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真千金懒得理你[互穿] > 35、报复
    ()    童延将许昕朵抱到了急救室, 很快有大夫过来询问童延情况。

    童延抱着她送到了一个病床上说道:“痛经, 她痛经特别严重。”

    “有没有过性|生活?”

    “啊?没有。”童延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有点慌, 为什么大夫问他的时候眼神犀利?

    “排除宫外孕?”

    童延十分肯定地回答:“肯定不是, 就是痛经。”

    大夫在同时检查许昕朵的生命体征,说道:“我们这边会先打止痛针,之后转妇科。”

    “哦……好的。”

    德雨进来后就去办理手续了。

    童延留在床边照顾许昕朵,看着大夫给许昕朵打止痛针。

    大夫在帮许昕朵检查的时候, 询问:“怎么这么严重,有没有子|宫|内|膜异位这些病?”

    童延有点蒙,摇头回答:“我不知道,帮她检查一下吧。”

    “你是她的同学?”大夫看了一眼童延身上的校服,问道。

    “对。”

    “能联系到她的家长吗?”

    “不用联系, 我就可以代表。”

    “那联系一下班主任吧。”

    童延指着自己问:“我不行吗?”

    “你能帮她做主做检查吗?先等她醒过来吧。”

    童延看着大夫有点无奈, 这种事情真没辙。

    他又询问了其他的问题,被告知等许昕朵醒过来就可以了,还是有点不放心:“用不用扣一个氧气罩,或者戴个心跳检测仪什么的?”

    大夫都被童延紧张的样子逗笑了,说道:“放心吧, 这种痛经的女孩子经常出现,检查过生命体征了,没有其他问题。”

    那笑容, 估计是把他当成是许昕朵的男朋友了,童延不叫家长和老师来,也是怕知道早恋的事情。

    童延只能回去坐在床边守着, 急救室里还有不少出现突发事故的患者,甚至还有人在哭,哭得特别大声,十分瘆人。

    童延去拉上帘子的时候,随便看了一眼,看一眼就赶紧扭过头去了。是出车祸送进来的人,身上都是血,他受不住那个画面,打架特别狠的人却晕血,童延估计是独一份。

    他想给许昕朵换个病房,就给管家发消息,问能不能联系到单人病房。

    结果没一会尹婳就给童延打电话了。

    童延接通后解释道:“我没事,我同学痛经晕倒了进医院了,这里太吵了,我怕耽误她休息。”

    “同学?许昕朵吗?”

    “哦……你都知道名了?”童延知道尹婳常年盯着他的状态。

    学校里没有关于他的帖子,一方面是因为尹婳是娱乐圈的人,作为星二代,他有什么新闻也会上热搜。当年他十几岁纹身都上过热搜被痛骂,接着尹婳的团队编了那个感人的故事。

    一方面他未来是童家继承人,身上不能有任何污点。

    他刚问病房尹婳就知道了,他也不意外。尹婳知道许昕朵他也不太意外,估计是调查过许昕朵的家庭背景了吧。

    他是童家的继承人,他以后的夫人绝对要带的出手,最好的选择是门当户对,同样优秀的女人。其次才是像尹婳这样美丽,有一定知名度,能帮忙交际的夫人。

    许昕朵不合适。

    就算是穆家的亲生女儿,都会被嫌弃。对于童家来说,穆家只能算是上不了台面的小门小户。

    尹婳在电话那边回答:“上次不是自我介绍了吗?”

    童延大咧咧地说:“嗯,是她,你不用管了,我这边安排就行了。”

    “在哪家医院?”

    这个问题让童延十分意外,忍不住问:“你不会要过来吧?妈!你来容易上新闻,这要是传出个新闻说你怀二胎来孕检怎么办?说你为了稳固地位中老年生娃,还是夸我爸老当益壮?”

    “你才中老年!”

    “对对对,你风华正茂。”

    最后,童延还是告诉了尹婳医院的位置。

    他这边转到了妇科,这里也没找到合适的床位,只是将床推到了走廊里,地方比较僻静,也不算冷,没那么吵了。

    德雨也办完手续了,跟着在一边守着。

    护士长时不时会过来看许昕朵一眼她醒没醒,太久没醒的话,还需要后续治疗。

    德雨看到谁都能聊几句,接着就听到护士长说:“她这个年纪的小女孩痛经的也多,这么严重估计是内|膜异位,做个检查查一查吧,也放心不是?”

    德雨跟着问:“再大一大能缓解?”

    “宫|颈管狭窄的话,生孩子后能缓解一些,具体还得看她的身体情况。”

    正聊着呢,娄栩急冲冲地跑了过来,到了床边看着许昕朵问童延:“怎么突然晕倒了,我听说之后都急死了。”

    娄栩是听说的,童延抱着许昕朵离开学校的画面简直沸腾了整个嘉华。她这边着急,还联系不上童延,就打许昕朵的手机。

    童延接听了电话,告诉了娄栩地方,娄栩便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

    “痛经。”童延回答。

    “这么严重?还能晕倒的?”娄栩说着,伸手去摸许昕朵的额头。

    童延看着娄栩的动作有些不解,问:“痛经你摸额头做什么?”

    “哦……也对……电视剧看多了。”娄栩看周围也没有能坐的地方,左右看了看后,最后靠着窗台站着,问童延,“大夫怎么说?”

    “等她醒过来就行了,打了止痛针,一会就好了。”

    童延说是这样说,人却是眉头紧锁,这干等人也不醒,他心里紧张得不行。

    过了能有五分钟,许昕朵悠悠转醒,睁开眼睛看了看童延,再看看病床。

    娄栩凑过去问:“你醒了啊?”

    娄栩正好在许昕朵的头顶,她需要抬头才能看到娄栩,于是含糊地回应:“嗯。”

    童延帮她掖了掖被子,问:“没提前吃药吗?这次怎么这么严重?现在还疼不疼?”

    许昕朵感受了一下后说道:“不疼,腰酸。”

    随后她让德雨去帮他们买晚餐,支开了德雨。接着让童延把她的包递给她,她把止疼药拿了出来,跟他们说了这件事。

    童延拿着药,问:“穆倾瑶干的?”

    除了穆倾瑶,再想不到别人这么恨许昕朵了。

    许昕朵看童延的表情,就知道童延肯定是要去收拾穆倾瑶了,就算她不好碰女生,也能找来一群人给穆倾瑶收拾得明明白白的。

    许昕朵摇头:“她不会承认的,而且,这件事完可以说成是我自己痛经,我自己晕倒的,跟她没关系。”

    童延暴躁的性子又来了:“我管她承不承认呢?”

    许昕朵伸手勾住了童延的手指,说道:“你别气,这种人不配让你生气。我想玩个大的,就不知道能不能顺利。”

    许昕朵的指尖很凉,让童延一阵心痛。

    童延心里难受得可以去毁灭世界。

    娄栩也是气得不行,都想直接去骂穆倾瑶了,这种人真的太婊了:“她怎么这么恶毒呢,长得老实巴交的,人这么恶劣?”

    “对啊,就是很婊,我们就在婊上做文章吧。”许昕朵缓缓坐起身来,说道,“我在穆家的时候经常会去楼下喝水,有一次无意间听到穆倾瑶在客厅里打电话,她背对着我没看到我,我听到了一些。”

    娄栩凑过去听八卦:“什么啊?”

    “我也是听到你说八卦,才前后联想了一下知道了个大概。之前李辛柠和沈筑杭暧昧,穆倾瑶一直怀恨在心,所以在跟另外一个人玩暧昧,说着李辛柠的坏话。我猜测,那个男生是应该是李辛柠的暧昧对象吧。”

    娄栩点头:“然后呢?”

    “我们搞到一点证据,让沈筑杭知道自己被戴绿帽了。”

    娄栩想了想后觉得不解气:“这有什么啊,就是让沈筑杭知道这件事情了而已。”

    许昕朵解释道:“沈筑杭不是一个豁达的性子,肯定会跟穆倾瑶闹得不可开交,穆倾瑶那边还有沈筑杭疑是劈腿的事情在,心里也会有芥蒂。也算是在他们两个人的感情之间埋下一颗隐患种子吧……”

    穆家在意的是什么呢?

    穆倾瑶和沈筑杭的婚约。

    如果这段婚约出现问题了呢?

    穆倾瑶不招惹她,许昕朵也不会去管穆倾瑶,但是这位主动过来挑衅,她就要反击了。

    许昕朵真的有耐心一点一点让穆倾瑶和沈筑杭的感情出问题,毕竟这两位都不是省油的灯。

    就算他们为了家庭利益真的结婚了,婚后也会一直都有缝隙。

    他们正说着,走廊里出现了一行黑衣人。

    许昕朵和童延几乎是一眼就认出了,这是“他们的母亲大人”来了。

    尹婳出门会带着自己的小团队,有助理,还有保镖,这群人加一起五个人,浩浩荡荡地过来了。

    此时尹婳戴着帽子和口罩,眼睛上还有墨镜,伪装得很好,想要分析她是谁,只能从身高和身材了。但是尹婳气场太强,走路仿佛在走秀,过来的时候引得其他人纷纷侧目。

    尹婳到了之后就问许昕朵:“醒过来了?”

    许昕朵真的被惊到了,弱弱地回答:“嗯……好多了,伯母你怎么来了?”

    “哦,童延跟我说的,我有点担心就过来了,想要亲自看看,身体怎么样?”

    许昕朵赶紧说:“已经不疼了。”

    “痛经怎么这么严重?检查过吗?”尹婳随便摆了摆手,原本在坐着的童延只能起身站在一边去,尹婳十分优雅地坐在了椅子上,拿下了墨镜看着许昕朵问。

    童延首先回答:“我问过了,彩超什么的得明天才能检查,工作人员已经下班了。”

    尹婳抬头看了童延一眼,接着说道:“换一家医院,带走。”

    尹婳说完,助理就推过来了一个轮椅,让许昕朵坐上去,还给许昕朵披上了毯子。

    许昕朵坐在轮椅上求助地看向童延,童延也是非常惊讶,只能跟着他们离开。

    娄栩只能追上来问许昕朵:“我先走了?”

    “嗯,好。”

    “穆倾瑶那边用我帮忙做什么吗?”

    “他们对你太熟了,你做着不方便,我想一想再告诉你。”

    娄栩很快跟他们打招呼离开了,特别乖巧可爱。

    当时送许昕朵去医院着急,去的是最近的一家,而且许昕朵没醒,童延也不能带着许昕朵离开。

    许昕朵刚醒没一会尹婳就到了,带着许昕朵去了一家私人医院,进行了面的检查。

    在许昕朵去检查的时候,尹婳问童延:“她一直这样吗?”

    “嗯,她那个身体差劲透了。”说完,童延掰着手指头跟尹婳算许昕朵身上的毛病,包括从小挨冻有冻疮,从小吃的不好导致肠胃不好,加上体寒常年痛经,免疫力极差部都说了。

    尹婳听完心里有点难受。

    她沉默地坐在一边,手指在小圆桌上来回敲击。

    她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那个挥之不去的画面。

    她记得有一阵子童延特别厌食,给他什么都不吃,那阵子瘦的不行。

    结果突然有一天童延变得十分拘谨,总是紧张地到处看,眼神里透漏着不安,那战战兢兢的模样让人恨不得将童延抱进怀里安慰。

    那天,尹婳觉得她应该陪着儿子,和童延聊天童延不怎么回答,问童延想不想吃饭,童延稍作犹豫之后同意了。

    尹婳心中一喜,问童延想吃什么,童延小心翼翼地回答:“方便面。”

    说完那句话,童延就好像提了一个十分苛刻的要求似的,可怜巴巴地看着尹婳,仿佛这个要求十分放肆,甚至是奢侈的。

    不过是方便面而已。

    最低廉的东西。

    尹婳让人给童延做了,童延看到方便面眼睛都亮了,拿着筷子吃着面条,吃的时候,还小心翼翼地偷偷看尹婳。

    那个年纪的童延脸小眼睛大,低下头抬起眼睛偷偷看尹婳的时候,眼睛大得出奇。

    童延吃得那么小心,那么珍惜,就好像从来没吃过这样的美味一样,偷看的时候还生怕尹婳会不让自己吃了。

    尹婳觉得非常奇怪,心脏在那一瞬间都揪紧了。

    不是因为童延厌食,而是觉得此时坐着的童延陌生,仿佛不是自己的儿子,而是另外一个孩子。

    这个孩子从小受苦,家里贫困,连方便面都吃不起。

    这才让这个孩子觉得方便面奢侈,所以吃的时候才会那么珍惜。

    可是仔细看,那就是她的孩子啊,是童延,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是因为她的陪伴太少了吗?

    现在听到许昕朵的遭遇,尹婳难受得面色阴沉。

    再去看童延,他大咧咧坐在不远处,手里拿着手机,似乎正在跟谁聊天,打字很快。

    尹婳问他:“最近练琴了吗?”

    童延含糊地回答:“哦……练了。”

    “快考试了吧,学得怎么样?”

    “光练琴了,没学,听天由命吧。”

    尹婳对于这种态度真的是习以为常,还想再说几句,低头看到了管家发来的消息:穆夫人希望带着女儿穆倾瑶来见您,他们说许昕朵最近不太方便。

    尹婳看着手机消息,“啧”了一声后,用语音回复:“那种狗杂种不配踏进我家的家门,让她们滚。”

    管家回复:好的,会礼貌回复过去的。

    礼貌,是为了维持尹婳的风评而已。

    检查结果出来后,许昕朵和童延都没拿到,尹婳独自拿在手里,明明一叠单子,却只是自己拿着依次去看,接着询问身边的医生。还有一些化验的项目,需要明天和后天才能出结果。

    尹婳一向强势,这两位也习惯了,留在旁边没有多说什么。

    尹婳看着单子说道:“身体确实不太好,还有些贫血,好在没有什么大病。女人的身体得慢慢调,你搬到我那里去住吧,我安排人给你调一调身体。”

    许昕朵吓了一跳,和童延对视了一眼。

    两个人都有点慌张,尹婳对她这么照顾,难不成发现什么了?

    不过他们俩不敢问,只能装傻充愣,许昕朵连连拒绝:“不用的伯母,我以后经期吃药就可以了。”

    尹婳拿着单子,抬头看了许昕朵一眼:“只吃药?童延就是这么照顾你的?”

    童延赶紧问:“怎么调啊?”

    “我拿着单子问问身边熟悉的人,问题不算太严重的都可以调过来,最基础的暖宫项目也能缓解一些。”

    童延立即对许昕朵说:“那你去吧。”

    许昕朵有一瞬间的心虚。

    她在童延身体里的时候还好,她的身份是尹婳的儿子,被尹婳照顾也是理直气壮的。

    现在她是许昕朵,穆家都不被重视的“养女”,这种身份尹婳应该不愿理才对,对她这么好让她有点不安。

    她不知道尹婳的心里是怎么想的,是猜到了她和童延互换的事情了,还是说觉得她是童延的女朋友?

    如果觉得她是童延的女朋友,叫到身边去是调|教儿媳妇,还是打压她让他们分手?

    “住到您的别墅去吗?”许昕朵小心地问。

    尹婳扬起嘴角笑了一笑:“对我家居住情况还挺了解的?”

    童家一家三口,分开住三个地方,尹婳自己住在一个地方,虽然距离近,但是没有一家人的感觉。

    “童延说的。”

    尹婳又看了看许昕朵,此时还是很虚弱,便随口说道:“你过几天过来吧,我让人收拾出来一个房间来,你现在先回去休息,实在不行明天学校就请假。”

    “好,谢谢伯母。”

    尹婳又看了许昕朵一眼后,拿着化验单又浩浩荡荡地离开了。

    童延还想看看体检结果呢,结果到最后他连一张纸都没碰到,只能去问单子还能不能再出一份。工作人员立即帮童延去处理了,只是需要等一会。

    童延让德雨把许昕朵送回家,自己独自离开了。

    他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穆倾瑶最近加入了学校的拉拉队,近期有比赛,她们还都有课,就只能利用放学后的时间来练习。

    此时穆倾瑶就和拉拉队的其他成员,在体育馆里排练队形。

    体育馆里就有音响,音乐声还在放,在整个体育馆里回荡着,认真排练的女生们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进入了体育馆,还去了二楼的看台位置。

    体育馆里,一楼是场地和部分看台。

    二楼有一个围栏,后面还有看台,很多时候学生们会来二楼的栏杆边往下看,位置刚好合适。

    童延带着人来的就是围栏边。

    他站的位置有些远,能看到有人在练习,调整手里的激光笔后,用手机给苏威发消息:断电。

    2秒后,整个体育馆都陷入了黑暗中。

    此时已经晚上九点多,断电后的体育馆里陷入了完的黑暗,引得一群女生惊呼了一声。

    童延戴上了夜视镜,找到了穆倾瑶后用激光笔指向她。

    和童延同行的是弓箭社的成员,在童延身边的就是一个女孩子,也戴着夜视镜,看着穆倾瑶还在冷笑,有点假小子的架势。

    她看到了激光笔后,打开了罐子,拿他们提前制作好的棉布弓箭蘸了片刻后拿起来,朝着穆倾瑶瞄准,接着放箭。

    这个弓箭不是箭尖的,那种杀伤力太大,容易出大事。

    他们用的就是弓箭长短的木棍,木棍的一头包裹上棉絮,用棉布包着系牢固了。这样的头会有减震作用,打在身上会有些疼,但是没有大事。

    他们拿来的罐子里是液氮。

    液氮是一种液态的氮气,-196c,接触的一瞬间没有影响,有2秒的时间才会损伤皮肤。

    很多地方会用液氮点斑、点皮肤上的疣,会让表层皮肤坏死,接着结痂脱落,让有色素位置的皮肤脱落,达到点斑的效果。

    被液氮碰过时间短还好,如果出现了问题就是不可逆转的,甚至可能出现肿胀和水疱。

    液氮不会在皮肤上留下疤痕,甚至不会有任何太大的痕迹,一段时间后就会恢复,但是一段时间的折磨还是有的,至少能让她脱层皮。

    他们用棉布和棉絮蘸了液氮,专门攻击在穆倾瑶的皮肤上,就是这个目的。

    别惹许昕朵,许昕朵背后有恶魔。

    就算童延不能真的去跟穆倾瑶动手,也要让穆倾瑶脱层皮!

    夜视镜下,童延看到穆倾瑶慌乱的狂奔,尖叫、恐惧,甚至还在哭求。

    可是他们早就把体育馆的门关上了,这群女孩子都跟无头苍蝇一样的乱跑。跑了一会后他们发现被针对的只有穆倾瑶,渐渐地开着躲开穆倾瑶,不帮她,独独留下她。

    有女孩子对着大厅里喊:“你们够了!我要报警了!”

    童延听到之后立即将激光笔指向那个女生,那个女生吓得手机都掉了。童延也只是吓唬一下而已,之后再次照向穆倾瑶。

    他们准备了五十根箭,两个人同时持弓。

    将弓箭发射完毕后,童延他们带着夜视镜从预先留好的窗口离开,来的无声无息,走的也是没有痕迹。

    他们离开后不久恢复供电。

    一群惊慌失措的女孩子在恢复光亮后,才看到彼此的状态,居然有一群女孩子一直静静地站在旁边。她们似乎早就知道会有人来,不会伤害她们,只是针对穆倾瑶一个人而已。

    她们也不管,只是冷眼旁观。

    穆倾瑶看着那群人,一瞬间万念俱灰。

    拿着弓箭的假小子问童延:“你为什么要让人通知一部分人啊?其实部的人都在乱跑,我也不会打偏。”

    “我就是要让穆倾瑶知道,她被很多人讨厌着,这种难受,加上皮肤上的难受,够她受的。”

    “够狠。”

    童延低下头拿着手机询问:药里面是什么查出来了吗?

    童延将其他的药拧开了一粒,看着里面的白色粉末有点纠结,生怕是石灰粉这种东西。许昕朵本来肠胃就不好,受不住这个。

    管家:是面粉。

    童延松了一口气。

    童延打电话给许昕朵,打算告诉许昕朵一声,这样许昕朵也能放心。

    电话接通后,许昕朵的声音有点含糊:“喂,怎么了?”

    “你干吗呢?”

    “吃零食,泡jiojio。”

    “你泡脚的时候还吃零食?”

    “对啊,家里零食太多了,到处都是,随手就抓来了一个,没忍住就吃了。而且,泡脚是我们贫民最廉价的养生方式了。”

    童延听着许昕朵的声音,心情终于好了几分,原本还在愤怒的人,整个人身上都带着浓重的戾气。此时,却像是被治愈了一般,拿着手机笑得那么纯粹,眼眸弯弯的,瞳孔与星河一般浩瀚。

    他跟许昕朵说了检验结果,告诉许昕朵可以放心了。

    许昕朵倒是很淡然:“嗯,那你也回家吧。”

    “你怎么知道我在外面?”

    “有风声,而且,我了解你。”许昕朵的话稍作停顿后,又道,“谢谢你。”

    作者有话要说:  两章合一了,今天单更,么么哒。

    留言随机一百个红包

    注:报复方法仅用于写书,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