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一步之差
    少将军衔。

    拉格伦肩上熠熠生辉的肩章清楚的告诉在场的所有人,他是一名帝国将领。

    在第三集团军驻扎的卡列尼城,能够拥有少将军衔的人毫无疑问是军部的核心管理层,他们的手中最起码掌握着万余人的命运。

    维迦确实被吓了一跳。

    不仅仅是军阶带来的压迫,还有对方身上如山岳般的魔力。

    “报告将军。”

    维迦立正站好:“下官7师2旅3团232连代连长维迦,特奉团部城市级密命行事,具体命令非军部令不得透露,还请长官见谅。”

    “什么?”

    拉格伦脸色变了变:“奥尔科特那家伙什么时候收到了军部城市级绝密任务,这件事情为什么一点风声都没有,难道总指挥官阁下准备提拔奥尔科特?”

    “不对。”

    拉格伦将目光看向了维迦:“你说奉团部城市级绝密令?这是在开什么国际玩笑,区区一个团级部队有什么资格擅自发布城市级的绝密任务?”

    “下官只是奉命行事。”维迦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拉格伦摆了摆手说道:“算了,按照条例,你们的任务我就不过问了,反正明天一切都会真相大白,如果真的是你们团部擅自行事恐怕奥尔科特也保不住你们,弄不好连你也要受到牵连,此事我就暂时不计较了,先下去吧。”

    拉格伦有些烦躁。

    作为5师的师长,他居然不知道有军队正在执行城市级任务,现在他迫切的想知道究竟是这个3团团部擅自发布命令还是7师师长奥尔科特收到了军部的命令。

    如果收到的是军部的命令……

    那要么是他已经被排挤出了决策层,要么是奥尔科特这个家伙即将高升。无论是哪种,都有够他头疼的,因为他和奥尔科特本就是竞争关系。

    揉了揉太阳穴。

    拉格伦刚放下思绪就发现维迦并没有带人离开:“准尉,你们为何还未离开?”

    “下官并没有完成任务。”维迦坚定的回答道。

    “任务?”

    拉格伦皱了皱眉头,然后面色又变得有些铁青道:“难道你们接到的任务就是杀死这些孩子?”

    维迦老实的回答道:“这只是其中之一。”

    “混蛋!”

    拉格伦直接抓住维迦的领口,一把将他提起来说道:“准尉,请你告诉我,什么时候杀死一群十岁的孩子上升到城市级任务的程度了,我拉格伦戎马半生,可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么可笑的城市级的任务,你是在愚弄我吗?”

    “下官不敢。”

    “给我滚出去!”

    拉格伦直接将维迦朝着门口丢去。

    即便维迦被弄的灰头土脸,他还是站起来坚定的说道:“将军阁下,下官奉团部城市级密命执行相应任务,军令如山,使命必达。”

    拉格伦怒极反笑:“好好好,好一个军令如山,使命必达。”

    他长剑出窍,架在了维迦的脖子上:“现在要么你给我滚出去,要么我一剑杀了你。”

    “下官愿为帝国的荣耀献上心脏。”维迦稚嫩的声音坚定不移。

    随着维迦的声音落下,232连的士兵居然毫不迟疑的将长枪对准了少将军衔的拉格伦:“我等愿为帝国的荣耀献上心脏。“

    帝国陆军忠于帝国,忠于命令。

    只要不是叛国和违背总指挥官的命令,那么所有的士兵都会坚决服从直属长官的命令,哪怕对方的军衔是将军,哪怕此行必死无疑也不会让他们稍有迟疑。

    这一下拉格伦反而愣住了。

    如果是一个成年的军官做出这样的举动他当然能够理解,作为第三集团军的将领他自然也不可能真的杀死一名帝国军官,要是真的有这样忠于职守的军官他反而会欣赏而不是怪罪。

    但是这件事情放在一个孩子身上就太过怪异了。

    不仅仅是怪异。

    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担任帝国军官本身就相当奇怪,他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帝国已经末落到需要将一个孩子送上战场了,而且这个孩子面对他的威胁居然不畏惧死亡?

    看看尿了裤子的流浪儿童,那才是一个孩子应该做出的表现。

    可是面前的这个幼童军官却没有。

    这不是一个孩子,这根本就是帝国培养的战争机器啊。

    “放肆。”

    一声怒喝忽然打破气氛,拉格伦的警卫队到了。

    看到拉格伦被围,警卫队迅速丢下手中大包大揽的衣物挡在了拉格伦的面前。

    他们将长枪对准了维迦等人,警卫队队长怒喝道:“把你们的长官叫出来,我倒要看看究竟是哪个混蛋给你们下的命令将武器对准帝国将领。”

    “下官不敢。”

    维迦立刻表明了立场:“下官奉团部城市级密令行事,绝非与将军阁下为敌,还请将军阁下深明大义,不要再为难为等。”

    警卫队队长没有逾越,他将目光看向拉格伦。

    拉格伦的脸上阴晴不定,他一方面不想违反帝国陆军的条例,另一方面又不想让维迦杀死这九十多个儿童,场面一时僵持了下来。

    “将你们团部的最高长官叫来。”

    拉格伦收起长剑,不再为难维迦这个奉命行事的军官。

    “是。”

    维迦立刻吩咐副官去找团部汇报情况。

    同时,维迦看到长剑被收起也是暗中松了口气,他等的就是对方这句话。

    如果他擅自撤退那就是违反了团部的命令,而继续留下又怕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将军故意阻拦,这个时候能够将皮球踢给团部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就在这时。

    先前还吓的瑟瑟发抖的布雷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忽然站起来朝着一楼的后门冲去,由于这个位置本来距离后门较近,一眨眼的功夫他就要逃出房子。

    “快、拦住他。”

    维迦指着布雷一马当先的就朝着布雷的方向冲去,这个任务本就是打间谍组织一个出其不意,若是让一只虫子逃出去,那么绝对有可能引起蝴蝶效应。

    由于到后门要越过拉格伦,维迦这一动,拉格伦的警卫队也动了。

    他们可不管什么任务不任务,维迦敢靠近他们的长官,作为警卫队自然需要代替长官阻挡一切可能造成威胁的存在。

    “来不及了。”

    维迦看到布雷就要走出房门,他放倒一个警卫员,从他们的手中夺过长枪朝着布雷掷去。

    哗。

    这一支长枪中途被拉格伦给接下了,他始终认为孩子们是无辜的,而布雷之所以逃跑也是因为恐惧,因此他自然不允许维迦当着他的面将一个被吓坏的孩子杀死。

    “你们几个去将孩子带回来。”

    拉格伦阻止了准备教训维迦的警卫队,并且下达了带回布雷的命令。

    “是,师座。”

    警卫队队长瞪了一眼维迦,随后带人朝着后门走去。

    砰。

    刚走到一半,后门外响起了一阵爆炸声。

    随着这爆炸声,一朵灿烂的烟花升到了夜空中。

    这一朵烟花尚未泯灭,另一朵烟花又从不同的地方升起,相隔不到5秒钟。

    砰砰砰……

    蝴蝶效应开始生效。

    在最初的那一朵烟花带领下,北区各个阴暗的角落先后升起了各色的烟花,并且这烟花此起彼伏,正以烽火燎原之势朝着卡列尼扩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