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这题超纲了 > 7、第七章
    ()    许盛寝室里要什么什么没有,a4纸倒是一大堆,是写检讨用的,顾阎王不止一次感慨过他要是能把写检讨这份激情带到学习上,平均成绩怎么着也能上四十分了。

    邵湛在桌上这叠厚度大概有五厘米的a4纸冲击下,一时间也忘了现在这种诡异的情况:“你打算出书?”

    许盛把手里的纸笔一块拍桌上:“你先写再说。”

    邵湛冷静下来,提醒他:“我字迹跟你不一样。”

    许盛对自己那狗爬一样的字很有自知之明:“我那字简单,你用左手写就行,写出来肯定跟我一样潇洒。”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邵湛白天刚拿检讨这事治过他,没想过现在检讨这事到了自己头上。

    邵湛握笔,用左手写出歪歪扭扭的三个字“检讨书”,手边有许盛上回写检讨时丢弃的废稿,乍一眼看过去字迹对比起来还真没什么差别:“……”

    许盛这字真挺让人服气的。

    高二住宿的人并不多,除了个别寝室住着两个人以外,宿舍楼基本都是单人寝。临江六中并不强制住宿,对住宿生提的要求也都尽量满足。

    邵湛是自己申请的单人寝,许盛不同,他并不排斥舍友,事实上他不是不爱交际的性格,但也得有人不怕死愿意跟他当舍友。

    桌椅就一份,许盛找不到地方坐,直接在挨着课桌不远的床位上坐下了。

    许盛开始还担心学霸不会写,砸自己招牌:“你会写吗。”

    邵湛没搭理他。

    许盛曲起一条腿,手肘搭在膝盖上,几门学科考题一道不会,检讨心得倒是讲得头头是道:“一般检讨结构分三大块,认错、拍马屁再加上展望未来。”

    “认错这块很好理解,拍马屁就是吹吹老师和学校,什么临江六中是非常有秩序的中学,教学育人,为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许盛不知不觉给学神上起了课,他往后仰了仰,后背直接靠在墙上,最后说,“随便扯点就行。”

    邵湛终于动了,他把a4纸翻过去一张,垂目说:“别烦。”

    邵湛说话时习惯性压短尾音,不像许盛似的还懒懒散散往后拖,这样说话导致的结果就是听起来非常冷酷。

    许盛听得心情复杂且微妙,心说这位现在在自己身体里的学神,怎么看起来比他更像个校霸。

    不得不说,写检讨确实是一个能让人在最短时间内冷静下来的方法。

    抛开一切,只剩检讨。

    邵湛这三千五百字写得很快,许盛不禁思考是不是学霸的脑构造和常人不一样,怎么写检讨这种事也那么有天赋。

    等邵湛写完,两人都已经被迫接受现在这个局面——许盛跳墙,跳下来砸在邵湛身上,然后就跟网络小说里无数本穿越小说写的一样。

    他俩,穿了。

    寝室窗外没有下过雨的痕迹,划开手机,天气预报从昨天到后天一整排都是大太阳,甚至许盛跳墙时那一瞬间的惊雷都不知道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许盛身上那套校服穿得他浑身上下都难受,他刚才已经解开一颗衣扣,坐在床上难受半天,又抬手把第二颗也解开了。

    衣领顿时大开,顺着凸起的喉结往下,整片锁骨露在外边。

    邵湛平时一副禁欲冰山样,这会儿坐在床上的样子要是让其他同学见了,可能要怀疑人生。

    其他同学看见了会怎么样邵湛不知道,他自己先看不过去了:“衣服,扣上。”

    许盛性子向来随意,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整天扣成这样不紧吗。”

    邵湛重复第二遍:“扣上。”

    许盛啧一声,勉强把第二颗给扣上了:“打个商量,只能到这,再往上我受不了。”

    从跳墙到陷入昏迷,折腾完检讨已经是夜里十点,再去纠结目前这个灵异问题已经没有意义,根本没有答案,与其琢磨这个不如寄希望于闭上眼一觉醒来发现两个人已经换回来了来得实在。

    好在宿舍楼只需要进出时签到就行,熄灯以后不会再安排宿管查寝,两人决定还是按原来的宿舍住。

    邵湛出门时,许盛倚在门口,突然冒出来一个念头:“你今天晚上洗澡吗。”

    这个问题一出,两个人一起僵住了。

    邵湛走后,许盛把灯关了,摸黑进浴室。

    他不知道邵湛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虽然知道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他还是决定能躲一时是一时。当他闭着眼脱衣服、闭着眼推开玻璃门、闭着眼凭感觉去拧淋浴开关……然后一股滚烫的热水倾盆而下的时候,他忍不住爆了一句粗,猛地睁开了眼:“我操!”

    这澡洗得实在艰难。

    许盛觉得他快疯了。

    在崩溃边缘,许盛胡乱把头上的泡沫冲下去,这才后知后觉发现后背有点疼。

    他把淋浴开关关了,低头甩了把头发上的水,扯过毛巾挂在脖子上,心想可能是刚才摔的时候蹭到了地上的石子,刚才又被热水烫了那么一下,伤口痛觉被放大。

    许盛借着浴室里那一点微弱的、从窗外照进来的光凑在洗手池镜子前,侧身去照。

    由于人体可动性有限,许盛扭得脖子都快断了也只能照到半片肩膀——说实话,邵湛身材真挺不错的,该有的都有,连腹肌都有。还是十七八岁的年纪,有肌肉也并不夸张,透着少年人特有的朝气。

    肩胛骨突起,清瘦而……

    而……

    许盛后边的形容词一下卡住了。

    他顿了顿才往镜子面前凑,虽然由于角度问题看得不是很清楚,加上脖子也实在已经酸得不行。但如果他没瞎的话,邵湛肩胛骨处确实有一片刺青。

    临江六中是很传统的文化类院校,臭规矩多,许盛平时犯的那些已经算得上“重罪”,但十条加起来怕是也比不过学神这一条:在校期间我校学生禁止纹身。

    邵湛平时作风跟纪检委似的,连校规都倒背如流,身上居然有纹身?

    许盛愣了愣,没有再看,之后才反应过来他好像撞破了什么秘密。

    邵湛情况也不太好。

    他关上门,寝室跟昨天一样,刚刷过的《高考模拟卷》摊在桌上,什么都没变。

    几分钟后,他裸着上半身,迟迟进行不了下一步,僵持间才发现脖子里有什么东西,贴在胸口,冰冰凉凉的,低头看去,发现是一把钥匙。

    谁能想到堂堂校霸会往脖子里挂钥匙?

    邵湛一瞬间想到那种无家可归的可怜小孩,但对着镜子里这张连眉眼都沾着“不正经、不好惹”六个字的脸,很快又把这个念头从脑海里赶了出去。

    这个夜晚,注定难眠。

    两人都在想着也许睡一觉就好了,明天早上睁开眼,他还是那个……

    许盛和邵湛两人睁着眼直到半夜才睡着,先后被从窗外照进来的阳光照醒,抬手遮住眼,缓了会儿才起身。

    洗漱时再次面对镜子,镜子里还是那张让人绝望的脸。

    于是他们不得不承认一个残酷的现实:

    许盛还是那个“邵湛。”

    邵湛也还是那个“许盛”。

    这个点,校园已经在晨曦照耀下热闹起来,陆陆续续有同学收拾完仪容仪表从宿舍楼往外走:“食堂见啊。”

    “哎你作业写了吗,等会儿借我参考参考。”

    “你那是参考吗,你那是抄!”

    “兄弟之间,分得那么清楚做什么,你的作业还不是我的作业。”

    “……”

    许盛用手捧了一把水,把脸埋进去,发现一夜过去,他对现在这个情况已经没什么想法了。

    有时候人的接受能力就是这么强。

    相信今天不管发生什么,他都能够波澜不惊,冷静地处理。

    许盛这样想着,洗漱完拉开门,好巧不巧对面寝室门也刚好开了,然后他看到“许盛”穿着一身校服出现在寝室门口。

    许盛的理智开始动摇:“……”

    邵湛受到的冲击也不小,“邵湛”穿了一身带字母图案的t恤,下边搭的还是一条破洞牛仔裤,那架势仿佛下一秒就要去街头玩滑板似的。

    两人身高差得不多,衣服都是均码,倒也勉强能穿。

    许盛和邵湛两人很少有那么异口同声、想法一致时候:“你穿的这是什么?!”

    许盛:“我不穿校服,你现在既然在我的身体里……”他说到这突然意识到这句话是什么虎狼之词,顿了顿,又说,“总之你给我换下来。”

    邵湛脸色也不好,他冷着脸说:“你也把衣服换了。”

    最后两人各退一步,换完衣服,口头约法三章:第一,人设不能崩,第二,人设不能崩,第三,人设不能崩。

    虽然不知道这事什么时候能结束,但平时规规矩矩的好学生一下放飞自我对老师同学、以及好学生本人来说都是巨大的冲击。坏学生同理。

    约法三章结束。

    邵湛问:“你早自习一般都干什么。”

    许盛:“睡觉。”

    许盛觉得这对邵湛来说可能还是有点困难,又补充道:“睡不着的话我桌肚里有两本漫画,到你了。”

    像这样总结归纳自己早自习生活的情况实在诡异,邵湛沉默一会儿才说:“背单词,收作业。”

    许盛想了想:这倒也不是很难。

    两人都默契地没有提纹身和钥匙的事。

    严格说起来这算个人**,现在两人又是特殊情况,再说了,他们的关系也没熟到这份上。

    等吃过早饭进班,高二七班人已经到得差不多了。

    许盛进班之后翻半天才找到高考英语词汇手册,随便翻开一页撑着下颚看了起来。

    邵湛同桌是一位戴眼镜的男同学,许盛对此人印象不深,但毕竟只隔着过道,知道他平时学习挺认真的,属于死读书的类型。

    许盛词汇手册还没翻几页,同桌就小心翼翼拿笔戳了他一下。

    许盛侧头:“有事?”

    同桌平时对学神的爱戴之情如滔滔江水,他性子内向,看起来有些害羞、还有些羞于启齿,许盛见他涨红了脸,像是鼓起了巨大的勇气才从身后拿出来一本《高中数学加强练习题》:“学神,有一道函数题,我看了答案,还是不太懂。”

    同桌说着,翻开那本令许盛一瞬间肝颤的绿皮题册。

    已知函数f(x)=|x-a|,g(x)=x^2+2ax+1(a为正常数),且函数f(x)与g(x)的图象在y轴上的截距相等.

    (1)求a的值

    (2)求函数f(x)+g(x)的单调递增区间

    (3)若n为正整数,证明:10^f(n)(4/5)^g(n)<4

    这些字分开许盛都认识。

    合起来一句话也看不明白。

    他甚至想反问邵湛同桌:截距是什么。

    也很想问一问邵湛本人,说好的早自习活动里为什么没有给同桌讲题这一项。这题他妈的,他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