里了,明明就是怕冷的身体,却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她的身边还有两个学生凑过来看,商量着要不要叫救护车。

    童延看到许昕朵晕倒的样子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快速跑过来抱着许昕朵往外跑,他家里的车就停在校门口。

    此时正是放学时间,多媒体楼和教学楼里几乎没人,学生都在学校门口聚集,寻找自家的车辆。

    在人群中童延抱着许昕朵快速跑出去,他很急,动作没有片刻的停留,有人挡住他,他就侧过身毫不留情地用自己的肩膀撞开,同时还要尽可能护着许昕朵。

    “操!滚开!”童延骂了一句之后,穿过人群,发现许昕朵的车停得更近,于是上了许昕朵粉丝的保时捷上。

    德雨平时没什么事情做,就很早就来占好地方接许昕朵,这次倒是立功了。

    童延上了车后对德雨说:“去医院。”

    德雨也没多问,启动车子的同时说道:“违章的费用你交啊!”

    说完,一脚油门冲了出去。

    德雨平时开车还挺温柔的,主要是乘车的是一个挺漂亮的小姑娘,德雨也愿意聊天,就开得稳一些。

    其实她自己开车的时候,开得特别虎。

    这次倒是有了正当理由,车开得横冲直撞的。

    童延一直坐在许昕朵身边,稳着她的身体,这车很帅,是个小跑,但是四座的后排着实不舒服。

    童延干脆将许昕朵抱在怀里,生怕许昕朵死了,还在按着许昕朵的脉门。

    他有点想用手机查有没有女孩子痛经痛死的案例……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二合一了,今天18点没有更新啦,明天早上8点见~

    留言随机一百个红包。

    注:童延是乱了神,急救方式请参考正确的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