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这题超纲了 > 8、第八章
    ()    不光许盛凌乱,和许盛只隔着一条过道并且清楚听到“函数题”这三个字的邵湛也好不到哪儿去。

    饶是邵湛再冷静,也不敢去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邵湛进班之后在李明勇恐惧的目光下把椅子拉出来,身上这件衣服是许盛从衣柜里翻出来扔给他的,选的是一件相比之下图案比较简单的t恤。

    邵湛并不适应这种宽大领口。

    他抬手,往后拽了拽衣领,不知怎么地,脑海里浮现的居然是刚才许盛穿校服的模样。

    许盛这个人,尽管名字和脸他一度对不上,也知道些关于他的传闻。

    不穿校服这件事在高一闹得沸沸扬扬。

    邵湛并不在意这些,但在寝室换衣服之前意外经过镜子也还是怔了怔。

    许盛穿校服的样子……和想象的不一样,或者说,完让人意想不到。要是六中任何一位老师或同学那会推开门进来,估计也会当场怔住。

    镜子里的少年一身蓝灰色校服,仍不掩锋芒,却也衬出几分平时看不到的学生气,他个子本来就高,天生的衣服架子。

    穿校服的“坏学生”走在校园里回头率能比现在还高出一截。

    邵湛换完衣服,反应过来他现在似乎是校唯一一个见过许盛穿校服的人。

    等邵湛把关于“许盛穿校服”这个念头甩出去,跟他隔着一条过道的、曾经的同桌还在期盼“邵湛”回应这道函数题。

    邵湛低声“咳”了一声,示意许盛不要乱说话。

    许盛缓缓闭上眼,他现在压根不知道该说什么。

    邵湛同桌的眼神,炽热,羞怯,又饱含期待。

    这位同桌一看就是学神的头号迷弟,事实也的确是这样,从座位表出来的那一刻,邵湛同桌的心情就仿佛冲上云霄,幸福砸晕了他!

    虽然邵湛平时压根不怎么搭理人,但能够坐在偶像旁边和他一起学习、共同进步,已经是莫大的荣幸。

    而许盛此刻的心情,难以言喻。

    他陷入短暂的沉默和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迷茫里。

    他是真不会。

    他不光这道题目不会,那本绿皮题册翻遍了也不一定能找到一道题目是他会做的。

    但他总不能说:你等会儿,我去帮你问问“许盛”。

    许盛背单词的时候手里装模作样捏了根笔,这会儿实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几根手指带着笔转了一圈——其实从其他人的角度看,他现在这样简直淡定又从容。

    “就是这个,第三小问,”同桌又鼓起勇气,拖着座椅往他这边凑近了点,“能不能通过取对数或者证明单调性来解?”

    许盛迷茫程度加重。

    对数和单调性又他妈是什么。

    这几秒时间,或许是许盛人生中最漫长的几秒钟。

    他脑海里先是争分夺秒爆了几句脏话,然后在一片头晕目眩间开始思考:该说点什么,要不然夸一夸你这个思路不错?

    ……

    好在许盛应变能力还算可以,心理素质也强,不然也不会跟顾阎王你来我往斗了一整年,除了穿校服以外其他违法乱纪的事儿很少被抓。

    最后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和方案都消散了,许盛意外地冷静下来。

    他捏着笔又不紧不慢地转了一圈,在同桌越发期盼的目光下开了口:“这题你都不会?”

    同桌:“……”

    隔着一条过道的邵湛:“……”

    许盛这一招打得太狠,先发制人,邵湛同桌听后羞愤低头。

    许盛又说:“我不是不愿意教你。”

    邵湛同桌重获希望,又猛地抬起了头。

    许盛说到这顿了顿,然后手里的笔又转了一圈,他叹口气,语重心长地说出一句屁话:“只是我不想剥夺你独立思考的能力。”

    许盛对着那道他看都看不明白的第三小问装模作样思考了两秒,然后习惯性低头咬开笔帽,在他唯一看得懂的“正整数”三个字上划了一个潇洒的圆圈,把这个条件给圈起来了,也不管圈得对不对,咬着笔帽说:“这样吧,我给你划个重点,你先自己思考。”

    许盛随手划完重点又把笔帽了盖回去,以大佬般的姿态扔下一句:“你先想,学会独立思考。”

    “多看题,感受出题人的用意,题读百遍其义自见这个道理听过吗?算了,听没听过不重要,现在你听过了。”

    许盛说完自己都想为自己这番操作喝彩!

    邵湛同桌眼底闪烁着感动的眸光:“学神……”

    许盛大言不惭:“不用谢,应该的。”

    “……”

    邵湛抬手撑着额头,松一口气的同时,也实在听不下去了。

    许盛说的虽然是屁话,但乍一听还真是那么回事,而且胜在气势,唬得人一愣一愣的,邵湛同桌果真开始对着第三小问抓耳挠腮苦思冥想。

    许盛趁机慢悠悠起身,从教室后门走出去了,出去之前暗暗踹了一脚邵湛的椅子,压低声音道:“你出来。”

    两人在楼道口秘密会和。

    早自习时间学生基本都在教室,没几个人往外头走,许盛蹲在楼梯台阶上,邵湛身上那身板正的校服愣是被他穿出几分随性:“你那同桌怎么回事?”

    开学没几天,邵湛跟同桌并不熟:“意外。”

    许盛也懒得纠结这个意外,他起身把刚才藏在兜里的纸笔拿出来:“账回头再算……你先说这题怎么做。”

    许盛总算能把憋了半天的几句话问出口了,他有史以来还是第一次像现在这样像同学请教问题,求知若渴:“截距是什么?”

    邵湛:“函数和xy轴相交时x的值或者y的值。”

    许盛把这段话背了一遍,又问:“你同桌刚才问能不能取对数,还有单什么,单调性?”

    邵湛叹口气,也不指望他这水平等会儿能回去给同桌复述了:“纸笔给我。”

    许盛把纸笔递过去。

    邵湛问:“题目抄了吗。”

    许盛头一次发现自己这样居然还能由内而外散发出一种“天下的题就没有老子不会解的”架势,跟开了挂似的,他虽然听很多人喊学神这个称号,但这会儿才真正感受到那么点“学神”意思。

    是真挺牛逼。

    许盛:“抄了,在纸上。”

    邵湛把纸摊开了压在墙上,正准备提笔解题,等他看清纸上的字以后,对着纸上那几行字沉默两秒:“过来。”

    这语气,许盛毫不怀疑他想说的其实是“滚过来”。

    许盛起身走过去,邵湛把笔反过来,用笔点了点许盛写的那两行字:“写的什么,翻译一下。”

    解题过程虽然出了一些意外,但结局还算圆满。

    邵湛同桌对着题目看第不知道多少遍的时候,许盛回了班。

    邵湛同桌刚想说这题读百遍好像没什么用,这第三问不会就是不会啊,许盛便曲指在同桌桌面上敲了两下,然后把邵湛刚写好的解题步骤推过去:“想不出来就算了。”

    刚才扯过的话不能扔,许盛在同桌越发崇拜的目光下,又摸摸鼻子说:“但你还是得记住,要学会独立思考。”

    邵湛同桌把独立思考这句话刻在了脑子里,郑重点头,心说他此生的座右铭现在就立刻变成四个字:独立思考!

    早自习间隙,顾阎王在各班巡视。

    有眼尖的同学瞥见顾阎王来了,立马给班里同学使眼色,早上空气和精气神都比较好,顾阎王沿着走廊从一班巡视到七班,都没发现什么异常,他满意地点点头,对边上那位老师说:“看来大家今天的学习氛围维持得不错,表现都……”

    非常好三个字卡在嗓子眼里。

    顾阎王说这话的时候刚好走到高二七班,从窗外这个角度一眼扫过去,七班情况一览无余,尤其是正好将漫画书翻过去一页的“许盛”。

    顾阎王沉着脸站在后门:“许盛,你给我站起来!”

    邵湛隔两秒才反应过来这句“许盛”叫的是自己。

    顾阎王大步进班,他为了巡视的时候能把各班情况盯得更清楚,鼻梁上架了副眼镜,他把漫画抽走,又抬手去推镜架:“知不知道现在是上课时间——上课时间看课外书,对你的未来、你的人生发展有什么帮助?!”

    顾阎王说完,又问:“昨天让你写的检讨写了没有。”

    “……写了。”

    邵湛弯下腰,把桌肚里那叠检讨拿出来。

    顾阎王连检讨带漫画一起收了,又是一通说教,走之前吩咐:“站着,站到早自习结束,其他同学监督。”

    邵湛多少能感受到刚才许盛的心情了:睡觉,看漫画。

    这里头也没有罚站这一项。

    虽然情况和预想的有所出入,但经此一役,两人不约而同地想:当务之急还是先解决同桌这个问题。

    过道是不宽,但毕竟还是隔着道距离。

    分开坐着干什么都不方便,谁也不知道下一道函数题什么时候来。

    总结就是一句:当同桌保平安。

    办公室里。

    课间去办公室交作业的学生聚集了一大波。

    孟国伟怎么也没想到许盛和邵湛这两位同学会一起出现在他面前。

    他正准备等会儿上课要用的资料,喝了口水,对“邵湛”说:“作业都齐了?先放着吧,你们俩怎么一起来了,有事要聊?”

    许盛来之前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他把作业放下,斟酌着说:“孟老师,是有个事。上回说的同桌……”

    许盛“同桌”这两个字刚说出口,孟国伟便打断了他:“我当什么呢,这事你们放心。”

    放心?

    放什么心?

    许盛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孟国伟堵了回去。

    孟国伟已经被许盛上次在老师办公室里扯的那番话洗了脑,他一边继续准备资料,一边说:“我也想通了,你们说的话都有道理,同桌这个事确实不能强求。你们这座位,我肯定不会给你们换的。”

    邵湛:“……”

    许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