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真千金懒得理你[互穿] > 69、互换
    ()    童延觉得自己真的是败给许昕朵了, 看着她真挚的表情, 心口痒得他浑身发颤。就好像柳絮纷飞的季节, 柔软的柳絮被风吹拂在脸颊刮过, 轻柔的,绵绵的,痒痒的。

    他抬手碰了碰许昕朵的脸颊,疼惜地在她额头亲了一下。

    有时他会想, 他是多幸运啊,能够遇到她。

    他明明和许昕朵注定没有交集,就算许昕朵真实身份曝光后转学来了嘉华国际学校,他恐怕都不会跟许昕朵认识。按照许昕朵的性子绝对不会理他,他也不喜欢这么狂傲的女生。

    他们之间却出现了互换身体这件事情。

    这也使得他们又了交集, 他遇到了他此时最珍惜的人。

    他喜欢她。

    她喜欢他更早一些。

    两个人彼此喜欢, 彼此守护,彼此珍惜。

    一切美好得不像。

    童延柔声说道:“我不吃你,也不馋了,你别怕。我喜欢你,特别喜欢你。”

    许昕朵突然笑出声来, 开心得不得了:“超开心,以前做梦都想被你喜欢。”

    “哦,你还做过什么梦?可不可以说给我听听?”

    许昕朵还真的认真地想了起来, 抱着腿蜷缩在沙发上,认认真真地想,就好像倾述一般地跟童延说:“我梦到最多的是你看着我蹙眉, 一脸为难的跟我说:许昕朵,我不喜欢你,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童延抬手帮她将短发拢到了耳后,接着抱着她的肩膀说道:“这个梦不要想了,我喜欢你,我不会只和你做朋友。”

    许昕朵又笑了起来,伸手拽着他的衣襟,不想让他离开自己似的。暗恋多年患得患失,总是让许昕朵没有安感,童延也不知道这个要怎么安慰许昕朵。

    接着,许昕朵继续用轻柔的语气说道:“我曾经梦到过我在你睡着的时候,看着你睡觉的样子,然后偷偷的亲了你一下。”

    “哦……其实你不用偷偷的。”

    “我怕吓到你。”

    “我不怕,还挺期待的。”

    “一时间想不起来其他的了……”

    “那我们不想了。”

    许昕朵很轻的“嗯”了一声,接着小心翼翼地问:“那你不吃的话……我张嘴。我喜欢你亲我,特别甜,你好甜啊……童延,你是糖做的吗?”

    居然被一个女生问这种问题,童延也真是措手不及,为什么他觉得他被许昕朵调戏了呢?

    这种话都得男方说吧?这台词都被抢了,他还怎么做一个成功的大猪蹄子?

    这种事情童延完没有办法拒绝,他立即吻住了她,浓烈的,难缠的,甜得像是蜜糖。

    他觉得脑袋里在沸腾,星星之火被点燃,瞬间燎原。

    许久之后他才松开许昕朵,他觉得不能继续了,不然他要控制不住了,如果许昕朵酒醒了知道这些事情,绝对会害羞到哭出来。

    许昕朵明显没够,在童延松开她后反而急了,像被抛弃了一样沮丧,追过来继续吻他。

    他扭过头小声求饶:“饶了我吧,你酒醒之后绝对会打死我的。”

    许昕朵似乎很不开心,轻哼了一声后追过来继续吻他。

    童延再难拒绝,顺势将她扑倒了。

    ……

    ……

    许昕朵的脑袋瞬间清醒了,回过神来后突然撑起身体,就看到自己的身体仰面躺在沙发上,还环着她的脖子。

    她吃了一惊,快速起身。

    她抬手擦了擦嘴唇,再看看自己身体的状态,确定他们之前绝对是在接吻。

    回过神来后她退开老远,到一边拿起茶几上的水喝了一口,回想刚刚互换的瞬间,她当时手放的位置……

    童延!你找死!

    她正要跟童延算账,就看到童延换到她的身体里后,似乎瞬间陷入了迷茫,坐起身来歪着头看了她半晌。

    许昕朵气鼓鼓地问他:“童延!你刚才是不是趁人之危了?”

    童延看着她,陷入了醉酒的状态,嘟囔着问:“我的身体怎么回事……啊……换过来了。”

    “童延!”

    “嗯。”童延答应了一声,然而声音软绵绵的,含糊不清,居然有点撒娇的感觉。

    许昕朵此刻才断定,童延换到了她的身体里,然而她的身体此刻在醉酒,童延陷入了醉酒的状态。

    她有种不祥的预感,她知道她喝醉酒后非常闹,却不知道闹成什么地步。

    不知道童延进入她身体里后醉酒状态是不是也跟她一样,如果是按照童延的性格的话,那绝对……更加胡闹。

    果不其然,童延突然扑过来抱住她说道:“我们啪啪啪吧,想要。”

    “什么鬼啦!你别用我的身体说这种话!”

    “换过来,我不想被那个……这是我的底线,不能被你那个……所以,换过来,我那个你……”

    “你闭嘴。”

    童延似乎是在尝试换过来,然而又进入到了不能切换的状态,童延苦恼得不行,抱着她不松手,居然妥协了:“好吧,许你那个我……我们啪啪啪吧。”

    “滚啊!!!”

    “第一次我来疼也不行吗?”

    “你的原则呢?你的底线呢?”

    “身体好燥啊……你身体比我还燥呢,你怎么忍的?妈的……忍不了,我忍不了……怪不得你喝完酒那么爱洗澡。”

    许昕朵真的想直接给童延敲晕,说的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她喝醉之后就这样吗?

    然而她看到是自己的身体又有点下不去手,她之后还要去工作,身上如果出现什么痕迹会不会耽误工作。

    她左右看了看,家里似乎没有别的佣人了,脑袋里突然就炸开了。

    这父子二人不会是一个毛病吧?佣人都支走了?

    她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童延扛起来,朝着楼上走去。

    不得不承认童延的身体体力很好,背起她这个一米七几的身材也游刃有余。

    童延在武术方面是许昕朵不及的,每次能跟许昕朵打平手也都是在让着许昕朵。而且,童延网球、滑板、摩托车方面也都比她厉害。

    许昕朵只有学习和钢琴比童延优秀而已。

    当然,其他方面就算不及童延,也能欺负很多人了。

    她扛着童延推开童延房间的门,迟疑了一下又退了出来,走到了副卧推开门,接着将童延放在床上。

    童延躺在床上刚刚稳住身体,就开始脱衣服了。

    许昕朵赶紧过去按住了童延,惊恐地问:“你干什么啊?!”

    “内衣位置串了,勒得好难受,我想脱了。”

    “位置串了还不是你弄的!”

    童延醉得迷糊,被许昕朵质问了后十分迷茫,随后终于反应了过来:“哦……我摸……”

    许昕朵立即捂住了童延的嘴,她不想听!

    看到童延表情难受了许昕朵才松开他,接着在屋子里寻找东西,同时叮嘱童延:“你不要动啊!我找个绳子把你绑起来。”

    “干吗啊?”

    “不行,必须绑起来。”

    许昕朵终于找到了绳子,可惜都是童延的鞋带,许昕朵没办法,只能几根鞋带系在一起,就发现童延在床上动呢,她立即吼了一声:“你干吗呢?”

    “内衣拽回原位啊。”

    “另一只手呢?”

    “得拢一拢啊。”童延回答得理直气壮,这事儿他常干,有经验。

    许昕朵绝望望天。

    许昕朵选择副卧,是因为这里的床床头是木栏杆的,方便将童延绑起来。

    童延还挺听话的,被许昕朵绑的时候还主动伸手。

    绑好了之后,童延委屈巴巴地躺在床上问:“我们可以聊聊天吗?”

    “可以。”

    “原来你喜欢捆绑啊……”

    “???”

    “友情提示,你这么捆着脱衣服就不方便了,不过你可以都掀起来。”

    许昕朵没再说话,走出了房间,没一会拿了一卷胶带来,就算是她自己的身体也毫不客气,直接把嘴给贴上了。

    童延这回老实了,话都说不出来了。

    许昕朵做完这些后双手掐腰看着童延,顿时觉得头大。

    童延老老实实地躺在床上,似乎有点迷糊,想要睡觉了。

    许昕朵却分析起来:“这次强制互换的契机是什么呢?我们在……接吻,上次的时候我在发呆啊,你有想我吗?我当时在想关于你的事情,和穆家闹的那天互换时我也在想你。但是考试的那次我在看题,并没有想你,你有在想我吗?你游泳换衣服的时候,想我了?”

    一扭头,就看到童延已经睡着了。

    她松了一口气,这样还能老实一点,于是坐在一边守着童延。

    童延半夜醒了,这时酒已经醒了,身体难受让他无法再继续睡觉了。

    抬头就看到手被绑着,手臂一直这么仰着,一个姿势躺着果然十分难受,后背难受得不行。

    他翻了一个身,让自己能舒服一些,然后看到自己的身体就躺在不远处的沙发上。

    他想叫醒许昕朵给自己解开,又有点舍不得,叹了一口气就这么继续忍着了。

    许昕朵的身体明显十分疲惫,这些天她不是在拍摄,就是在培训,童延换了一个姿势后,枕着手臂又睡着了。

    童延再次醒过来时,就发现自己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于是快速从沙发上坐起来。

    他刚刚醒,就听到了许昕朵的声音:“赶紧给我解开。”

    童延看着许昕朵被绑在床上的样子就忍不住觉得好笑,朝着她走过去问:“你对你自己下手也够狠的。”

    “还不是你满嘴骚话?”

    “我到你身体里也是那种状态?你知不知道你昨天是怎么撩我的?”

    “我才没有呢,是你趁人之危。”

    童延本来要帮许昕朵松开的,结果听到这句话反而不解开了,撑着身体看着许昕朵说道:“好啊,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趁人之危好不好?”

    作者有话要说:  留言随机一百个红包

    还是想推自己的老书,没有什么勾心斗角,也没有什么降智来制造冲突的剧情,纯种小甜饼一枚,文甜甜甜,双向暗恋转正,校服到婚纱。

    可以从作者专栏跳转:《耳畔呢喃》

    ·顾若和沈轻第一次正式见面,她就被沈轻壁咚了。

    沈轻是隔壁体校出了名的小霸王,于是她主动掏出了自己的钱包递给他。

    ·沈轻表白那天脑袋突然短路,把“我不会放弃你的”说成了“我不会放过你的”。

    然后,沈轻第二次收到了顾若主动递过来的钱包。

    ·沈轻和顾若住的小区是出了名的学区好老破小,让他们恋爱后都很节俭,替对方省钱。

    结果顾若跟着小区物业工作人员,拎着一串钥匙配合检查煤气的时候,遇到了同样拿一串钥匙的沈轻。

    沈轻问她:“你家在哪?”

    顾若指了下:“那一栋……都是,你家呢?”

    沈轻依旧是吊儿郎当的模样,用慵懒的低音炮声音回答:“除了那一栋,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