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真千金懒得理你[互穿] > 57、吃醋
    ()    许昕朵站在童延的身前, 就那么沉着脸看着他, 一句话也不说, 却在散发着一种凌人的气焰来。

    童延还准备顺势继续耍无赖呢, 就看到许昕朵表情越来越难看,求生欲让他赶紧坐直了身体,惊恐地看着许昕朵。

    之后他连坐都不敢坐了,直接站起身来规规矩矩地站在一边, 许昕朵依旧看着他沉着脸不说话。

    童延最近真的觉得自己完蛋了,越撩,许昕朵越生气,他是不是真的没有这方面天赋,只是在“仗脸行事”。

    好几次他都要表白了, 就发现许昕朵气鼓鼓的, 眼见着就要动手打人了。

    他只能再次放弃,开始往门口移动,同时颤颤巍巍地说道:“也不用哄,我自己没考好,我继续努力, 我去找妈妈了,拜拜。”

    说完赶紧逃跑了,跑的时候都后悔自己反锁房间门了。

    许昕朵在童延离开后, 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心中情绪难以平复。

    她不是傻子,最近童延的举动都太明显了一些, 让她一次次地确定,她应该没有猜错。

    但是,她有合同在,合同刚刚签了不久而已。

    为什么偏偏是在签合同之后呢?

    如果童延能稍微早点,许昕朵此时也不会这么纠结。心里不难受是假的,她的心中在翻江倒海,恨不得现在就大吼几声。

    她不舍得埋怨童延,只能生自己的气。

    接着感叹,他们没缘分吧。

    她不能回应,也没办法回应。

    童延越是这样,她越气。

    去冬令营的那天,老师询问童延是和火箭班一起行动,还是和国际四班一起。

    他想了想后决定和国际四班一起去,上了大巴车后,坐在车窗边朝外看,就看到许昕朵和娄栩拖拽着行李箱朝着火箭班的大巴车走。

    临上车的时候,一直在车边帮忙的邵清和拎走了许昕朵的行李箱,帮她放在了车下的行李位置。

    帮许昕朵放完行李后,邵清和就和许昕朵一起上了车。

    童延的表情不太好看。

    他觉得他最近的暗示,基本上等同于明示了,基本上就差一个说出口的真相了。

    结果许昕朵的反应和表现,他能看得出来她对于自己喜欢她的这件事情,甚至是反感的。

    他在离开许昕朵房间的那天差点崩溃到哭出来,他意识到许昕朵应该不喜欢他,甚至不想和他改变关系,不然她绝对不是那种反应。

    挫败感很强。

    还没开始,就已经失恋了。

    现在看到许昕朵就会觉得心口疼。

    自尊心太强的人,果然不适合追人,这么点挫折童延都要受不住了。

    魏岚坐在了童延的身边,接住了苏威丢过来的一串棒棒糖,撕下来分给了童延了一个。

    童延伸手接过去,接着叹气。

    魏岚吃了一根棒棒糖后问:“怎么了?”

    “太难追了。”

    “朵爷拒绝了?”

    “没,但是和拒绝了没什么两样。”

    魏岚还在整理自己的东西,似乎只是随口问:“喜欢吗?”

    “嗯。”

    “她如果和别人在一起了,你能受得了吗?”

    “我可能会疯。”

    “那就追,不死不休的追,年少轻狂就应该干点轰轰烈烈的事情,努力过了才算是没白喜欢过,你说对不对?”

    童延有点被鼓励到了,但是还是有点丧气,说道:“我为她做了那么多了,她怎么就不能对我稍微好一点呢?”

    “朵爷对你还不好?你看看,朵爷理别人吗?”

    “她理邵清和啊!”

    “哦……吃醋呢啊?”

    “放屁,我是吃醋的人吗?我就不爽,她才和邵清和认识多久啊,就好像关系不错的样子。”

    魏岚拿着棒棒糖认认真真地问:“朵爷怎么就和邵清和关系不错了?”

    “他们俩居然聊天!”

    “……”魏岚不太想和童延聊天了,童延真追上许昕朵了,估计也是一位蛮不讲理的男朋友。

    童延见魏岚开始戴u型枕,还塞上了耳塞,估计是打算睡觉了,又开始不爽了,问魏岚:“你也不帮我了是不是?”

    魏岚都无奈了,说道:“延哥,我都觉得下次出现什么流行病毒后,都不用熏醋了。你看着朵爷和男生聊天你就自产了,产业垄断,利国利民。”

    “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我没吃醋。”

    “是,都是朵爷的错!”魏岚戴上耳塞后彻底不理童延了。

    童延这边看着火箭班的车都开走了,国际四班的车里开始大合唱,魏岚睡得特别好,心中就气得不行。

    他拿出手机要跟许昕朵视频,生怕许昕朵在车上跟邵清和聊天。

    然而想了想后又把手机放下了。

    他也想跟着睡觉,结果眼睛瞪得和灯泡一样,气得睡不着。路程程有两个多小时,他等着眼睛有一个半小时之久。

    突然身体一晃后,他再次稳住身体,就发现自己扶着椅背的手是女孩子的手。

    他扭过头去看身边,娄栩靠着他的肩膀睡得正香。他立即一抖肩膀,将娄栩给甩开了。

    娄栩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到处看了看问:“到地方了吗?”

    童延看了看车窗外,车还在行驶,于是回答:“还没。”

    娄栩含糊地应了一声后,靠着车窗继续睡了。

    他回头看了看,发现周围坐的都是火箭班的学生,他探头看了半天,也没看到邵清和穆倾亦,估计坐得挺远的。

    火箭班的车就要安静多了,只是有个别人在小声聊天,大部分都在打瞌睡。

    他又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又摸了摸自己的脸,确定自己是突然换到许昕朵身体里了。

    他感觉到身体里有几个地方在断断续续的发热,估计是贴了暖宝宝。

    他的手里拿着手机,他看着手机有点犹豫,他特别想看看许昕朵有没有和谁聊天。又觉得这不太道德,最后还是忍住了。

    这个时候他听到了提示音,打开手机看到了自己的微信号发来了消息:怎么突然换过来了?

    他打字回答:我也不知道,最近好像好挺频繁的,是因为我们距离近了吗?

    对面迟疑了一会才打字:这样吧,到了地方我们找一个地方汇合。

    他回复:好。

    车子继续行驶,到了地方后,童延只能和娄栩一起下车。幸好童延看到了许昕朵上车的画面,知道许昕朵用了哪个行李箱,才能认出来拿出来。

    之后拽着行李箱去了酒店。

    他们都是标间,两张床的那种,他需要和娄栩一个房间,这让童延觉得换回来的事情迫在眉睫。不然今天晚上他就和娄栩同屋了,另外一边许昕朵会和魏岚同屋,想想就觉得可怕。

    这个时候娄栩问许昕朵:“朵朵,你不去滑雪吗?”

    童延只能点头:“不去了,我困了,一会留在房间里睡一觉。”

    娄栩再次开口:“不过我们还是得集合一下的,毕竟要有冬令营合影,你说这次合影童延会来吗?这样我们班可真的是三花聚顶。”

    “三花聚顶?”童延嫌弃地问,这是什么诡异的形容。

    “三朵金花。”

    娄栩还在整理自己的滑雪装备,似乎想要直接换滑雪服,突然被吼了一句:“你去洗手间里换!”

    娄栩被吓得一哆嗦,赶紧抱着装备去了洗手间。

    童延坐在外面拿着手机,也不知道现在许昕朵干吗呢。

    此时许昕朵非常尴尬,她先是等着,想着车里最后一个行李箱就是童延的了,好在苏威帮她拿了下来,没有等到最后。

    接着,她不知道童延把身份证放在哪里了。

    童延放东西非常没规律,她在一边找了半天才找到东西,拿着身份证去办入住,魏岚拿着房卡等电梯的时候问她:“延哥,要不我约栩栩出来吧,让她叫上朵爷一起?”

    “他的身体不合适滑雪。”许昕朵故作镇定地回答,她的体质不行,就算里面是童延也会受不住。

    “那一会你去滑雪吗?”

    “我在房间里休息一会,接着到处逛一逛,滑雪再说吧。”

    刚走进电梯她就碰到了印少疏,印少疏走过来直接揽着她的肩膀,笑呵呵地说:“弱鸡,滑雪你行吗?”

    许昕朵往一边挪了挪想躲开,结果印少疏就是不松手,她随口回答:“还可以。”

    “比一比啊?”

    “懒得和你比。”

    许昕朵难受地拖着行李箱走出电梯,电梯门一打开,就看到自己的身体双手环胸,盯着电梯门看呢。

    童延注意到印少疏居然揽着自己的身体,也就是揽着许昕朵,立即怒了,吼道:“印少疏,你把手给我拿开!”

    印少疏被吓得一愣,下意识地挪开手,诧异地看着这个暴躁的女孩子。

    许昕朵拖着行李箱往房间的方向走,童延立即走过来,伸手帮许昕朵拖着行李箱,同时问:“哪个房间?”

    “8872。”

    “哦。”童延回答完,拖着行李箱走过去,许昕朵就跟在童延身边。

    然而,在外人看来就是“许昕朵”突然发怒,扭头就帮着“童延”拿行李。

    “童延”一个身高188厘米的大男生,居然就这么坦然地跟在“许昕朵”身边,看着她一个女孩子拿行李?

    这两个人,怎么这么奇怪?!

    印少疏看的瞠目结舌,问魏岚:“不是,童大小姐怎么回事?啊……不对,许大哥她突然发什么脾气?”

    魏岚也是看的云里雾里的,回答:“我也不知道……”

    他总觉得两个人离开的背影,童延像是要去找个隐蔽的地方挨揍去了。

    魏岚还很纠结,他和童延同屋啊,现在该怎么办,是给这两位腾地方,还是先把行李送过去?

    魏岚硬着头皮,到了房间门口敲了敲门,门很快开了。

    魏岚走进去放下行李,打开行李箱拿出滑雪服,抬起头就看到那边的两个人一起沉默地看着他,他吞咽了一口唾沫问:“我可以换一下衣服吗?”

    结果是“许昕朵”回答的:“你问个屁啊,还指望我帮你换?”

    魏岚都要哭了,这是什么诡异的气氛?他委屈巴巴地抱着衣服走了出去,这地方没法待。

    走时那种沉默的脚步声都带着卑微感。

    魏岚走了之后,童延走过去关了门,直接反锁。

    走回来就看到许昕朵蹲着要开行李箱呢,不由得问:“你开它做什么?”

    “反正换都换了,我去滑雪去,不能白来一趟啊你说是不是?”

    “我呢?”

    “我带了语文书,你在房间里背背课文,睡睡觉。”许昕朵说着,打开了行李箱,去翻童延带来的滑雪服,抖落开看了看,又是一身黑,一点新意都没有。

    童延苦口婆心地劝:“你拿我身体滑雪行,别你回来之后又多了几个人追我行不行?”

    作者有话要说:  留言随机五十个红包,二更老时间。

    晋江文学携手作者祝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春节假期,平安康乐!同时温馨提醒大家勤洗手 戴口罩 多通风 少聚集。

    谢谢配合~

    大家也注意好防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