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真千金懒得理你[互穿] > 72、见面
    ()    许昕朵看了童延一会, 接着拿出手机来给魏岚发语音消息:“魏岚, 童延说他一个人住寝室害怕, 你能不能过来陪他住几天?”

    童延听完立即抢走了许昕朵的手机, 发语音消息:“不用你来,滚蛋。”

    很快,魏岚就回复了:“这么晚你们俩还在一起呢啊,行了, 我懂了,哈哈哈。”

    最后的那个笑声实在是太淫|荡了,让许昕朵半天回不过来神。

    等她反应过来后,立即踹了童延一脚:“你混蛋!”

    童延故作无辜地问:“我又怎么了?”

    “我走了,不管你了。”

    许昕朵说完赶紧去开窗户, 还是童延走过来帮她套上了羽绒服, 接着和她一起跳窗户离开,送她离开。

    最后看到许昕朵上了德雨的车,童延才算是放心。就算许昕朵如何强大,在他的心里还是需要保护,很多情况下孤虎怕群狼。

    往回走的时候, 童延看到邵清和坐在自动售货站的房间里,开着窗户,吸着烟看着他。

    童延:“……”

    火箭班的学霸比他还嚣张啊。

    邵清和依旧是笑呵呵的模样, 被看到了也不慌张,反而淡然地说道:“彼此保密。”

    童延点了点头,回答:“行。”

    童延走了一段后又折返回来, 站在邵清和面前问他:“你对她……是什么态度?”

    邵清和还真认真想了想,随后说道:“很感兴趣。”

    童延微微扬起下巴,继续问:“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吧,你们之间恐怕插不进去任何人。”邵清和喜欢观察别人,所以能够看出来许昕朵和童延之间的情谊非同寻常。

    这种关系,如果不是童延做了什么让许昕朵彻底绝望的事情,许昕朵都不会离开童延。

    同样,童延也会一直死死守着许昕朵,就算开学后保持着距离,眼神却一直锁定在许昕朵身上。

    这两个人之间捆绑着枷锁,旁人都无法插足进去。

    这个回答倒是取悦了童延,他对邵清和的态度稍微好了一些,又问了一句:“你这是人设垮了吗?”

    “也不算吧,你烦了的时候有她陪,我没有。”

    “穆倾亦呢?”

    “他也很烦,何必互相污染。”

    童延也没多说,又看了邵清和一眼,看到他吸了一口烟,从鼻翼喷吐出烟雾来,吸烟的时候沉默又低沉,动作娴熟,明显不是新手。

    童延还真觉得大开眼界,突然就想起了许昕朵说过的,邵清和有可能会自杀的事情。

    童延回到寝室里后,给许昕朵发了这件事情。

    许昕朵正在坐车,回消息也挺快的:我觉得邵清和就是在做抉择,是一了百了,还是脱离原生家庭。第一个选择他可以自我解脱,也能报复家里吧,让父母再失去一个孩子,痛彻心扉。第二个选择就是为了他自己,活下去。

    童延:哟!挺了解啊。

    许昕朵:我只喜欢你。

    童延:行,哄好了。

    许昕朵:大学吧,恐怕是邵清和会选择的时间,不知道这一年半他能不能坚持过去。

    许昕朵:其实我有时有点怕他,总觉得他比谁都脆弱,真怕哪天他就突然之间消失了。

    许昕朵:他说他把我当成他的支撑,他总是想看看我是怎么撑过去的。

    童延:你想拯救他?

    许昕朵:也不算,其实都自顾不暇呢,哪有那种善心,只是有点唏嘘。

    童延:嗯,突然想起来,你大学想考哪里啊?

    许昕朵:没想过,能考上哪里就考哪里吧。

    童延:我呢?

    许昕朵:说的就是你。

    童延:你自己没想过考哪里吗?

    许昕朵:你为了我选择考国内,我为了你选择大学,很公平啊。

    童延看着手机,突然就从被窝里坐起来了,继续看书。

    妈的,睡什么觉?学习!

    许昕朵答应去见穆母了,不过要等她公司那边有空了再去。

    这样时间就被安排在了两周后,许昕朵拍摄完毕后晚上七点收工,乘坐车子去往了穆母此时的住处。

    穆母显然很早就在等了,甚至有点坐立不安。在看到许昕朵来到之后,立即走出来迎了一段。

    许昕朵今天在拍摄,脸上还有妆,今天是非常丧气的烟熏妆,暗黑颓废系的。她着急过来也就没卸妆,导致穆母看到她之后怔了一下,接着笑着问她:“累不累?”

    穆母实在太紧张了,笑得像在哭,挺高雅的妇人竟然成了这个样子。

    许昕朵有点于心不忍,于是低声回答:“还好,并不累。”

    穆母现在的住的是临时租的小别墅里,环境还挺不错的,精装修,房间属于简洁的北欧风格,穆母一个人住绰绰有余。

    这里属于度假用的短租民宿,穆母比较阔气,直接租了几个月,等离婚的事情部解决完就搬走。

    许昕朵走进去就看到了男孩子大一些的鞋子,猜测是穆倾亦也在。

    走到厨房就看到穆倾亦站在锅前掐着腰看着锅,眉头紧蹙,注意到许昕朵来了之后问她:“锅盖在跳,我应该怎么关上它才能不被水溅到?”

    这个问题让两个女性都沉默下来。

    许昕朵走过去,直截了当地拧了煤气开关,将火关了后居然接收到了穆倾亦钦佩的目光。

    许昕朵:“……”

    穆母走进来拿出抹布擦了擦灶台,同时跟许昕朵解释:“我一个人在这里住,就没有请保姆,毕竟我平时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自己完可以,刚才着急去接你才忘记了我在煲汤。”

    许昕朵点了点头,接着跟着母子二人去了客厅。

    穆倾瑶并不在。

    她似乎也看出来了,穆倾瑶最近都跟一个隐形人一样,恨不得班级里所有人都注意不到她,她和穆倾亦也是零沟通。

    许昕朵坐下后,从包里拿出了卸妆湿巾,一边擦脸一边和他们两个人聊天:“你们吃饭了吗?”

    穆母揉搓着双手回答:“还没有,在等你。”

    许昕朵看到汤就猜到了,不由得诧异:“我不是说过我会在拍摄的期间吃一些糕点吗?”

    穆母回答:“还是想等你一起正式吃晚饭,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

    许昕朵想了想后说道:“嗯,好,我先去卸妆,洗手间在哪里?”

    穆母立即指了一个方向。

    许昕朵卸妆出来后就看到母子二人正在整理餐桌,穆倾亦明显很少做这些事情,笨手笨脚的,她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穆倾亦在擦洒在桌面上的菜汤。

    还不如童延呢,童延至少会桌粥。

    许昕朵走过去抓住了穆倾亦的手腕,看了看穆倾亦的手,手上有被烫红的痕迹,于是说道:“用凉水冲一冲。”

    “哦……”穆倾亦答应了之后扭头去了洗手间。

    他们也都知道许昕朵的吃饭习惯,吃饭期间三个人都没有说话,安安静静地吃完。

    许昕朵要帮忙收拾,穆母赶紧拦住了:“先不用收拾了,我们聊聊天吧……时间已经不早了。”

    许昕朵停了下来,站在一边说道:“嗯,好,我饭后站一会。”

    “可以。”穆母看着许昕朵素颜的样子,又开始纠结了,许久后才怯怯地问:“你最近好吗?”

    其实穆母想听许昕朵说她自己是怎么过的,说说她过得怎么样,这是穆母想听的。

    许昕朵想了想后回答:“我最近都是平面模特居多,之前在联系一家大牌杂志做长期,后来主编说要再观察一下,所以这一批没有签我,要到年中才能决定。公司要给我安排走秀,就是在我暑假期间,出场费也十分合理。”

    穆母还是十分担心,问道:“暑假出去兼职,会不会影响学习?”

    “无所谓,我早期就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成绩也没有掉下来。”

    许昕朵这些年里早就习惯了,去童延这边几天,在自己那边几天,经常是间断性地学习。

    这让她拥有了超凡的自学能力,看看书,自己再去刷题,进行理解一番就可以了。实在不会了就去问问老师,最后学习成绩一样好。

    穆母在这个时候说道:“我在穆文彦给我离婚补偿后,会自己开一家美容院,这些年里我没有做过其他的事情,大学的知识也都丢掉了,只有美容院经常去,还算了解一些,所以……”

    因为上次惹许昕朵生气过,这次穆母说话都小心翼翼的,说几句就要抬头看看许昕朵的表情。

    看到穆母这个样子,许昕朵就觉得心口揪紧了一下,到底不是铁石心肠,叹气说道:“别在本市开,最好离开这个省,去其他的城市开,远离这里,地址也不要告诉很多人。”

    穆母:“可是我的人脉关系都在这里……”

    许昕朵:“穆文彦在这里,你的美容院开起来之后他说不定会时不时来捣乱,你要到一个他找不到的地方重新开始。人脉关系可以用来求取经验,或者是供货渠道,不要为了这点关系就留下隐患。”

    穆母听完迟疑了一会,知道穆文彦的确是会纠缠的人,随后点了点头。

    “还有,凡事留一线,你别孤注一掷,如果都赔了你会血本无归。你在家里多年,多少缺少处事经验,风险还是很大的。留一些钱买房子,投资理财,你还可以试着再开一家店,小型的,租个店铺简单装修,做云吞也可以,这不是你家里经营过的吗?这个店用来保本,做你的底牌吧。你做的云吞还挺好吃的……”

    听到了许昕朵的夸奖,穆母有一瞬间的欣喜,随后点了点头:“嗯,好。”

    穆倾亦就坐在一边听着,也不说话,算是认同了许昕朵的提议。

    许昕朵快速看了穆母一眼,暗暗握紧了拳头又松开。

    “我可以接受你们,虽然真的很尴尬,但是我可以尝试有一个哥哥,有一个母亲,我可以试着努力。”许昕朵说完后别扭地将头扭到一侧,看着地面再次补充,“不过,我不想有那个所谓真的身份了,我不想改姓穆,也不想有法律上的关系……”

    也就是说,许昕朵愿意接纳他们了,愿意继续这份亲情。

    但是这只是情谊上的,不是法律上的。如果哪天真的再出了什么事情,她也能够立即脱身,不跟这家人有任何牵扯。

    主要是许昕朵不喜欢那个父亲,不想被父亲纠缠,不认回去,反而是好的。

    她依旧是和童延说起过的想法,有些东西在她渴望的时候不给她,过后再给她,她反而不想要了。

    谁知,这种无理的要求穆母也同意了:“可以啊!只要你愿意接受我和哥哥就可以,你想怎么样都可以,我和他离婚就是为了能让你可以随意的跟我们任性。你就算不这么拘谨也没事,跟我们吵,跟我们闹也可以,你是我的女儿啊,女儿和亲人之间有摩擦很正常,不要紧的。”

    许昕朵咬着下唇,微微蹙眉,总觉得自己的保持得很好的意志力在一点点崩塌。

    一直没有开口的穆倾亦突然说道:“那我以后可以叫你妹妹了吗?”

    许昕朵松口了,回答:“哦,可以……”

    “叫朵朵呢?”

    “也可以。”

    穆倾亦一直都是淡然且冷漠的,此时却突然笑了起来,扬起嘴角,笑得纯粹,毫无杂质。

    穆母无疑是开心的,看到两个孩子冰释前嫌,竟然有点热泪盈眶,开始说着一些话:“以后朵朵可以和我一起生活吗?大学后没时间打工的话,我也可以承担你的生活费。我们一家人能不能多见几面?”

    许昕朵面对这样的问题迟疑了一下,还没回答,就看到穆母走过来要拥抱她,她赶紧躲开了。

    “我……我就是这样想的,但是可不可以给我点时间……我先走了。”许昕朵说完,拿起外套快速朝外面走。

    她的模样有些狼狈,让穆母错愕不已。

    穆倾亦倒是更早反应了过来,起身说道:“我送你。”

    许昕朵和穆倾亦并肩走出去,怕他们误会,还是解释道:“我不太适应,让我……缓缓行吗?”

    “对于你来说我们就是陌生人,相处没有多久就要演绎亲情至深的确有些为难你,会很尴尬,我明白。”

    “嗯……”

    “不急的,日子还很长,慢慢来吧。”

    两个人走出去不远,就看到童延居然等在德雨的车附近,看到许昕朵过来后立即迎了过来。

    许昕朵诧异地问:“你怎么来了?”

    “怕你被欺负,过来接你才放心。”

    “我没事。”

    穆倾亦以前看到许昕朵和童延在一起会担心,但是看到童延居然为了许昕朵转班到了火箭班,渐渐的也就觉得童延对许昕朵是认真的了。

    看到童延来接她,穆倾亦反而就放心了,说道:“谢谢你愿意给她机会,我会跟她说清楚的。”

    作者有话要说:  留言随机一百个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