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真千金懒得理你[互穿] > 83、比赛
    ()    六月末有一场数学竞赛, 比赛时间在周日下午两点开始。

    此时已经临近高二下学期的期末, 七月初就会进行期末考试。不过嘉华学校高二的暑假假期很短, 八月就要开学, 直接步入高三生活。

    许昕朵计划着,合约到期后她也会跟着住校,也就是下学期开始。

    学校内的风波渐渐的淡了,鲜少有人谈论关于穆家的事情了, 毕竟也只是家务事。暴力事件穆倾亦和许昕朵只是被牵连的,主角是那三个人的三角恋,他们俩不会被津津乐道这么久。

    过了一段时间,比较喜欢谈论的就是谁和谁又打架了,最后调查结果是因为哪个班的一个女生。或者是火箭班的谁谁谁作弊了, 被抓了现行, 被取消进入火箭班的资格,事后家长来学校打那个学生。

    有这些事情转移注意力后,穆倾亦和许昕朵都轻松了一些。

    邵清和与穆倾亦穿着嘉华的校服,站在队伍后方跟着排队,时不时还会看向入口的方向。

    来参加比赛的应该还有许昕朵, 不过许昕朵上午有工作,说是中午可以结束却迟迟没有过来。现在已经到了排队入场的时间,许昕朵还是没有出现。

    穆倾亦给许昕朵打了三个电话, 许昕朵都没接。

    邵清和站在一边看着穆倾亦的举动说道:“朵朵妹妹可能是没空接电话吧。”

    “这个比赛可能会有助于以后被保送。”

    “朵朵妹妹好像对保送不感兴趣,她要和童延考同一所大学。”

    “我要不要去给童延补课?”

    “童延理科不需要补课,他的语文你使劲补, 也还是那样。”

    “……”穆倾亦忍不住叹气。

    许昕朵她的成绩,高考基本上不用发愁,高三努努力就算同时做兼职也能考得不错。

    然而她的大学看童延的发挥,这让穆倾亦跟着着急,做哥哥的当然希望妹妹能考上最好的大学。

    两个人聊天的时候,有其他学校的学生偷偷录邵清和与穆倾亦。

    入场的队伍有几排,进门时需要验证学生的入场证,还要进行安检,导致进门速度很慢。

    嘉华国际学校的校服是西装外套白衬衫,在国内算是比较罕见的校服样式,加上邵清和与穆倾亦都是非常帅气的男生,自然会吸引目光。

    很多女孩子会偷偷拍摄帅哥的短视频,发到抖音上去,有时热度还挺高的。

    这些短视频有些是工作室摆拍,有一些则是真的偷拍的帅哥,此时他们两个人就是被偷拍了。

    用抖音记录偶遇的美好生活。

    刚巧此时两个人同时看向入口的位置,入口位置也响起了一阵车鸣,女孩子顺势用手机拍过去,正好拍到了许昕朵过来的画面。

    许昕朵知道自己恐怕来不及了,就让童延将摩托车送到她拍摄地的楼下。拍摄完毕后,她收拾东西下楼,自己骑着摩托车来了比赛场地。

    她在停车场停下了摩托车,腿长的优势就是可以用脚撑地,且不显得吃力。将头盔拿下来,一头短发有一瞬间的凌乱,却转瞬间被风吹得露出精致的面孔来。

    短发飞扬,在脸颊边飞舞,像是不受控制的黑色羽翼,将瓷白的脸衬托得更加白皙。

    将摩托车停好后,她单肩背着包,从包里拿出卸妆的湿巾一边走,一边擦脸卸妆,走过来的时候站在了穆倾亦的身边。

    穆倾亦帮她拿着包,按照许昕朵说的从里面拿出校服来。

    这次比赛是代表学校的,参赛的学生必须穿着校服,她只能临时赶紧穿上。

    接着拿着校服裙子直接套在自己的牛仔裤的外面。

    明明是很狼狈的事情,许昕朵却做得干净利落,还有几分帅气。尤其是许昕朵卸妆的时候还朝录像的女孩子看了一眼,并未在意她们,继续跟穆倾亦他们聊天。

    那一瞬间的眼神,真的是帅到不行。

    真正的美女,就是能够经受得住卸妆的考验,现场卸妆,卸妆后容貌完不会变化很大,只是从攻气十足的妆容,变成了清爽的学生模样。

    穆倾亦伸手帮许昕朵整理了一下头发,问道:“东西都带了吗?”

    “嗯,带了,入场证还有……笔,这次是答卷子的考试吧?”

    “……”穆倾亦一脸严肃地看着许昕朵,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显然又是奔着奖金来的。

    排队期间,三个人突然听到了有人的手机铃声,居然是娄栩唱的歌。三个人立即互相看了一眼,懂了对方眼里的意思。

    许昕朵帮娄栩写了一首曲子,因为第一次作曲经验不足,就有了好几段重复的旋律,勉强成了一首完整的曲子。

    后期娄栩找了编曲和填词,将这首歌制作了一下,接着进行了录制。编曲和填词都并非专业的,都是业余接单的那种,录制也并非专业的录音棚,而是娄栩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录的,安静就可以了。

    结果这首歌因为曲子旋律简单,歌词魔性,竟然意外的火了。

    歌曲火了之后,出现了一个非常尴尬的情况,歌红人不红。

    歌红到什么程度呢?

    就是刷短视频,翻看十个短视频,就能听到两次这首歌。

    但是制作团队不红到什么程度呢?

    没有人知道是谁唱的,没有人知道是谁写的歌,甚至不知道这首歌叫什么,只是会哼唱。

    这就好比“锄禾日当午”耳熟能详,但是问名字,很多人都会突然卡壳。后来想想,哦,叫《悯农》。

    再去问作者是谁,听者沉默,闻者流泪。

    谁来着?

    同样的古诗词界的流量小生,“床前明月光”就没有这样的尴尬,《静夜思》,李白,字太白。

    人家就是有名。

    气不气?

    娄栩一度觉得自己要红了,她要被公司挖走了,她要走上人生巅峰了。

    结果,等了好久她的生活没有任何改变,班级里甚至有人也会唱这首歌,也不知道这居然是娄栩的原声。

    最可怕的是人还没红起来呢,这首歌就已经流传到了一种“恶俗”的境地,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纯靠洗脑循环。传唱度高了,就变土了,估计以后也只有广场舞有这首歌的一席之地。

    邵清和对许昕朵安慰道:“其实旋律不错。”

    穆倾亦也跟着说:“也确实红了。”

    许昕朵笑了笑回答:“我没当回事,能有这成绩我也没想到,而且这首曲子本来也只是送栩栩的礼物。栩栩好像也挺开心的,说我有作曲的天赋。”

    穆倾亦有点好奇地问她:“会继续发展这方面吗?”

    许昕朵点了点头:“会,当业余爱好了,试着写写,栩栩说了,她就要靠我成为巨星了。而且钢琴本来就是我最喜欢的爱好了,肯定会坚持下去。”

    排队到了他们后,有工作人员问许昕朵:“你的牛仔裤是怎么回事?”

    许昕朵撒谎的时候表情都不会变一下:“老师抱歉,我小日子来了我忘记了,有点脏了,只能这样先套一下。”

    其实主要原因是怕冷和没办法在这里换打底裤。

    老师也没再说什么,帮许昕朵登记的时候还在嘟囔:“我一直觉得裙子的校服不太方便,好看是好看,女孩子活动多受限制?喏,手机等物品放篮筐里,你的位置在南边。”

    “谢谢老师。”

    许昕朵进入场地,拿着卷子大致扫了一眼后开始答题。

    题目在她看来并不难,很快就答完了,之后再去检查一遍,接着交了卷子。在所有参赛选手里,她算是第一批交卷的学生。

    拿回自己的物品离开考场后,看到手机屏幕上童延发来的消息:妈的,狗丢了。

    童延:coco追着一个小母狗就跑了,我找了快一个小时了也没找到,家里的佣人说它没回去。

    coco是受过专业训练的狗狗,很少会离开主人的视线范围。就算真的走丢了,也会凭借气味找回去,自己回家。

    这一次过了这么久都没有回家十分反常,除非是被控制住了,无法回去。

    她有点着急,拿着手机给童延打电话,包都没背稳。

    童延很快接通了,低声问道:“你考完了?”

    “嗯,考完了,coco找到了吗?”

    “没,我在物业这里调监控呢,那个小犊子跑得飞快,每个监控里只能捕捉到它一瞬间的身影,有一个监控里只出现了一条尾巴,我拼凑路线呢。”

    “你先别着急,我现在就回去。”

    “好,你骑车小心点。”

    许昕朵回到别墅区的时候,按照导航的地图,沿路找了一些距离别墅区比较近的宠物店或者宠物医院。原本只是想碰碰运气,没想到还真找到了coco。

    许昕朵走进一家宠物医院,刚说话询问,就听到了coco的叫声,声音特别急切。显然离开主人它也很慌张,听到许昕朵的声音,就跟遇到了救世主一样。

    她快步走进去,就看到coco被包着一个爪子,头上还带着“耻辱罩”,她赶紧询问:“coco它怎么了?”

    旁边坐着一个女孩子,低声说道:“它突然扑向我们家富帅,两个狗子就打起来了,我看狗子受伤了就带他们俩来医院先治好再说,它是你的狗?”

    许昕朵点了点头,随后看向女孩子的狗,一条柯基,名字叫富帅。

    怎么想的呢?

    许昕朵赶紧和那个女孩道歉:“抱歉,是我的朋友没有看好狗,你的狗没受伤吧?”

    女孩摇了摇头:“你们家狗个子大,但是打架不太厉害,看着不像啊。”

    “它是特训过的,没有指令不会攻击任何人或者动物。”

    “哇,厉害了,它还会其他的吗?”

    许昕朵走过去查看了一下coco的伤势,确定coco的伤势还好,就是一只脚受伤了,还挺精神的也就放心下来了。

    她做了几个命令,coco都特别听话地执行了,看得那个女孩直鼓掌:“你这条狗哪里训练的?我家狗就知道吃和睡还有傻玩。”

    “买的就是训练过的狗。”

    “哦,这样啊,我的狗是我儿子随手买的。”

    许昕朵看着那个女孩子,半晌一句话没说出来。

    这女孩看起来顶多二十岁的样子,都有儿子了?!

    女孩长了一张初恋脸,五官都极为标准,都是按照最精致的模样长的,清纯万分。不过她的行为举止大大咧咧的,看起来多了几分飒爽。

    她看了看coco,随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沓子钱来说道:“我刚才去银行取的钱,把你们家狗咬伤了也怪不好意思的,赔你两千块钱,你觉得行吗?”

    许昕朵赶紧拒绝:“不用不用,我听我朋友说了,确实是coco突然扑过去的。”

    “确实应该赔钱,你别跟我推了,小姑娘长得挺霸气的,怎么啰啰嗦嗦的呢,给你钱就拿着。这个是我的电话号码,有事再给我打电话,我姓柴。”

    “哦、哦,好的。”许昕朵真的有点被这个女孩的气势镇住了。

    女孩给完钱就牵着狗离开了宠物医院,许昕朵这才想起来给童延打电话,通知他自己找到狗了。

    没一会童延就浩浩荡荡地来了,进来指着coco劈头盖脸地开骂:“你小子翅膀硬了是吧?平时你都自己叼着狗绳,结果这次跟着小母狗就跑了是不是?”

    许昕朵不由得好奇:“你怎么知道是小母狗的?”

    “它最近看到小母狗就激动,好几次了,不过跟着跑还是第一次。我今天就在长椅上坐一会,让它在草丛里疯跑去,反正小区里也没什么人,结果它跟着小母狗狂奔,我都没追上!”

    许昕朵心疼的摸了摸coco的头:“唉,我们coco也长大了,第一次鼓起勇气去搭讪,结果被人家女孩子给揍了,也是挺惨的。我们coco多帅啊,怎么就没有小母狗喜欢呢?要不妈妈给你买一条小母狗陪你玩吧。”

    童延本来拎着coco的爪子,查看coco的伤势呢,听到许昕朵自称是妈妈,心情突然好了不少。

    童延起身去询问,得知医药费已经付过了,不过需要带着coco来复查。

    童延拿了一张这里的名片就带着coco离开了,不过离开时只能是童延和coco坐车,许昕朵骑着摩托车回去。

    到了童延的别墅里,许昕朵直接将包扔在了客厅的沙发上,走进去上楼,到了童延的房间。她在衣帽间脱掉了牛仔裤随便丢在一边,在童延的衣柜里翻找睡衣。

    上午工作,下午参加比赛,又骑车挨家店跑,许昕朵是真的有点累了。

    现在到了家里她就想躺下休息一会,睡一觉缓过来了再说。

    童延就站在她身后看着,目光在她两条长腿上打转,顺手就把门反锁了。接着朝着许昕朵走过去,从她的身后抱着她,突如其来的拥抱,使得她的身体直接靠进了衣柜里。

    就在童延耍流氓的时候,coco突然过来咬住了童延的袖子,让他的手从腿上移开,就好像在保护许昕朵。

    童延特别不爽地问coco:“你都可以去扑小母狗,凭什么不让爸爸扑妈妈?啊?你们这种单身狗是不是见不得别人好?”

    coco也不管童延说什么,一直咬着童延的袖子不放。

    童延叹气:“你找不到小母狗,就不让我找女朋友是不是?coco我告诉你,我完可以为了耍流氓和你断绝父子关系。”

    话音一落,童延就被许昕朵一脚踢出老远。

    作者有话要说:  留言随机一百个红包

    推荐一本书:

    《在复仇文做神婆》作者:曹家大小姐

    每天中午十二点更新,v后稳定更新六千+

    蒋半仙穿书了,穿成复仇文里的女主角。

    无心复仇一心只想算命的她,在看到书里抢了她未婚夫的继母女儿时,视线落在对方的脑门上,掐指一算:妹妹你印堂发黑,恐有血光之灾啊!

    几天后,继母女儿飙车冲下悬崖,落了个半身不遂。

    看到书里的恶毒继母时,视线落在对方的对方的脑门上,掐指一算:小妈你印堂发绿,最近可能要被绿了。

    几天后,继母看到自己养的小白脸,跟另一个女人好不快活。

    看到书里对她不闻不问的亲爸时,视线落在对方脑门上,掐指一算:爸爸你印堂发青,从我妈那抢走的公司可能要破产了。

    几天后,亲爸公司被人恶意攻击,濒临破产。

    轻松完成复仇任务的蒋半仙看到继母女儿、继母、亲爸抱在一起痛哭时,视线落在他们脑门上,掐指一算:你们……

    继母女儿、继母、亲爸惊恐尖叫:求求你闭嘴吧!

    #我哪知道复仇这么简单#

    #看透一切的寂寞没人能懂#

    #反正我掐指一算就没啥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