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这题超纲了 > 12、第十二章
    ()    和“自己”面对面的感觉是很奇妙的,许盛睡得有点懵,一时间还以为又在梦里,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他和邵湛现在所经历着的,比梦更奇幻的现实。

    邵湛比他醒得早,先一步接受今天自己还是“许盛”这个事实,他把书包递过去:“去教室把作业交了。”

    他平时不会把书包带回寝室,各科老师留的那点作业课间就能写完,但现在课间实在不方便写。

    许盛接过,拎在手里,回想自己平时早自习都在干什么,回想完他有些羡慕地说:“你可以回去睡个回笼觉,等其他人出完操再往教室走,我不怎么上早自习。”

    许盛上早自习的频率确实不高,一周能坚持三天老师都要怀疑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了。

    要是每天早上连着去,不符合他平时的习惯。

    邵湛沉默一会儿,略过回笼觉这个话题:“字帖拿过来。”

    许盛指指书桌,示意他自己过去检查。

    许盛练的这些字前几页写得还算认真,一笔一划地跟步骤在写,然而这份耐心坚持不了几页,五六之后越写越乱,只求速度不求质量,田字格根本框不住他。

    少年人心气轻狂,字里行间是那份压不住的气焰。

    邵湛翻到最后,眼睁睁看着许盛直接脱离“行书”这个范畴,独创出了另一种字体,自成一派。

    许盛拎着书包跟在邵湛身后,趁他翻字帖的空档,另一只手撑着桌角,俯下身不死心地问:“是张峰记错了,我从来没这样形容过你,我是那种会在背后说同学坏话的人吗……我要求也不过分,十页不行,十五页怎么样。”

    邵湛合上字帖,一句话就让许盛心死:“明天要是再写成这样,一天三十页。”

    许盛:“……”

    字帖检查完,为了应对今天可能会遇到的突发情况,两人决定再交流交流自己平时的上课习惯。

    交流过后。

    邵湛最后叮嘱一次:“早自习不准睡觉,出完操去交作业。”

    许盛痛快答应:“行,那你记得把去顾阎王那儿把漫画书要回来。”

    早自习,许盛坐在教室里对着英语词汇手册神游。

    期间有老师过来吩咐课代表等会儿去他办公室一趟,抬眼看到许盛边上那个空位,皱了皱眉,并没有多说什么,都对许盛撑着上了一天早自习,第二天又翘课这件事并不感到意外。

    高志博现在跟他隔着过道,想问题目也不方便。

    前排两位同学因为学神这才刚换座换过来,也不好意思问。

    许盛难得清静,觉得面前的高考英语词汇手册也变得顺眼起来,他实在是无聊,盯足半小时后居然把那一页的单词背得差不多了。

    出完操后,许盛数着作业去孟国伟办公室。

    孟国伟在整理课件,他今天上课想给同学们留一道有难度的课后思考题,在两道题之间摇摆不定,见“邵湛”过来了,他连忙招呼:“正好,你来一下。”

    本想交完作业就走的许盛:“……”

    孟国伟把电脑屏幕往他那边转了点:“你看看这两道题。”

    许盛凑过去一点,屏幕上赫然是两道语文阅读题。

    他看……看不懂。

    这要让他当场回答,他能完美避开所有得分点。

    好在孟国伟也不是想让他答题,他就是太摇摆了,觉得两道题哪题都好,选不出给同学们留哪道:“你觉得按照咱们下篇课文的内容,我给大家留哪道阅读题比较好?”

    只要不是做题都好说,许盛现在心情很平静:“我觉得这两道题各有特色。”

    孟国伟也是这样想的。

    确实,这两篇阅读,一篇叙事抒情,一篇议论。

    许盛抬眼看看壁钟上的时间,比起这两题写哪题,更关心邵湛有没有从寝室里出来,以及漫画要得怎么样了。

    孟国伟:“那依你之见,到底选哪题呢?”

    许盛发现当邵湛久了,潜意识会去揣测邵湛的脾气性格,他心说我现在是邵湛,是学神,学神的思路应该是什么样?

    孟国伟正纠结着,只听“邵湛”沉着冷静地喊了一声“老师。”

    许盛沉着冷静地说:“这两道题对我来说都一样简单……您让我挑,我实在分辨不出。”

    ---

    邵湛在寝室刷了一套数学试卷,掐着时间从寝室出去。

    升旗仪式刚结束,人群从操场往外涌,人群在篮球场门口分成两拨,一拨回教学楼方向,另一小拨往食堂对面的小卖部移动。

    小卖部方向和寝室楼走的是一条路,有眼尖的同学远远看到他,又绕开了。

    当“许盛”的第二天,邵湛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

    他三两步跨上台阶。

    顾阎王办公室在三楼。

    邵湛去的时候办公室门口已经排了几个人,都是早上被顾阎王逮到违反校规的。办公室门开着,顾阎王跟帝王传召似的,训完一个才喊:“下一个——”

    顾阎王喊了几声,一抬头:“许盛?”

    顾阎王仔细回忆一番,印象里没有让许盛来他办公室一趟这个印象,他坐在办公椅里、双手交叠,先摆好架子准备迎战:“你来干什么?是违反什么纪律,良心不安,来自首来了?”

    邵湛不知道平时许盛都是怎么把收走的东西要回来的,挑了一句不会出错的标准开场白:“顾主任,漫画能还我吗。”

    顾阎王收完漫画早就忘了这事,他也不是那种收东西不还的人,只是许盛屡教不改,撞枪口多次,他猛地坐直:“你还有脸问我要?!”

    邵湛:“……”

    顾阎王逮到机会,开始翻旧账狠狠数落:“你平时上课不好好听讲也就算了,还整天出校,你以为放学之后翻墙出去的事我都不知道是吧——前几天还有同学跟我反映,说是看到你在网吧跟几个人打架,我不逮你你倒是主动送上门来了,你说说,网吧打架到底怎么回事?!”

    邵湛无言以对。

    他怎么知道网吧发生了什么事。

    他就是来要个漫画。

    关于许盛的传说有很多,邵湛虽不关注,多少也听到过一些。

    许盛翻墙出校虽然很少被抓现行,但由于整天往校外跑,渐渐地、关于“校外打人”的传言愈演愈烈,什么今天和隔壁职校一打五,明天又和道上某位哥约了要决一死战。

    而且这些没有人亲眼见过的传言,许盛从来没有否认过。

    好在上课时间快到了,顾阎王见邵湛后面还排着几个待训的,他打算合理安排时间,于是不打算和“许盛”多废话:“你下次还在课堂上看课外书吗?”

    他现在是许盛。

    如果是许盛在这,他会怎么回答?

    顾阎王见邵湛沉默两秒,然后冷着脸说出四个让他差点没当场喘不上来气的字:“下次还敢。”

    ---

    两人都没有意识到,有时候故作贴心地想要维持对方的人设,可能会起到反效果。

    邵湛进班的时候上课铃刚响,等邵湛拉开座位坐下,许盛放下笔:“我漫画呢?顾阎王怎么说。”

    邵湛把临走前顾阎王吼出来的字转达给他:“他说,滚。”

    “……”

    许盛虽然感到意外,但仔细想想确实也在情理之中,顾阎王确实没那么好说话,这个“滚”字也很有他的风格:“他今天脾气那么暴躁?行吧,我下回自己去要。”

    这节课课表上写的是体育,但正常情况下,一般都会上别的课。

    教室里有人问:“班长,咱这节课上什么?”

    七班班长是一位高个男生,寸头,因为瘦、长得有点像猴,除了班长这个称呼以外、大家平时还会喊他猴哥:“昨天数学老师就开始和英语老师两个人抢了,抢得那叫一个凶,今天这节课花落谁家我也不清楚。”

    话音刚落,班里哀声哉道。

    最后进班的是英语老师。

    对许盛来说,其他科目说得好歹还是人话,强撑着不睡觉听课也就听了,但英语实在是既听不懂也看不懂,许盛听得无聊,拿笔戳了戳邵湛。

    “上课别做小动作。”

    “我再不动就要睡着了,”许盛向后仰头,“你别老玩这一个游戏,其他游戏记得上线签到,有礼包。”

    邵湛没理他。

    许盛实在是撑不住,跟英语课比起来冰块脸也许还有点意思,他又把手机掏出来说:“咱俩是不是还没加好友?”

    他们俩关系没到加好友的程度,但现在情况特殊,在现在这个时代,没个联系方式一放学遇到点什么事都找不到人。

    想到这点,邵湛倒也没拒绝:“下课加。”

    许盛把手机扔桌肚里:“行。”

    邵湛的企鹅名字和头像跟他本人一样,透着一种浓浓的“我没感情”的感觉,头像就是系统自带,名字直接用本名,简单粗暴。

    相比之下许盛那个带炫光自拍头像显得花里胡哨,虽然所谓的自拍也就是拍了张逆光下的背影。

    许盛不知道发什么,只留了个备注,以防对方加了人之后就忘记自己加的是谁。

    s:许盛。

    这一天课上下来,算是有惊无险,最后一节语文课上完之后许盛又被孟国伟叫过去:“邵湛,你来一下,把批好的作业本给大家发下去。”

    许盛前脚刚走。

    邵湛整理完作业,正要从教室后门出去,一名男生几乎是冲着他扑过来:“老大——”

    张峰扑了个空,又转头面向“许盛”,热情洋溢地说:“走吧。”

    走什么。

    张峰又说:“网吧位置都已经占好了,我妈今天不在家,我可以多打几局!”

    邵湛还没想好理由拒绝,张峰身后又冒出来几个人,都是以前高一跟许盛混在一块儿的同学:“走吧,哥几个好久没有像今天这样聚在一块儿了。”

    人多嘴杂,邵湛没有说话的机会,被他们推着出了校门。

    校外网吧里已经坐了不少人,邵湛被张峰他们按在电脑前,摁下开机键,想起来他和许盛上课刚加上好友。

    他点开那个叫“s”的对话框:你赶紧

    滚过来三个字没打完。

    网吧那扇出入时会发出“哐当”一声巨响的玻璃门又“哐”了一声,几个人气势汹汹推门而入!几人年纪不大,看着挺社会,伸长了脖子似乎在找什么人。

    网吧本来就吵,邵湛听到那声之后不耐烦地抬眼。

    这一眼刚好和那几个人对上。

    下一秒,邵湛看着其中一个人由于过于激动而浑身微颤、伸手指向自己,嘴里吼出一句:“你还有脸来?!”说罢,那人又一扭头,说,“大哥,找到了,就是他!”

    一时间,顾阎王在办公室里指着他问的那番话和面前的画面逐渐重叠在一起:网吧打架到底怎么回事?!