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这题超纲了 > 5、第五章
    ()    邵湛这句话说完,班里的议论声也戛然而止。

    教室死一样的寂静。

    七班同学知道分班表之后就火速建立了班级群,暂时还没老师的那种。建群的初衷完是为了有个地方能和战友一块儿哭,提前展望自己魔鬼般的高二生活,顺便互相鼓励坚强地活下去。

    除了老师和校霸不在群里以外,学神也不在。学神不在群里这件事完是出于对偶像的敬仰,不好意思加好友,更何况邵湛请了假,再有就是高一和邵湛同班过的人说他不看班级群。

    没想到这会儿倒是给他们制造了聊八卦的机会。

    在这片诡异的沉默中,班级群里率先有人发言。

    [同学a]:哇哦。

    [同学b]:那个,他俩什么情况啊?看起来好像不太对?

    [同学c]:我这有个消息,不保真,据说校霸翻墙被抓,就是学神逮着的。

    [同学a]:精彩,你这是哪里来的消息?

    [同学c]:宿管是我一同学的表弟的二大爷,我从他那儿听来的,虽然关系有点远,可信度应该还是有的。

    [同学d]:那校霸和学神这不是结梁子了吗,不愧是学神啊,连校霸都敢动,勇士知道吗?李明勇

    [李明勇]:……我不知道。

    [同学d]:我不敢回头,勇士播报一下,现在校霸什么反应?

    [李明勇]:……我也不敢看。

    [同学d]:勇敢点!是不是男人!

    李明勇隔十几秒才回:反应……看起来……有点危险。

    许盛嘴里刚咬碎成几块的糖化开,味道特j,一股脑冲上来,冲得他一下子懵了。

    懵完第一个念头是:你、他、妈、的有病吗?

    只有邵湛像没事人似的,把塑料棒扔进后边垃圾桶里,拉开座位跟许盛隔着一道说宽不宽说窄不窄的走道坐下了。

    “今天怎么这么安静?”数学老师拿着三角尺进门,本以为她迟到几分钟班里肯定乱成一锅粥,“表现不错,回头向你们老孟重点表扬表扬。”

    数学老师年纪不大,三十岁不到,短发,雷厉风行,她把三角尺放下,又从粉笔盒里挑了一根粉笔,单手折断后说:“今天上第二课,都提前预习过了吧,留的几道题做出来没有。”

    大家纷纷翻书,一时间只有哗哗翻书声。

    许盛用尽平生所有的素质以及理智,才没有当堂冲过去质问你是不是有病。

    他本来打算课上补觉,这会儿也没了困意,翻开书,破天荒跟着老师听她讲了两道公式。

    听没听明白就是另一回事了。

    许盛好不容易缓过劲,课上到一半,张峰发来的消息让他那点仅存的理智直接烧没了。

    张峰:听说学神抢你棒棒糖吃?

    许盛:……

    张峰吃瓜心切:是不是真的啊,刚从四班顺着传过来的消息,他为什么抢你糖?

    这种传言一传十十传百,传到后面整个变了味儿,能从小明的爷爷活了一百岁传成小明没有爷爷。

    许盛:你们无不无聊。

    许盛:没抢糖。

    许盛:他

    许盛那句“他就是个神经病”还没打完,桌沿被人敲响。

    “手机,”邵湛说,“收了。”

    邵湛说这话时甚至没转头,只是在听课间隙伸手用笔敲了他桌沿两下,教室一二两组间过道隔得不开,不过一条手臂的间距。

    许盛先是一愣,转而气笑了。

    他舔了舔后槽牙,把手机直接扔进桌肚里,“砰”地一声。

    他觉得他要再忍下去真能气出病来。

    许盛真生气的时候脸上反而习惯性带着几分笑意,跟网吧外面威胁人那次一样,乍一看还以为他挺心平气和的:“你什么意思?”

    李明勇拖着椅子往边上挪。

    邵湛勾着笔在书页上简略划了公式重点,他其实也懒得管边上这位又吃糖又玩手机的,碍于班主任在办公室里明里暗里几番暗示,勉强挤出一丝耐心说:“上课时间禁止闲聊。”

    许盛:“我聊不聊天关你屁事?”

    “禁止闲聊四个字你要是听不懂,我换种方式,”邵湛转而吐出两个字,“闭嘴。”

    “……”

    前桌也开始拖椅子。

    许盛毫不退让,他往后仰,靠着椅背说:“我话只说一次,别管我。”

    温度骤降,气氛越来越微妙。

    “我也只说一次,想聊可以,”邵湛这才抬头,他松开手,笔落下去,话锋跟着一转,冷声道,“聊完交三千五百字上来。”

    “……”许盛没话了。

    “还聊吗。”邵湛问。

    “不聊就把头转回去,听课。”

    许盛在临江六中肆意妄为横行霸道,第一次撞得头破血流。

    他还真没见过这种不怕他的,还一副“不管你服不服,都得给我服”的架势。

    传言愈演愈烈,学神和校霸不对付的传闻从七班顺着走廊一直传到一班,最后不光高二年级组集体震惊,高中部都沸腾了。

    邵湛这个人的“出名”和许盛不同。

    从以中考分数校第一为开端,入校第一天别说年级了、几乎校就都知道六中来了一位学霸,这学霸长得还贼帅,就是有点生人勿进。

    学号一号,不管大考小考稳居第一没下来过,第一考场常驻嘉宾,校门口大字报越贴越多,是奖状。

    总之实在很难把两个人联系在一起。

    玩手机,传纸条,睡觉,吃东西,看漫画对许盛来说成了过去式,校规倒是莫名其妙背了不少,导致张峰发消息过来问晚上去不去网吧的时候,他差点就回过去一句:放学后严禁外出。

    许盛回消息的时候放学铃已经打响,他把充电宝插头拔了,边起身边回:去。

    最后一节课跟上节调了课,和昨天一样,还是生物。

    生物老师在台上布置好作业,跟课代表对比勾选的作业题,眼睛一瞥,正好瞥见许盛往外走的样子。

    她昨天刚在许盛身上碰过钉子,新仇旧恨混一块儿,头一次见这么没规矩的学生,决心要好好收拾收拾,沉声道:“许盛你出来一下。”

    生物老师踩着高跟鞋越过几排空桌椅走出去,把他带到走廊尽头没什么人经过的地方停下了:“作业又没交?”

    许盛就近找了根栏杆倚着,嗯了一声:“不会。”

    附近班级人潮往外涌,生物老师气不打一处来:“不会写就好好听课!说一句不会就行了?”

    许盛左耳进右耳出,这类谈话听多了实在不痛不痒。

    甚至还能分出点心思去看走廊墙上挂的壁画,灰棕色相框里夹了张人物画像,下面是一句励志名言。

    他是被生物老师一句“你以后到底想干什么”唤回来的。

    生物老师说话尖细,她提高了嗓音,像根针似的直直地扎过来:“你这样跟那些混吃等死的人有什么差别——脑子里什么想法都没有,没有喜欢的东西、也不知道自己以后要干什么,整天混日子。”

    这波放学人潮总算涌完了,走廊上空荡荡,没几个人影。

    向来伶牙俐齿和老师对战未尝败绩的许盛罕见地半天没回话。

    -老大,你人呢?

    -我游戏都打三局了,不是说好老地方见的吗。

    -你还来不来了。

    张峰在网吧里苦等,最后捞过手机打下最后一句:你要是再不来,我妈要催我回家吃饭了!

    等许盛回过神发现自己在哪儿的时候,他已经下了公交车。

    他在车站附近站了会儿才给张峰回:有点事,不来了。

    面前是熟悉的巷弄,很老式的建筑,哪怕每年都新刷墙皮,也依旧盖不住内里惨败老旧的纹路,道路两旁的梧桐树枝叶挤在一起,热烈的蝉鸣跟着枝叶一起笼罩着整条街道。

    许盛顺着街道走了会儿,天色渐暗,他停下脚步,面前是一小间废弃仓库,这仓库以前也不知道是用来装什么货物的,铁门早已生了锈。

    许盛把手伸进t恤领口里,顺着不起眼的细黑绳摸出来一把铜黄色钥匙,他平时造型就招摇——脖子上戴着条黑绳反倒不算什么,也没什么人注意。

    知道这扇门难开,许盛单手握上门把把门拉紧了,才把钥匙插进去,拧开,推开门便是一声刺耳的“嘎吱”声。

    这间仓库不过二十多平,地上横七竖八倒着不少空油漆桶,房梁一道一道隔成长条形——和整个仓库环境格格不入的是,仓库正中间立着一个画架。

    没有画凳,画架面前只有一个半米高的旧货箱用来坐人。

    两边堆的是画纸。

    墙上贴了几张从教学书上撕下来的范画,货箱边上散落几页素描稿,最上面那张画的是小卫,石膏像线条干净利落,明暗堆得极富冲击力。

    许盛也不知道自己过来干什么,他把仓库门关了,三两步跨上去,就着从天窗洒下来的那点光亮在旧货箱上坐了会儿。

    他一只脚曲起搭在画架最下面那条横栏上,盯着面前空白的画架看。

    用钝了的4b铅笔摆在卡槽里。

    等从天窗洒进来的仅剩的那一点光也没了,许盛才忽然一脚蹬地,从旧货箱上起来,捏着钥匙塞回衣领里。

    公交车时间间隔得久,半小时一辆,许盛出去一趟再回到学校刚好赶上闭校。

    要是以前,这都不算什么事,翻墙回去就行,但他现在对翻墙有阴影。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右眼皮无端开始跳。

    许盛心里隐约有个不好的预感,等他三两下翻上去,曲腿蹲在围墙上,一眼看到熟悉的校服,发现老天爷可能确实在玩他。

    “你闲着没事干,”许盛说到这断了一秒,深吸一口气说,“……特意在这蹲我?”

    邵湛虽然在孟国伟的再三恳求之下暂时接任纪律委员这个职位,但他没闲到这种程度,纯粹是凑巧:“我没那么闲。”

    他不闲,但翻墙正好翻到他面前,也不能不管。

    邵湛又说:“下来。”

    下去就是三千五百字检讨。

    许盛正打算跟他好好商量商量,奈何之前准备往下跳的冲力没收住,脚下力道失衡——

    邵湛刚走到围墙下,眼前就是一片白,许盛身上的衣服被风吹得向后扬起,远看像只白色的飞鸟,然而这只鸟并不能逃脱地心引力,正以惊人的速度往下坠。

    “轰”!

    霎时间天空风起云涌,不知哪里响起一声惊雷,电闪雷鸣间整片夜空开始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