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这题超纲了 > 2、第二章
    ()    邵湛。

    这个名字许盛一天里听了不下六次。

    各科老师进门就是一句“这回年级第一你们猜猜是谁,算了,不用猜了,没什么悬念,不过话还是要说,邵湛这回拉了年级第二整整二十多分”。

    然后把复印了三十多份的高分试卷往下发:“看看人家这解题思路,再看看你们。”

    原先许盛还不知道哪个邵哪个占,试卷从排头传过来,他伸手接过,打算随手扔边上,无意间看到复印卷上的字迹。

    也不是他想看,主要这字写得实在很难让人忽视。

    笔锋刚劲,写得有点草,许盛自己也是个“草书”派写手,但这个草得一看就很有水平,跟他那种随手瞎画不一样。

    已经有同学开始吹了:“学神这字……我就算练十年字帖也写不成这样,这是人能写出来的字吗。”

    “少贫,”老师说话时看着许盛,“我也不指望你们能写成这样,我就希望咱班某些同学,那字写得能让人看明白就行,题不会就算了,卷面分都拿不到。”

    拿不到卷面分的许盛同学把那张卷子折了折,塞进桌肚。

    许盛的校园生活,一向过得朴实无华且枯燥。

    睡觉,打游戏,上走廊罚站。

    不存在第四种可能性。

    下午最后一节生物课,老师让他起来回答问题。

    许盛把手机扔桌肚里,才慢半拍站起来:“老师,没听清,能再说一遍吗?”

    生物老师看着这位学生坐在角落里旁若无人地玩了大半节课手机,本就藏着一肚子火,这下直接冷下脸:“书上有,知道我们现在在讲哪一页吗?”生物老师忍着气,给他指条明路,“第四页。”

    许盛拎着本英语书翻了几页:“选词填空?”

    “……”

    班鸦雀无声。

    “啊,”许盛从这片死一样的沉默里悟出了点什么东西,“这节不是英语课?”

    两分钟后,许盛带着手机和从同桌那儿顺来的充电宝往教室外头走,背靠栏杆站着,顺便又通过敞开着的教室门、间接跟隔壁六班的同学打了个照面。

    手机震动两下。

    是张峰发来的消息。

    -老大,又罚站呢?

    -滚。

    -我本以为我们隔着那么远的距离,不能经常看到你,结果发现几乎每节课一抬头往走廊外看就看到你的英姿。

    -你也出来站会儿,能看我看得更清楚。

    -这就不必了……我冲你挥个手意思意思就好,能看见吗?

    许盛抬眼,看到走廊尽头靠窗的地方,真伸出来一只手。

    他又把头低下去,回复:操,你傻逼么。

    张峰又问:晚上去不去网吧?老地方?

    许盛没及时回,他从聊天框里退出去,最近联系人名单里安安静静地躺着个人,备注是“妈”。

    消息接收时间是两天前。

    [妈]:到学校了吗?

    [妈]:让你住家里你不肯,好好上课,别的我也就不管你了,你要实在学不进去,顺利毕业总行吧。

    [妈]:高二了,让你学习不是为了我学,你这样将来打算干什么?!

    许盛看了两眼,神情没什么波动,然后给张峰回了句“行”。

    回完把手机塞回裤兜里,动了动手指,食指不经意按在大拇指第二个骨节处,“咔”地一声。

    生物老师正写着板书,无意间瞥到外头一眼,发现走廊上的男孩子罚站都没个正行,倚着栏杆跟没骨头似的,于是又皱着眉转开视线。

    叮铃铃——

    放学铃响了。

    生物老师放下粉笔:“行了,下课吧,几道附加题我让课代表拍了发群里……还有外头那个,进来吧。”生物老师说到这,又往走廊看一眼。

    走廊上空空荡荡,哪儿还有人。许盛早掐着铃声自觉下课了。

    学校附近有片老式居民区,弯弯绕绕白墙灰瓦的巷子外面发展成一条商业街,饰品店、零食店……还有家不需要身份证就能上网的黑网吧。

    网吧开得隐蔽,从小饭馆后门进去,上二楼,推开玻璃门就是。

    许盛是那家网吧的常客。

    张峰不住校,他收拾好书包带着几个兄弟奔过来的时候,许盛已经占了最角落的那台机子。这位大爷也不打游戏,戴着耳机一条腿曲起踩在椅子边缘,缩在那儿看电影。

    “这什么,怎么没剧情啊,”张峰交了钱,把书包往地上随便一甩,等开机的过程中凑过去看许盛的电脑屏幕,半天发现自己看不懂,只好转而看标题,“……bbc之艺术的力量,我操,记录片?”

    许盛单手握着鼠标拖进度条。

    张峰发出灵魂质问:“你就在网吧看这个?你怎么不干脆看新闻联播?”

    许盛看也不像是看纪录片看得很认真的样子,抬手把耳机往后挪了点,方便听张峰说话:“新闻联播七点,还没开始。”

    张峰:“……”

    许盛把纪录片关了:“我开玩笑的,上游戏。”

    许盛跟他们打了几局游戏,期间张峰接了通电话,他妈在电话那头骂了一阵“你要死啊你这都几点了还不回家”,张峰睁眼说瞎话:“我有几道题弄不明白,留下来请教同学……”

    张峰他妈根本不信自家孩子的鬼话:“你放屁!你同学在你边上吗?我怎么没听见有人讲题?”

    张峰走投无路,只好把求助的眼神投向许盛。

    许盛边敲键盘边跟他打配合,有模有样地说:“这题其实挺简单的。”

    张峰眼神示意他‘会扯你就多扯点’。

    许盛:“我说你写。”

    许盛装得还挺像那么回事,尾音拖长半拍:“‘解’,冒号。”

    张峰:“……”

    “然后呢?”张峰等半天迟迟等不到下文,“……你多说点。”

    许盛:“然后可以看下一题了。”

    “…………”

    所幸张峰他妈隔着电话也听不清许盛具体都说了些什么:“那你跟同学讲完题目早点回来,妈做了你最喜欢吃的红烧肉。”

    张峰被催得不能再拖,背上书包下机前,在内心狂吼:他找谁求助不行,高中知识点怕是连黑网吧网管学得都比他边上这位透彻!

    张峰挂了电话:“老大,您讲题,真是一点就通。”

    许盛清理完兵线,说:“不客气。”

    “那我先回去了啊,”张峰走之前说,“你也别太晚,这才刚开学,被抓到不好。”

    许盛拧开边上的矿泉水瓶,应了一声,应得极其敷衍。

    “你回吧,”许盛说,“他们抓不到我。”

    许盛在网吧里泡到天黑,bbc纪录片看到尾声,看得有些乏了,往后仰仰头,摘下耳机打算去前台买点吃的。

    前台除了泡面就是一些鸭腿鸡爪之类的东西,许盛扫了一眼,实在没什么胃口,最后只从边上拿了条薄荷糖。

    买完拆了一颗出来咬嘴里,推开门去楼梯间透会儿气。

    没走两步,楼梯间堆杂物的地方传来“砰”地一声。

    “就这么点钱?”

    “明天的早饭钱也在这了,真的没有了……”是个男孩子,声音唯唯诺诺。

    砰——!

    又是踢翻东西的声音。

    “跟你说了这次凑不够两百就别怪我们不客气,”踹东西的人声音粗哑,“你是不是找揍?”

    这种黑网吧本来就是高危地带。

    鱼龙混杂,发生这种事并不稀奇。

    许盛嘴里那颗糖格外凉,他靠着墙听了一会儿,把糖咬碎了,然后才漫不经心往杂货堆那儿走。

    杂货围起来的那圈地方站着四个人,染着祖传似的社会黄毛,没穿校服,应该不是六中的学生,被围的那个身上那件灰蓝色校服倒是很显眼。

    “对不起,放过我吧,明天、明天一定给你们……”

    那四个黄毛点完手里的一百多块钱,相互对视后笑起来:“明天?明天可就不是这个数了。”

    他们没能笑多久,因为话音刚落,拿着钱的那个人就被人从背后拍了拍肩膀。

    “——谁啊?!”

    “我是谁不重要,”许盛走上前,手干脆顺势搭在那人的肩上,跟哥俩好似的,嘴里说出来的话又截然不同,“你们太吵了。”

    拿着钱的不良少年侧过头,看到许盛之后愣住。

    平心而论,虽然许盛恶名远扬,但凭借这张脸还是能在学校里拉到不少回头率。

    黑t恤,深蓝色牛仔裤,耳钉。

    除了这套一看就不像什么正经学生的打扮以外,许盛眉眼生得精致凌厉,眼尾微微上挑,看着心不在焉,但眼底仍旧带着几分藏不住的野,任谁看了都觉得这长相一看就是经常被贴处分通知的坏学生。

    最重要的是,看起来,比他们,更像是来抢钱的。

    “你……”拿钱的不良少年被他这架势压得低人一头,哽了哽说,“你也是来抢钱的?”

    许盛笑了:“可以这么理解吧。”

    许盛把搭在他肩上的手放下,活动活动手腕,又随口问:“你们陆陆续续从他身上拿了多少?是想等我动手,还是你们自己掏。”

    不良少年:“……”

    那四个黄毛是被吓跑的。

    本来也才十六七岁的年纪,出来随便吓唬吓唬人,柿子专挑软的捏,碰到个看起来比他们还硬的,反倒不敢嚣张了。

    什么都顾不上,直接把兜里能掏的钱都掏出来扔在地上,道了句“大哥对不住,不知道这是您的地盘”后顺着楼梯往下跑。

    许盛弯腰把散在地上的钱捡起来,叠整齐后蹲下身。

    穿六中校服的那位还呆坐在地上瑟瑟发抖,见许盛蹲下来,第一反应是:“我真的没钱了,真没了……”tat。

    许盛:“……”

    我看起来就那么像抢钱的吗。

    许盛没说什么,只是把那叠钱塞到他手里,起身往回走,推开网吧门,才扔下一句:“这种地方,以后别来了。”

    许盛在网吧里待到快九点才下机。

    外边已经黑透了,道路两旁的路灯沿街向外延伸。

    学校八点半锁校门,寝室楼倒是开到十点,但进不去学校、它就算开到天亮也没用。

    许盛熟门熟路地绕到学校后门。

    学校后门和宿舍楼紧挨着,处于常年关闭状态,生了锈的铁门上拴着条粗铁链,整堵墙正好围着男生宿舍楼,离墙最近的那一幢是高二年级的,朝向和后门几乎正对着。

    他踩上墙下的石块,撑着围墙翻上去。少年身高腿长,翻得毫不费力,脊背弯着、绷出一道弧度,他松开手,一条腿荡下去,正准备往下跳——

    却看见对面走过来一个人。

    那人个子很高,单肩背着书包,校服袖口往上挽起,露出半截手腕。那套上过区校服排名倒数第三的灰蓝色校服穿在他身上,说不出哪儿不太一样。

    隔太远看不清样貌,等人走到路灯下,许盛才发现一个更重要的问题。

    他低声骂了一句。

    操。

    运气真好。

    他滴水不漏的翻墙出校记录,在今天毁于一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