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真千金懒得理你[互穿] > 50、离婚
    ()    许昕朵参加完公司的培训回到尹婳别墅里, 稍微有点疲惫。

    进入家门后安静地换了鞋子, 背着书包朝楼梯走, 就看到尹婳从楼上走了下来, 对她说道:“你的妈妈今天来过。”

    许昕朵听到这个消息下意识蹙眉,问:“她来想要认识你?”

    “说是来找你的,我告诉她说你还没回来,她就一直在外面等, 说要等到你回来亲自见你。我跟她说了你明天会正常时间回来,让她明天再来,她才离开。”

    许昕朵听完一阵烦躁,她现在听到这家人的名字、事情都会觉得很烦,简直就是生理厌恶。

    尹婳看出了她的厌恶模样, 说道:“实在不行就跟她说你现在是我的养女吧, 同样是养女,做我的养女肯定比做穆家的好,我会把你的抚养权争取过来。”

    “嗯,好,我确实不想跟他们有什么牵扯了。”

    “不过这样的话……你和延延会成为兄妹。”

    “……”

    许昕朵犹豫了会, 咬着下唇不说话,两边难以取舍。

    尹婳看着许昕朵微笑,随后拍了拍许昕朵的肩膀说道:“这样吧, 我明天陪你见她,看看她说什么,我们之后再想办法应对。”

    许昕朵点头同意了。

    尹婳走过来捧着许昕朵的脸颊, 在许昕朵额头亲了一下:“好啦,别这样,挺漂亮的一个小姑娘,都成丧气脸了。回房间里去洗漱一下,然后好好睡一觉。”

    许昕朵被亲得不好意思了,还是点了点头。

    看到许昕朵害羞,尹婳喜欢得不行,两个站着的位置正好差一级台阶,她顺势抱着许昕朵往自己怀里揉:“我女儿怎么这么可爱呢。”

    许昕朵被尹婳抱了一会,才快步回到房间里去洗漱。

    临睡前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看到了数条未读消息。

    她回来的路上已经累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都没有看过手机。

    她首先点开娄栩的:许昕朵!我的圣诞礼物呢?!啊?!只给邵清和不给我!绝交!哼!

    许昕朵打字回复:是邵清和帮我介绍模特的兼职,我给的谢礼,你是怎么知道的?

    娄栩:[图片]

    娄栩:你看,邵清和发的朋友圈。

    许昕朵:乖,我会给你准备礼物的。

    娄栩:我也会给你准备礼物的!!

    她退出来后,看到了童延发来的消息:邵清和怎么那么骚呢?

    许昕朵:你也知道了?

    童延:也?你又在我前面回别人消息了?

    许昕朵才发现童延居然这么敏感。

    许昕朵:她的消息在你上面。

    童延:那就证明她比我后发的消息啊!

    许昕朵:好,我错了。

    童延:啧,态度良好,坚决不改。

    许昕朵:你是怎么知道的?

    童延:魏岚发给我的,魏岚是在微信群里看到别人截图八卦的,他们说你劈腿了。

    许昕朵:……

    童延:还说你专搞同桌。

    许昕朵:……

    童延:我是被你抛弃的人,众人对我纷纷投以同情。

    许昕朵:只是送了一个饼干而已!

    童延:你送我点什么,我也发朋友圈。

    许昕朵:你发朋友圈没用,你一共也没几个好友,那几个好友也不会截图出去。

    童延:他太骚了,气死我了。

    许昕朵:别理他。

    童延在这个时候打来语音电话,许昕朵有气无力地接听了:“喂。”

    “到家了吗?”

    “嗯,到了。”

    “怎么这么弱,很累?今天训练什么了?”

    “开肩。”

    “没哭吧?”

    “嗯,但是也很疼。”

    许昕朵的身体没有经历过正规的开肩和拉伸,很多动作都只做过一些自己可以完成的,但是需要人配合的,就从来没有做过了。

    今天给许昕朵开肩,十七年来第一次,也够许昕朵难受的了。

    童延打电话本来是来兴师问罪的,结果瞬间语气柔和了下来:“那你早点休息吧,我明天帮你揉一揉肩。”

    “好。”

    许昕朵几乎是挂断电话后就直接睡着了,一觉睡到第二天早晨,被闹钟吵醒。

    按照许昕朵的生物钟,还真的很少睡到这个时间,她起身疲惫地朝洗手间走,就发现肩膀酸疼,洗漱的时候都没有那么自在。

    她坐车到了学校后,进入班级坐下后就开始疯狂补作业。

    坐在她身边的邵清和也在忙碌着,他也是到了学校才开始补作业,虽然请假了,但是作业得交。

    两个学神级别的人物,齐刷刷地坐在一起写作业,也算是奇景了。

    结果没一会童延居然大摇大摆地走进了火箭班的教室,到了许昕朵座位前拉来了一个椅子坐在了许昕朵的正对面,从她的桌面拿起一根笔说道:“还有什么要写的?”

    许昕朵也不客气,丢过去一个本子:“帮我抄单词。”

    “嗯。”童延回答完,竟然闷头开始帮许昕朵写作业。

    邵清和写着写着,就抬头看向他们两个人,诧异非常。同样是补作业,怎么感觉就是不一样呢?

    穆倾亦是看着童延走进来的,看着他搬来了老师的椅子,坐在了他的斜前方,神奇地开始帮自己的妹妹写作业。看完过程的穆倾亦表示,这两个人做得非常娴熟且自然,完不需要多余叮嘱的话。

    不止是邵清和、穆倾亦惊讶,火箭班很多人都惊呆了。国际班的学神突然来他们火箭班来帮他们班的新任学神补作业?!

    娄栩走过来俯下身跟着看,接着问:“延哥,这是火箭班。”

    “怎么了?”童延写作业的时候低声问。

    “你进来的也太自然了吧?”

    “进你们火箭班之前是不是还得拜山头啊?”

    “这倒是不用。”

    娄栩站在这两位身边看了半晌,突然拿起手机对着这四个人猛拍了三张相片。在四个人疑惑地抬头看向她的时候,她还在最后关头又补拍了一张后,快速逃离现场。

    这种奇景,必须拍照留念。

    童延没计较,只是看着娄栩离开后,继续帮许昕朵写作业,同时还在说:“我曾经以为娄栩是魏岚前女友里最正常的一个,因为她分手了不哭不闹不要钱。现在看来……她反而是最不正常的一个。”

    “不过都挺漂亮的。”

    “魏岚唯一的择偶标准就是长得好看。”

    童延帮许昕朵补完作业还在嘟囔:“火箭班这作业也太逆天了吧?这么多?”

    “我也觉得。”许昕朵回答。

    国际班本来就比普通班轻松一些,作业也很少,也没有高三冲刺阶段,考完雅思、托福一般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难关了。

    普通班确实负担很重。

    童延伸手捏了捏许昕朵的肩膀:“肩膀疼吗?”

    “酸疼。”

    “等午休的时候我给你揉揉,我先回去了。”

    “嗯。”

    童延走了之后,穆倾亦似乎忍不住了,问她:“他帮你揉?”

    许昕朵和童延太熟悉了,这种举动完没什么,许昕朵都没在意,整理桌面上的作业,和黑板上的列表对了一下,随意地点头。

    邵清和还没写完,依旧在生死时速,明明是一个笑眯眯的人,此时都成了眉头紧锁的表情。

    学神也会被作业压弯腰。

    早读结束,邵清和才写完作业,放下笔就开始活动手腕,看到许昕朵在吃零食。

    她就好像是开零食店的,包里似乎没有别的东西,都是零食,随手一掏就是一袋,居然也不见她胖。

    “做模特了不用管理身材?”邵清和随口问。

    “我肠胃不好,吃东西不太吸收,胖的比一般人慢。而且,奶茶那种特别容易胖的东西我也不碰。”

    邵清和突然凑近了许昕朵说道:“你的字和童延的真的很像。”

    许昕朵随口回答:“哦,巧合吧。”

    “魏岚的前女友你见过很多?你们才认识没多久吧?”

    “看过相片。”

    邵清和继续微笑着说道:“你擅长的那些,童延刚巧也都擅长,你们两个真的很有缘。”

    许昕朵看着邵清和,并未回答。

    邵清和依旧在微笑,拿出书本开始上课。

    许昕朵知道,邵清和了解的并不多,不可能像尹婳那样发现细节,知道他们的秘密。

    邵清和现在怀疑的,恐怕是觉得许昕朵和童延很早就认识。

    至于是怎么认识的,什么时候认识的,邵清和就不知道了。

    结束一天的课程,许昕朵疲惫地回到家里,车子还未停下,就看到穆母等待在尹婳别墅的门口。

    她稍作犹豫还是下了车朝着穆母走了过去问:“你有事吗?”

    “我来找你。”

    “我不想回去,也不会回去,我那天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们就当没认识过。”

    穆母还在努力对许昕朵微笑:“朵朵啊,我们能不能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聊聊天?妈妈很担心你。”

    许昕朵做了一个深呼吸,背着包带着穆母走进了尹婳的别墅。

    尹婳的别墅里有一个小的阳光房,阳光房外就是花园。

    许昕朵随手将包拿下来,很快有佣人过来帮忙把她的包和外套拿走,接着有人送来了茶水,还会询问穆母有没有什么喜好。

    穆母很拘谨,对待佣人也客客气气的,坐下之后看向许昕朵问:“你在这里住着还习惯吗?”

    “嗯,比在穆家好,他们待我很好,而且他们尊重我。”

    这话反而让穆母心里难受起来:“哦……那就好。”

    许昕朵故意不叫尹婳下来,她要看看穆母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是冲着尹婳来的,还是想要她回去。

    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红茶,接着问:“有事吗?”

    穆母左右看了看,注意到周围没有其他人了,才放开了一些,说道:“我就是很担心你,总怕你在外面自己住会有什么危险,或者过得不好。”

    “这点真的是多虑了,我只要不在穆家就是安的,也不会有其他人欺负我了。”

    “嗯,我知道,你在家里的时候受了委屈,我也想过,如果是我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会心里难过。”

    “那就放过我吧。”

    “我不是想劝你回去的,我想问你一件事情。”

    这个说法倒是让许昕朵意外了,难不成是想让她一直在尹婳这里住,穆家还跟她保持关系,这样就能攀上童家?

    这也太恶心了吧?

    谁知,穆母说的是让许昕朵意外的事情:“如果我和你爸爸离婚了,你愿意到我身边来吗?”

    许昕朵还真的很诧异,看着穆母愣了半晌才冷笑了一声,接着问:“怎么?我的归来还搅乱了你们的婚姻吗?我不但有可能让穆家破产,还让你们的感情破裂了?我又要背莫名其妙的锅了吗?”

    “我也是在你回来之后,才发现我和你的爸爸之间确实存在问题。之前相安无事还好,现在出了事情,隐藏的爆发点就出现了,我越发受不了他了。我想要和他离婚,在离婚后,我希望你能来我身边,我一点都不了解你。你看,你会那么多东西,我却一样都不知道……”

    许昕朵听着这些话有些烦躁,拿起红茶又喝了一大口。

    她不想去看穆母,她对穆母一点感情都没有,现在穆母说这些事情,只会让许昕朵心情烦躁。

    穆母也知道自己唐突,却还是说了下去,她知道,错过这次恐怕再见许昕朵就难了。

    “朵朵,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很好的妈妈,我在前段日子太懦弱了,没能维护你。我的心也十分难受,你离开后我的心简直在滴血。你到底是我的亲骨肉,我不可能不要你。”

    “然后呢?”

    “我可以分得一些家产,还会有抚养费,这些钱足够我们娘俩生活。”

    许昕朵突然觉得牙疼,后槽牙的位置隐隐作痛,不知是不是一瞬间来了火气刺激的。

    她开始冷笑,觉得一切都很荒唐。

    “你要离婚,但是你还要靠着他!”许昕朵这句话完是捂着自己心口说的,盲目地产生了一丝希望后,却又来了一阵失望,“你靠着他生活,他靠着婚约维持家业,所以我还是你的养女对不对!我的身份还是不能公开!我想要的你根本不能给我,我为什么要去你身边。”

    穆母突然慌了,想要抓住许昕朵的手,却被许昕朵躲开了,她连忙解释:“朵朵,我会公开你的身份,不让你再受委屈。”

    “可是你求生的路是靠他,公开了,那个无能的男人家业维持不住了,我在你身边和你一起喝西北风吗?难道要靠我辍学出去工作养你吗?!你看看你看似深思熟虑的,其实什么都没想明白,自己的后路都没想过吗?你可真是想一出是一出,没有一个决定是靠谱的!”

    许昕朵真的不知道这个女人,被穆父控制到了何种境地,难得有了反抗的心思,却还是那么天真。

    许昕朵的生活刚刚有了一丝转机,之后还要拽着穆母吗?

    许昕朵不知道是气,还是失望。

    穆母被许昕朵说着呼吸一滞。

    她睁大了双眼看着许昕朵,竟然半晌都没能再发出一个音节来。

    她在许昕朵的眼里看到了失望,看到了厌烦。

    此时她深刻地意识到,她这次来找许昕朵恐怕适得其反了。

    “对不起……”穆母哽咽着说出来,随后快速擦了擦眼泪,“对不起,是我太急了,我会努力做好准备,等我那边部处理稳妥了,你可不可以再给我一个见你面的机会?”

    “你怎么处理,你要处理什么?”

    “等我离完婚,自己能够独立了,有自己的根基了,我再来找你。不……这期间我可以时常来看你吗?朵朵,妈妈求求你,给妈妈一个机会,妈妈想补偿你。”

    许昕朵已经不想再聊了,有了赶穆母走的意思。

    这个时候尹婳从楼上走了下来,笑着说道:“朵朵妈妈来了?”

    穆母快速调整状态,但是哭过的样子还是无法完遮掩住,尹婳权当没看见。

    尹婳过来之后立即摸了摸许昕朵的头,似乎是察觉到许昕朵的心情不太好,以此安慰:“今天上学累不累?”

    “嗯,还好,就是肩膀酸疼。”

    “正常的,不过这对你有益处,多坚持坚持,我给你准备了你爱吃的东西,先去吃饭。我约的老师会在两个小时后过来,你得赶紧吃完,不然没办法进行了。”

    许昕朵有些迟疑,看到尹婳无所谓,还是起身去了餐厅吃饭。

    尹婳对着穆母微笑:“朵朵肠胃不好,还经常痛经,我请了专门的老师定期来家里来帮她调理身体。唉,没给您准备晚饭,实在抱歉。”

    “没事、没事。”

    “我也是怕朵朵和您一起吃饭会没有胃口,她自己一个人吃反而胃口好些,都是为了孩子考虑,您不会怪我吧?”

    穆母的表情一瞬间就垮掉了,错愕的模样,似乎没有想到尹婳居然说话比谁都伤人。

    作者有话要说:  留言随机五十个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