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真千金懒得理你[互穿] > 82、治愈
    ()    穆家的公司破产, 穆母没有回来。

    穆父被穆倾瑶刺伤, 昏迷不醒后穆母再也坐不住了, 买了时间最近的高铁票便过来了。时间太赶, 飞机都没有航班。

    她过来之后替走了穆倾亦,让穆倾亦去上学,她来守着穆父。

    说来也怪,她原本是一个软弱的性子, 如果是以前,遇到这种事情说不定会痛哭流涕,许久都没有办法。

    然而此时她却冷静异常,事情真到了那个境地,她不坚强也得坚强。

    她守在病房里和童家的人联系, 敲定收购的具体事宜。

    童家看在许昕朵的面子上, 没有趁火打劫,各项都给得十分合理,特殊要求就是关于穆倾亦的,还有就是要求穆父与公司再无任何关系。

    接着就是看望沈筑杭和李辛柠,两边家长都有气, 结果穆母程态度很好,且没有要求情的意思,只是表示承担医药费。

    程没有提和解, 自然也不会出现刁难的事情,穆母也确实没有帮穆倾瑶找律师。

    判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应该受到惩罚。

    穆父醒过来的时候, 就看到穆母坐在病房的沙发上,正在看着一堆合同,打电话给公司的老员工核实情况。

    穆父这边公司倒闭,很多人怕穆父会拖欠工资,很多已经开始找新工作了,这也是人之常情。

    结果破败的公司转眼间就成了童家产业的分公司,公司的级别反而一下子就上来了,比之前的工资待遇还要好一些,留下的员工部惊喜万分。

    有些离开的人也想试图回来,童家也是部都收下了,并且表示会派两位人事经理过去,重新和员工谈工资待遇。

    公司的情况瞬间好转了许多。

    穆母此刻就是在核实公司的情况,了解好情况后,会跟童家来的人交接。

    正交谈着,就看到穆父醒过来了,她动作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继续交谈,将事情安排完毕后才挂断了电话,走出去叫医生。

    医生帮穆父做了简单的检查后,和穆母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

    穆父看着穆母,嘴唇微微颤抖,叫她:“茵寻啊……”

    穆母看了看穆父虚弱的样子,随后说道:“童家愿意收购公司,很多事情已经谈妥了,你……”

    穆父的眼睛立即一亮,问道:“他们能不能……提供资金,这个项目做完,我们肯定会盈利……”

    “他们只收购。”

    “你让朵朵去求求他们!”

    “你觉得朵朵会帮你吗?你早就伤透朵朵的心了,童家愿意这么做已经仁至义尽了。”

    穆父再次安静下来,穆母不再管他的情绪,继续介绍这边的情况。

    先从公司开始,接着说穆倾瑶还伤了沈筑杭和李辛柠,目前在警局里拘留,她不会帮忙打点穆倾瑶的事情了,算是对这个孩子失望了。

    在之前,她还惦记着给穆倾瑶找个住处,安排转学,现在看来完不用了。

    在她看来,这是一个会让她觉得恐惧的孩子,明明是自己养大的,怎么就突然变成这样了呢?

    穆父听到这些后闭上了眼角,眉头微蹙,似乎是也在愤怒之中,却什么都没有说。

    穆母继续说:“既然你醒了,我就不多留了,我那边还在装修。我会给你联系护工,小亦也会时不时过来……”

    “茵寻……”穆父突然睁开眼睛,伸手想要去拉穆母的手,却被点滴困住了手。

    穆母继续说下去:“我手里还有一点流动资金,到时候转给你。”

    穆父见穆母真的要走的样子,也不管针了,突兀地伸手去抓穆母的衣服,急切地说道:“别走行吗?原谅我好不好?我很想你……我……”

    “不好。”穆母毅然决然地拒绝了他。

    这是穆父从未想到的,他第一次见到穆母这个样子。

    明明在他出事之后愿意来看他,却不肯原谅他……

    穆母最后还是开始收拾东西,出去安排护工。

    等穆母回来开始收拾东西,订回去的票时,穆父说道:“钱你留着吧……留着备用。”

    “不用,我会转给你,我不想再接受你任何的好意了,以后别再联系了吧。”

    穆母说完拎着包离开,只留穆父一个人在房间里。

    她是不想再接受穆父任何的好,这也是不给未来留下隐患。

    她来了之后穆倾亦和她说了穆父也打了穆倾瑶,这恐怕也是刺激到穆倾瑶的原因。

    这也是间接地告诉她,穆父家暴,让她不要心软。嫖、赌、家暴的男人,部都不配被原谅,他们就应该跌进尘埃里,不要再去祸害任何人。

    她不想再让孩子们失望了,所以她必须做得干净利落。

    护工看到穆父的手惊呼,找来了医护人员帮忙查看,病房里出现了片刻混乱,穆父都浑浑噩噩的。

    被他留下的女儿,一刀刺向他。被他嫌弃的女儿,最后帮了他。

    他公司经营不起来,原本感情很好的妻子似乎也被迫变得强大起来,只有他一如既往的无能,只能靠暴力发泄情绪。

    真是没用。

    学校开始调查这件暴力事件,沈筑杭在婚约期间内劈腿李辛柠,还是李辛柠主动勾引的这件事也被传了出去。

    沈筑杭受伤了,李辛柠被划了手臂缝了针,似乎有可能留疤,李辛柠已经连续哭了几天了。这两个人都没有来上学,估计也是在养伤。

    穆倾瑶那边没有确切的消息,穆家似乎已经放任不管了,估计只能等判了。

    说来也是,都把养父刺伤了,穆家怎么还可能管她?

    穆倾亦和许昕朵最近上学,也总会看到学生们奇异的眼光。

    穆倾亦之前在学校里是男神一样的男生,此刻也变成了八卦对象,渐渐的风评也没有最初好了,愿意维护穆倾亦的女生也变得少了。

    许昕朵倒是从转学开始就已经承受非议了,之前的批评少了,评价还有转好的迹象。毕竟大家都同情被害者,护着许昕朵人渐渐多起来。

    真的是穆倾瑶越糟糕,许昕朵就会被衬托得越好。

    加上许昕朵本来就不太在意这些,懒得搭理,倒是没觉得有什么。

    学校处理了这件事情,的确需要承担一部分责任,这里毕竟是封闭学校,学生在校内伤人学校难辞其咎。

    不久后,学校的老师开始轮流叫许昕朵和穆倾亦去学校的办公室,单独给他们安排了老师进行心理辅导。似乎是怕他们俩一时间经历这么多事情,心理上承受不了。

    嘉华国际学校这点是真的做得很好,注重两|性教育,还有心理方面,这次请来的也是专家。

    听说,之前曾经有一名学生闹过自杀,之前都好好的,性格也很开朗似的,突然就心态崩了,坐在了顶楼。这举动吓坏了学校,就此开始更加重视心理疏导。

    兄妹二人表现得都挺淡定的,但是做出来的题的结果显示,两个人都有抑郁倾向,哥哥严重一些。

    抑郁倾向,而非抑郁症。

    抑郁情绪很多人都有,偶尔负能量爆棚也是正常的。抑郁倾向就要稍微严重一些,真到了抑郁症就要吃药控制了。

    学校对此非常重视。

    早晨上学,许昕朵因为工作原因,突然染了一头银发出现在学校。

    她昨天晚上去拍摄新的广告去了,里面的造型比较视觉系,头发染的颜色突破也很大。造型里她银发加戴美瞳,妆容也很浓,看起来叛逆又有点野。

    因为没有时间将头发染回来,她就只能顶着这头头发来了学校。

    她特意戴了棒球帽,可是还会漏出些许发丝来,引来了邵清和和穆倾亦的注意。

    许昕朵想了想后,还是主动去找老师了,到了办公室刚想开口解释头发的事情,就看到老师看着她一怔,随后说道:“染了头发会不会觉得开心一点?”

    许昕朵:“???”

    老师想了想再次说道:“你可以尝试多做一些运动,多晒太阳,等暑假的时候去旅旅游散心,去你想去的地方。放心,老师帮你申请奖学金。”

    许昕朵说道:“对不起老师,我是工作需求染的头发,昨天工作到太晚了,没时间染回来。等有时间了,我就会染回来的。”

    老师听完便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那就好,我觉得挺好看的。”

    许昕朵点了点头打算离开,就听到老师再次说道:“乐观一点,每天开开心心的,老师觉得你超级优秀!”

    许昕朵看着老师微怔,随后微笑着回答:“谢谢老师。”

    许昕朵回到教室后继续带着帽子上课,课间的时候娄栩就冲了过来,伸手去碰许昕朵的头发:“我的天啊,也太帅了吧。”

    许昕朵叹气:“过两天还染呢,不知道是蓝色还是粉色。”

    “头发会不会受不住啊?”

    “我也担心。”

    童延走过来直接把许昕朵的帽子拿了下来,俯下身去看许昕朵的头发,随后伸手揉了揉。

    童延捏着发丝问:“发根是银灰色啊,你这算是过度的奶奶灰?”

    许昕朵叹气回答:“嗯,漂了好多次。”

    “还挺帅的。”

    “哟,难得您老人家喜欢。”

    “我哪有那么挑剔?”

    娄栩那边已经忍不住开始拍照了,近了拍几张,远了拍几张。

    童延就站在一边看着,还叮嘱娄栩:“拍完给我发几张。”

    “好的。”

    童延的微信列表里难得出现其他的女孩子,不过加娄栩完为了收许昕朵的相片,除此之外两个人微信里再没说过其他的话。

    许昕朵无奈得不行,任由娄栩拍照,自己继续补作业。

    到了午休时间,许昕朵捧着乌龙茶和童延并肩走回来,注意到穆倾亦一个人站在走廊拐角处发呆。

    穆倾亦轻易不出来,估计是不想听教室里的非议声,时不时还有人在走廊里从窗户偷看他的目光。

    他被连累得非常严重。

    许昕朵看到穆倾亦后主动说道:“哥,最近老师很重视我们两个人的心理问题。”

    穆倾亦看向她,苦笑着回答:“我被搞得有点尴尬。”

    “过来,妹妹抱抱,安慰你一下。”

    穆倾亦被说得一怔,不过还是走过来轻轻地抱着许昕朵,只是兄妹之间安抚的拥抱而已。

    穆倾亦有一瞬间的鼻酸。

    突然觉得有个妹妹真好啊,这个拥抱真的很有治愈的作用。

    她能回来真好。

    童延就站在一边看着,看了一会后忍不住焦躁地说:“都抱了三十秒了,差不多得了,我忍耐是有限度的!”

    童延的醋,不分种族,不分关系,男女通吃。

    作者有话要说:  留言随机一百个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