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真千金懒得理你[互穿] > 49、拒绝
    ()    许昕朵回到教室后就双手捧着手机, 开始翻app里语文角这个版块, 果然找到了自己的作文, 当时就想找条绳子上吊。

    死了算了。

    活不下去了。

    丢死人了。

    她需要毁尸灭迹, 研究怎么才能删掉,结果她发现她根本摆弄不明白,之前童延是怎么做到删帖的呢?

    尹婳能知道不?

    正研究呢,就看到童延发来了消息:想删小作文?

    许昕朵突然后悔了, 刚才不应该只打一巴掌,他们就应该同归于尽!

    童延:好啦,我知道了,我帮你删。

    许昕朵:你怎么做到的?

    童延:花钱请黑客啊,而且这个破app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想改一下简单死了。

    许昕朵:哦。

    童延:给我的情书怎么能给别人看呢?对吧?

    许昕朵看着手机, 就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在燃烧。

    她飞速打字,想要否认,结果输入了几个版本都觉得有点太假了,欲盖弥彰得太明显。

    还没想好究竟怎么回复好,那边就再次发来了文字:你输入半天了, 怎么还没发过来,又写小作文呢?

    许昕朵:去死!

    童延:嘻嘻嘻。

    许昕朵:别误会,我就是随便写个作文, 拿你抒情。

    童延:嗯嗯,我就当我信了。

    许昕朵:就是这样!

    她觉得她必须快速解释清楚,不然她容易和刘雅婷一个下场, 于是手指打字飞快。

    童延看着手机就忍不住笑,脑子里想着许昕朵害羞的样子,想想就觉得有意思。

    他用手机打字:没事,表白这种事情由我来。

    结果还没发过去,就看到手机屏幕上出现了许昕朵发来的文字。

    许昕朵:我对你没有任何想法,你多虑了。

    许昕朵:我和星娱的合同上也有条款,一年内不会恋爱,我自己也没有谈恋爱的想法。

    许昕朵:真的只是随便写写而已,谁会喜欢你这种幼稚鬼?

    童延看着屏幕上的文字,原本的笑意瞬间部消失了。

    合同?不能恋爱?

    不会喜欢他?

    他表情木讷地看着手机屏幕,将自己还没来得及发出去的文字删掉了,接着就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了。

    他低头看看自己桌面上的卷子,是他为许昕朵做出留在国内决定后,走出的第一步。

    结果他刚刚走出第一步,就已经被许昕朵拒绝了。

    眼眶有点酸。

    他觉得眼皮在下搭,有点困,想睡觉。他似乎一瞬间就丧气了起来,斗志无,只想继续睡觉。

    努力什么啊,这些努力都是徒劳。

    她毫不犹豫地签了合同,就证明她真的没有想过和他在一起吧?

    说来也是,他们两个人接触的时间那么短,许昕朵也不会喜欢上他吧。

    怎么办,心口好难受,呼吸都在发颤。

    一秒云端,一秒坠入泥污里。

    随她升随她灭,都由她。

    童延趴在桌面缓了好一会的神,都不知道许昕朵的消息该怎么回。

    他过了一会问魏岚:“你追女生,被拒绝了怎么办?”

    魏岚回答得很快:“追下一个。”

    “如果你非常喜欢她呢?”

    “我还没特别喜欢过谁呢。”

    童延躺在桌面上正颓然呢,魏岚居然凑过来问:“朵爷拒绝了?我就说你被打傻了吧。”

    “来,现在我们两个去散打教室去打一场。”

    “别别别,其实被拒绝是正常,朵爷浑身上下就写着两个字:难追。”

    童延不想说话,只想趴着。

    魏岚继续说:“朵爷要是直接让你给追上了,我都觉得是你惹了朵爷,朵爷想你乖乖的在她身边挨揍。”

    “我在你的印象里是不是也是俩字?”

    “哪两个字?”

    “欠打。”

    魏岚笑了半天,居然默认了。

    童延突然坐直身体,揉了揉脸让自己振作起来。

    她不喜欢他,就努力让她喜欢上自己,哪能一下子就两情相悦呢是不是?

    既然喜欢了就去追!反正他也做出决定了,追不到绝不罢休。

    所以现在迫在眉睫的问题是,这个合同能不能解约了?不然真的很难追啊!

    许昕朵拎着饼干走到了医院里。

    这里是上一次尹婳带她来的私人医院,各种设备齐,装修也极为高档,服务态度也特别好。医院里的人不多,工作人员都比病人多,和一般的医院有着不小的差距。

    据说来这里都需要提前预约,每天限制来看病的人数。他们这里没有固定的医生,都是有预定后从国各地的医院赶过来的专家大夫。

    当然,也有特别的一点,就是挂号费就四位数,仅仅是挂号而已。

    许昕朵上次能突然来检查,还是尹婳动用了关系,挂号费多了几倍,才让已经要下班的工作人员和大夫陪着他们加班。

    邵清和住的是vip病房,许昕朵拎着饼干朝着病房走,路过休息室的时候听到了争吵声。

    男人低吼:“别再搞这些鬼把戏了,你看看你现在这副鬼样子,我看到你都会觉得恐怖,怎么可能继续跟你继续相处。”

    女人反驳:“这就是你出轨的理由吗?明明是你的错,却说得道貌盎然的!”

    许昕朵路过后随便瞥了一眼,看到是一对老夫妻,看年纪都超过五十岁了,甚至要更年长一些。

    她没在意,看着门牌号继续寻找,却突然被人抓住了手腕,将她拽到了一边。

    她吓了一跳,抬头就跟熟悉的温柔眼睛对视了,邵清和在笑,他似乎永远是这副温和的模样。

    只是两个人靠得有点近,让她很是讨厌。她想要后退,邵清和却不松开她,手出奇的有力,似乎是不想让她打扰那两个人争吵。

    这个时候,争吵的男人说道:“你让清和配合你装病,这么多年了,你有没有想过他的感受?一个好好的男生,成了远近闻名的病秧子?”

    “这有什么问题?大家会对他多一些同情,从而照顾他。”

    许昕朵看着邵清和,似乎是想到争吵的人和邵清和有关系了。

    邵清和低声说:“我们从这边走。”

    邵清和说完,拉着许昕朵的手臂带着她往病房走,走的是逃生通道类的小道。

    许昕朵确定离老两口远一些了,才问:“刚才的两位是你的爷爷奶奶?”

    “是父母。”

    “……”

    这年龄差距有点大。

    邵清和解释道:“我是他们失独后的老来得子。”

    这种事情许昕朵不能评价什么,只是沉默地说:“我就是来给你送饼干的。”

    说着,直接将饼干递到了邵清和的手里。

    “来都来了,直接走?这不符合我的待客之道。”邵清和刷卡进入了自己的病房,走进去后给许昕朵倒了一杯水,递给她。

    许昕朵想了想后还是坐在了病房里的沙发上,问他:“我听到了吵架内容,没事吗?”

    邵清和不在意:“无所谓,我也知道你的秘密,也没有到处去说。”

    “你相信我?”

    “我只是相信你根本没有人可八卦。”

    “我可以跟娄栩说啊,和她说了,世界就知道了。”

    “那你说吧。”

    许昕朵看了看邵清和,觉得没意思,捧着水杯喝了一口。

    邵清和还穿着病号服,不过病号服外面套了一件毛衣外套,配着他病态白的皮肤,看起来还真有几分像个病人。

    邵清和坐在病床上,笑呵呵地看着她,拿来了许昕朵带来的饼干吃了一口后,一边点头一边说:“朵朵妹妹做的饼干确实好吃。”

    许昕朵没在意那句夸奖,还是有点好奇,问道:“所以……你一直是在装病吗?”

    “嗯,我妈妈为了挽回出轨的丈夫,就想到了这个方法。”

    “那你平时总吃药。”

    “吃的美白丸。”

    许昕朵吃了一惊,忍不住问:“这个美白丸效果还挺好的?”

    邵清和是真的白,白到不正常了。

    “其实吧,就是障眼法。这种药物会影响血液的流动,让你看起来皮肤没有一点血色,就白了呗。我不推荐你吃,这东西影响心脏,会给心脏增加负担。”

    “哦……”许昕朵指了指门外,问道,“露馅了?”

    邵清和摇了摇头,笑着回答:“我主动跟我爸爸说的,我不想装病了。”

    “哦。”许昕朵真的搞不懂邵清和,“那你之后就不用装了?”

    “过度一段时间吧,不然我妈妈会很难堪。”

    “所以呵呵哥哥也很温柔呢!”

    邵清和愣了一瞬间,接着开始大笑出声。

    邵清和虽然总是笑眯眯的,但是眼睛里经常没有半点笑意,这次倒是难得的爽朗大笑。

    许昕朵问:“吵成那样真的没问题吗?你不去劝一劝?”

    “不劝,最好离婚。”

    许昕朵调整了一个姿势,翘起二郎腿来说道:“我以前觉得吧,你总关注我是不是居心叵测。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你就是在寻找比你还惨的人,看到别人比你惨你就心里被安慰了,以此来找平衡是不是?”

    邵清和也不在意,坦然承认:“是啊,我的身边这群孩子都太幸福了,难得碰到一个这么惨的。我就喜欢看你苦兮兮的日子是怎么度过的,我说不定就找到慰藉了,能鼓励我活下去呢?”

    许昕朵不想让邵清和得逞,故意说道:“我没有你惨,我现在很自由。”

    邵清和一句话秒杀她:“我有钱。”

    许昕朵不再说话了。

    邵清和不再笑了,只是看着许昕朵,突然说道:“许昕朵,你可要好好活着,我可靠着你的励志故事续命呢。”

    “这是你帮我的理由?”

    “算是吧。”

    “所以……你快坚持不下去了?”

    这回改为邵清和抿着嘴唇不说话了。

    那两个人是他的父母,他无法选择,无法背叛。他母亲的精神状态,对他来说就是一种慢性折磨。

    很痛苦。

    但是没办法跟别人述说。

    如果心里很痛,那就微笑吧,不能让人看了笑话。

    邵清和笑得很累。

    许昕朵突然说道:“我会活得很好,让他们看着我活得好,这才最痛快。”

    她说完站起身来朝外走,同时道别:“拜拜啦呵呵哥哥,我要去努力工作了。”

    “嗯,再见。”邵清和回答,看着她走出去。

    邵清和又吃了一块饼干,接着拿出饼干看上面的圣诞树图案,许昕朵还真是一块一块装饰的,十分用心。

    他拿出手机来,对着饼干拍了一张相片,接着发了一条朋友圈。

    邵清和:第一份圣诞礼物,朵朵妹妹亲手做的饼干一袋,开心:)

    评论很快就出现了。

    穆倾亦:……

    娄栩:哦哟?朵朵妹妹怎么没给我啊许昕朵。

    李辛柠:哇,你和新同桌相处很好啊。

    作者有话要说:  留言随机五十个红包。

    *

    推荐一本书:

    《豪门少爷总跪搓衣板》半截白菜

    简介:

    上辈子,云绿被孤立,被继母继姐逼出了云家,成为遭人嘲笑的破落千金。

    这辈子,云绿见招拆招,大杀四方,跟继母继姐斗到底,把她们逼疯,夺回属于自己的千金之位。

    她经历过两世,学会了示弱学会了笑脸迎人,活得言不由衷,却碰上了江郁,他护着她,给她家,并告诉她:“你可以给世界甩脸,我替你兜着。”

    我让你任性到底。

    --江郁

    黎城第一太子爷,嚣张跋扈,怼天怼地,开着跑车能将人逼到墙角瑟瑟发抖……

    无人敢惹。

    只有圈内好友知道:太子爷英年早婚,还是个……妻管严。

    随时要跪搓衣板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