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楚承宪(第1/2页)
    这下林冰倒是有这意外了,看着楚枫,道“没想到堂堂仁亲王世子,竟然在没龙清楚来人身份的情况下就委以重任!”

    “世子殿下,难道你不怕我一剑杀了你?”

    楚枫摊摊手,不以为意的道“既然你想杀我,那我想逃也逃不了,与其如此还不如给你信任,虽然这个不值钱,可却是我的一片真心”

    “本世子也相信,姑娘不会是如此绝情之人,毕竟想拯救孩童的人也不会是什么坏人!”

    林冰端着茶水的手一顿,抬头看着楚枫,半晌才道“没想到你还知道的挺多的!”

    楚枫摇摇头

    “姑娘神通广大本殿下那点实力自然不清楚姑娘的来历,这一切都是金府告知在下的,当然,姑娘大可放心,本殿下对姑娘绝对没有任何企图,只是想林一点绵薄之力而已!”

    说完,楚枫死死的盯着林冰

    林冰也没着急说话,房间瞬间陷入沉寂

    突然,房间外面传来脚步声,楚枫脸色一僵,恼怒的看了房在一眼,扭头盯着林冰,幽幽的道“要是姑娘想通了,可以随时来找我,本殿下愿效犬马之劳!”言罢,整个人已经跃出了门外

    林冰面无表情的看着离开的楚枫,两旁边的茶盏收了起来,用水过了一下,然后在为自己续了一杯,静静的品着茶

    “扣扣!”

    敲门声非常合时宜的响起,林冰冰冷的声音传出,

    “进!”

    “姑娘还真是够别致的,大白天的竟然关着门喝茶,本世子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别致的人!”

    来人张口就来,也不客气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好巧不巧,正事林冰刚刚放下的那个杯子

    看着来人面不改色的将茶水喝了下去,林冰嘴角上扬,她很想知道,要是此人知道他喝了别人的口水,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楚承宪看着盯着自己发呆射傻笑的林冰,眉头微蹙,不过很快又舒展开来在看林冰,却发现他的笑容不知何时已经收敛,见此,楚承宪才将心中的不满压下

    要不是看在母妃的面子上,就眼前这个庸脂俗粉,他不知道见了多少,还真是提不起一点兴趣

    “姑娘刚刚可是见了什么可笑的事情,不妨说出来,也让本殿下乐乐?”

    此刻,楚承宪的终于原形毕露,有王妃在的时候,他多少都会收敛一点,可一旦离开了王妃,此人就只是一个纨绔子弟,毫无用处之人

    林冰淡淡的扫了一眼楚承宪,幽幽的道“没什么,就是想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罢了,殿下应该不会想知道的!”

    “你!”楚承宪一怒,刚想伸手指着林冰,却一瞬间又收了回去,半晌采用眼神盯着林冰,道“你这个小抽还真是放肆,看来母妃让你来这里学习礼仪还真是高看你了!”

    “本世子决定了,从今天开始,你就调去入西苑,在哪里好好学习礼仪,等什么时候将王府的礼仪越了,再回来伺候母妃!”

    “否则,你这样只会掉了王府的颜面!”

    林冰康看着怒气冲冲的楚承宪,也不恼怒,秉承着气死人不偿命的顺达,淡淡的道“我是王妃的贴身侍女,不是殿下的婢女”

    “还有,在整个王府,只有王妃是我的主子,住其他人,还请殿下多多见谅!”

    “在者,要是殿下没什么事,就请出去,这里是我的寝殿,要是传出去,怕是对我还有对殿下都会有影响!”

    “所以,殿下请自重!”

    一溜串话说完,林冰倍感舒爽,看着已经面色铁青的楚承宪,林冰挑内

    敢来威胁她,还真是够胆子的!

    楚承宪都知道查一查自己的身份,而眼前这个傻缺,却只听王妃的吩咐,巴巴的跑来试探自己,还真是够傻得

    楚承宪早就被林冰气的七窍生烟,早就将王妃的嘱咐抛掷脑外,瞪着林冰,道“你这个贱人,竟然敢拿母妃来压我,我看你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来人,将这个贱人给本殿下丢到到西苑!哪里的嬷嬷好好调教调教她!”

    “嘎吱!”

    大门被推开,林冰看了过去,扫了一眼进来的人,眉心一动,竟然在楚承宪的面前坐了下来

    “你这个贱人……”

    楚承宪看着林冰竟然在他面前坐了下来,顿时就怒了,瞪着林冰,就要破口大骂

    “唔,唔唔~”

    突然,后面进来的几人上前,快速的捂着楚承宪的嘴,拖了出去

    看着狼狈不已的楚承宪,林冰嘴角微扬,扫向隐晦处的身影,眉眼浅笑

    “你们这群混蛋,还不快放开本世子!”

    离开侍女所不久,几名黑衣人放开了楚承宪,一挣开束缚的楚承宪一拳就打在了离他最近的黑衣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