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这题超纲了 > 6、第六章
    ()    “同学……能听见我说话吗同学。”

    “奇了怪了,怎么还不醒。”

    “你不是说他没什么问题吗,既然好端端的,怎么叫不醒?”

    “都检查过了,这确实是没发现什么问题。”

    “……”

    这些声音好像隔着一层膜,不太清晰地传进许盛耳朵里。

    “哎,顾主任你别急。”

    “什么别急,他俩一块儿躺在墙下躺着,瞅着跟两具尸体似的,我能不急吗!他身上真没有打斗痕迹?不是许盛那小子干的?”

    听到自己的名字,许盛意识清醒了些,伴随而来的还有剧烈的头疼,那份抽搐感一直延续到大脑神经末梢,导致他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名字出现的角度似乎有些不对。

    年级主任姓顾,江湖人称顾阎王,在临江六中颇有威望,号称没有他治不好的学生。直到他教学生涯里撞见了许盛。

    许盛整个高一都在和顾阎王斗智斗勇,顾阎王让他往东他就往西,检讨台上互呛那都是常规操作,一句“我错了,我下次不保证不再犯”把顾阎王气得当场暴走。

    “许盛你他妈给我回来,老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你给我站好了——”

    然而顾阎王此刻语气堪称温柔,用一种许盛从未听过,并且很容易让人起一地鸡皮疙瘩的语气在他耳边说:“孩子啊……”

    许盛彻底清醒了。

    “醒了醒了,我就说没事吧!”校医惊喜道。

    许盛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间陌生寝室里,面前是顾阎王放大版的脸,中年男人略微发福的面庞,神情满是担忧:“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许盛:“……”

    真不是想打我一顿让我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而是担心吗。

    许盛刚醒,整个人都有点懵,脑子转不过弯来,后知后觉发现疼的地方是后脑勺,紧接着才慢半拍地想:不过两米高的墙,最多也只是崴个脚,他居然晕过去了?

    顾阎王的目光越发慈爱:“你赶紧动动胳膊,动动腿,看看有没有哪里伤着,头疼不疼?渴吗,我给你倒杯水?”

    “不用。”许盛受宠若惊,然而一出声,被自己发出的声音震住。

    顾阎王:“你这孩子,跟我客气什么。”

    许盛撑着床板,坐起身:“我真不……”不想喝水,也不劳驾您给我倒。

    如果刚才可能是意外幻听的话,那他这回确定了,这不是他声音。

    许盛后知后觉地抬起手。

    他的手长得相比其他男生来说细了些,小时候总被老妈说跟个小姑娘似的,还曾一度有逆反心理过,然而面前这双手骨节修长,手指挺直分明,肤色是冷淡的白。

    许盛目光往下移半寸,入目是他从入学第一天起就没有穿过的六中标志性蓝灰色校服。

    顾阎王还真去倒了杯水,他从饮水机下面拿出一次性纸杯,并且十分贴心地在冷水里兑了点热水:“可把吓我一跳,他们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好下班,说你和……”

    许盛没有理会他,他猛地下了床,寝室墙上有一面镜子,估计是上一届学生留下来的,平时不怎么使用,看着有些旧。

    他冲到镜子前,镜子里赫然是一张熟悉且高冷到仿佛写着“滚开”这两个字的脸。

    顾阎王松开热水按钮,说出后半句话:“说你和许盛两个人躺在地上,你老实和我说,是不是许盛那小子打你了?”

    ---

    孟国伟已经在许盛宿舍里转三圈了,他双手背在身后,万分焦灼,等“许盛”醒的时候,他反而已经冷静下来,整理好自己的情绪:“你是不是打人了。”

    “我说了多少遍,要遵纪守法,同学之间相互友善,怎么能……”孟国伟这句话说得艰难,“怎么能动手呢,还把人打得躺在地上,结果两败俱伤,多大仇啊这是。”

    打人?

    打什么人。

    邵湛睁开眼就背上“不遵纪守法把同学打趴在地”的罪名。

    邵湛压根听不懂孟国伟在说些什么,他试图回忆被砸晕之前看到的最后一个场景——是许盛带着风往他身上撞,鼻梁狠狠撞在他胸口,他被撞得没支撑住,两人齐齐倒下。

    邵湛想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感觉鼻梁也跟着隐隐作痛。

    几秒后,他发现这疼痛居然是真实的。

    孟国伟还在继续细数罪状:“你平时上课睡觉,成绩考得一团糟,这些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对同学使用暴力!”

    邵湛:“……”

    孟国伟对这位问题少年谈不上讨厌,除了许盛倔起来一副“你别管我”刀枪不入的样子,其他时间还是嬉皮笑脸、你说什么他都没意见,毕竟是自己班学生,生气之余也略有些偏心:“这事连顾主任都惊动了,就是校长来了也救不了你,你自己好好反思反思。”

    邵湛在短短数十秒之间理清了现在的状态,是寝室没错,但显然不是他的寝室——他不会往寝室墙上贴漫画海报。

    书桌上也不会一本练习题都没有。

    更别提他身上穿着的,好像是许盛的衣服。

    许盛平时夸张的行事作风完贯彻在穿衣这件事上了。从不穿校服,身上这件白t恤很难不引人注意。

    孟国伟:“我们临江六中的校训是什么,是什么!是文明、和谐!”

    邵湛打断他:“这是哪儿?”

    邵湛这话一说出口,准确说是少年清亮、张扬的音色一出来,甚至不需要孟国伟回答,所有疑问都自觉指向了某个最为奇幻、也最不可能的答案。

    “你自己寝室都不认识了?”孟国伟愣了一秒,之后出奇地愤怒了:“你别跟我装傻!犯错了就要认,男子汉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起来,去跟邵湛同学道个歉。”

    ---

    另一边,许盛还在做最后的挣扎,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镜子前那张脸,根本没办法接受自己跳个墙就跳到别人身体里去了这件事:“顾阎……顾主任,今天周几?”

    顾阎王说:“周三啊。”

    “人类进程发展到了哪一年?”许盛闭上眼,脑海里一下闪过好几部科幻大片,领军的有《迷失在时空夹缝的那些年》,“今年是2019年?”

    顾阎王忧心忡忡:“……今年不光是2019年,你现在在临江六中,咱们刚考完摸底考你还记得吗,你是不是撞坏脑子了。”

    “……”

    许盛确认了他是不是在做梦。

    顾阎王看着一向冷静理智的邵湛同学突然间开始胡言乱语,对罪魁祸首更是深恶痛绝:“这许盛真是干什么什么不行,惹事总是第一名。”

    不管时空夹缝是不是存在,也不管他有没有在做梦,但有一点是人的本能。邵湛跟在孟国伟身后进对面寝室的时候,许盛已经跟顾阎王聊了有七八分钟。

    “我现在这个情况跟他没关系,顾主任,你误会他了,我得为许盛同学正名,他这个人虽然看起来桀骜,但优点也不少。”

    “长得帅这就不用提了。”

    “当然除了这点,他身上也有很多精神品质,比如内心其实很善良,平时对同学十分友善,乐于助人,”许盛说得挺像那么回事,“啊,还有一点,与众不同,很有个性,我很欣赏他。”

    许盛最后简单地做了一番总结:“所以说许盛这个人,不是你想的那样。”

    顾阎王听得恍恍惚惚:“是吗……”我们认识的是同一个人吗。

    正一把推开门的孟国伟:“……”

    跟在后面的邵湛:“……”

    任谁发生了这种事都冷静不下来,邵湛刚把自己从崩溃边缘拽回来,一下又被许盛踢了回去,他站在门口说:“你出来。”

    许盛头一回发现自己那张脸能冷成这个温度。

    顾阎王和孟国伟两个都弄不懂这是个什么情况,但刚才听邵湛夸许盛夸那么半天,夸得他都开始错乱了,又看这两人看起来精神状态不错的样子,心想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也行,那你们俩回去好好休息,”顾阎王说完又说,“对了,打架这事是老师误会你了,但翻墙这事你躲不过去,明天交三千五百字检讨上来。”

    邵湛僵了僵,隔几秒才反应过来顾阎王这话是对他说的。

    这他妈还得写三千五百字检讨。

    许盛一时间不知道该同情谁。

    两人最后去的是许盛寝室,许盛这才知道两人住的是对门,门关上之后,两人面对面干站着,想说什么又说不出。

    最后是许盛先爆了一句脏话。

    “操,”许盛说,“这怎么回事?”

    邵湛听不得许盛用自己的声音骂脏话:“别骂脏话。”

    “行,”许盛不太舒服地抬手把校服纽扣解开一颗,然后翻开自己书桌抽屉,掏出一叠a4纸,外加一只黑色水笔,“那先写检讨。”

    邵湛看他这架势,不像是要自己写检讨的样子:“谁写?”

    虽然现在情况非常操蛋,但撇开这些不谈,许盛算是找到机会报那一墙之仇了:“谁是许盛谁写,你要觉得你现在不是,出去喊一嗓子看看有人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